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朕的霸图 > 正文 第0618章 心机得逞
    趁着幽幽月色,章钺骑马回家,到府门外就见前院门楼高耸,大红的灯笼映照着“陇西王府”宽大的匾额,拾阶而上进了院内,里面的院墙和偏厢杂役房看起来都有点旧,不过这宅院估计也住不了多久。

    穿门过户进了后庭,堂上还亮着灯,符金琼独坐在灯下缝制一件小孩短衫,见章钺进来抬起头笑了笑,轻声道:“等我一会儿,袖口收边就好了!”

    章钺有些疲惫,回道:“以后这么晚就不用等了,到年底会越来越忙,书房收拾好了么?”

    “那我带你过去!”符金琼将衣物针线放进笸箩里,手脚麻利地去点了纱笼灯盏过来引章钺出后堂,顺走廊到东侧偏厅,厅后就是书房,里面的布置还是老样子,但这书房却小一点。

    章钺转到桌案后坐下,取过纸笔飞快地书写关于御史台这个机构改良的一些设想。符金琼好奇地看了两眼,转而拿起长条块状墨丸,给砚台加上水帮着研磨。唐时的松香墨主要产自易州,因战乱转移到山东登莱一带,而砚台主要产自南方。

    按秦汉时期三公九卿制,御史大夫为大司空,与大司马、大司徒并列,御史台称为宪台,与尚书台、谒者台并称三台,权力很大。而自东汉到隋朝,因门阀的兴起,御史台仅风闻奏事,无司法权。到唐玄宗开元中期,加强御史台的权力,与刑部、大理寺合称三法司,联审国家大案。然而到中唐之后,节帅、刺史兼领御史台官衔,称为外台,这一下就玩坏了。

    由此可见,从秦汉到五代,御史台的权力是一再下迭,现在的御史台形同虚设,最高长官为御史中丞二人,正四品下。在唐时好歹还以御史中丞兼领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也就是御史台归相权直辖,而又参与国政。可现在的御史中丞不兼入相,也就是给中书省跑腿的。

    可如果要把御史台独立出来,不归皇权也不归相权,在相权和皇权之间平衡这又很难达到。本身是隶属朝庭的官制机构,领取朝庭俸禄,必然与各大机构打交道。要完全做到公正规范,并不是很容易。

    让他们代民奏事,对内监督皇权和中枢,对外纠察地方百官,而与法、刑两部又不统属,那也要升级为“院”级机构,可称为“肃政院”,其实就是言官,最高长官品级不能高过宰相,但也不能太低。

    参照后世一些小国的议会、国会机构,与这个时空历朝历代御史台的职能,尤其秦汉时期乡老制度很值得借鉴。但这些也就是借鉴而己,乡老不能有决定权,章钺是打算在乡一级行政单位设乡署的,这样肃政院的言官,就可以延伸到最基层监督。

    那么说到底,这个改良的“肃政院”就是一群天天对国家大政方针各种吐槽的喷子,这就要一些规章条例来合理地约束他们的言行,否则这个机构也不可能长久。

    而对应的是,主掌国政的三院由“三省”进一步扩展,原来的“六部”可能就不止六部了,由御史台改良的“肃政院”只能高于部级,实际低于院级。

    把这些设想写完,章钺放下笔伸了个懒腰,感觉满是倦意。符金琼打着呵欠,苦笑道:“这么多事情,为什么不分派给下属去做,你什么都管岂不是很累?”

    “你还挺懂得用人之道,但关键性的问题,我这必须要指明一个大方向,否则他们哪能做得好。”章钺说着站起身,准备沐浴休息。

    符金琼打起精神,却坐着没动,想起一些事情犹豫着,小声道:“前几天宋德权来过几次,估计商行有事他做不了主,你明天得空见见他。”

    “嗯……知道了!”章钺这才想起,惠和商行的事他已经很久没过问了,据说现在的股东越来越多,分行遍及天下,这样任其发展下去,真有架空朝庭三司的趋势,是时候改组,或者分拆了。

    “等一会儿,我还有些话说!”符金琼略略沉吟,小心冀冀地问道:“二妹的事,究意该怎么办?”

    章钺闻言一怔,只好又转回桌案后坐下,抚着额头感觉很是难办,这刚带韩芙蓉回家,还能怎么安排二妹,让她嫁人?不说有没有人敢娶,她也未必愿意,想了想便回道:“你们是堂姐妹,这又是女人的事,要不你安排吧?”

    “你倒是聪明!把这个麻烦推给我,要不……改天我试探一下她的口风?”符金琼已去看过二妹几次了,可有些话也不好多说。

    章钺顿时感觉很烦恼,如果理智地说起来,当然是让她改嫁他人最好,可高级将领和文官们绝对不敢答应这种婚事,中低级文武官员又配不上二妹,别闹到最后还是让她出家,那就大违章钺解救二妹的初衷了。

    章钺怀着一团麻般的满腹心事,去沐浴换上一身宽松月白禅袍回卧房,符金琼靠在榻畔却还没睡,也不知是因二妹之事,想到其中的关节心生郁闷,还是因为其它事情,语声生硬地说:“若是到了那一天,是不是有很多妃子?我连你都管不了,她们争相献宠,我还怎么管她们?”

    章钺一阵愕然,看来她是想到了以后的事,一时还适应不了那个身份。想也是知道,按唐制,皇帝后宫有一后四妃九嫔、九婕妤、四美人、五才人、二十七宝林、二十七御女、二十七采女,尽管是有层层等级身份,但数目相当恐怖,难怪符金琼想到都怕了。

    章钺哑然失笑道:“你知道为什么要改革,撤藩只是最先一步,然后还有身兼多职、只领薪俸的各种散官,这些都属于人浮于事的冗官,统统要削除。那么后宫规距自然也要改,嫔妃人数减少点又何妨,你竟然这么不相信为夫的人品?”

    “啊?这涉及到礼制,可更为繁琐了,东京朝庭那些官员肯定不同意!”被章钺一口说破,符金琼倒有些不好意思。

    这也是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问题,章钺想着反正都要改,便笑道:“哪由得他们,这些事我们说了才算数!后宫这制度,你要是都清楚,不妨先做个草案如何?”

    后宫就是皇帝的家,说起来是皇帝无家事,但那更多的是官员勋贵们想要为自己广纳美妾找一个合法借口,若皇帝没有那么多嫔妃,他们纳妾多了那不是逾制么。再加上秦汉时期,贵族诸候领主滕婚制的影响,这个制度首先被刘邦继承,然后一代代只多不少,就搞出了这么荒廖的事。

    “那好!我已经考虑这事很久了呢,明天就找她们一起开始修撰!”符金琼侧过脸去掩嘴偷笑,显是心机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