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唐潜 > 《唐潜》正文 005章伪装到底
    这一杆枪在手如虎添翼,以一敌百估计都不是梦想。唐突握住了冰冷的枪杆,心生某种一枪在手、横扫天下的霸气。

    咳咳。

    身后传来有人清嗓子的声音,旋即唐突耳中就传进一个略微嘶哑的中年男声:“这位小哥儿,咱们家这杆神枪并不能妄动,还请见谅则个。”

    唐突转过身来。

    面前是一个四十来岁的铁匠,面色黝黑,膀大腰圆,满脸堆笑,说起话来彬彬有礼,并无半点粗鲁。

    唐突猜测这便是张致胜,青州著名的铁器铸造大师。

    唐突笑了笑,笑容怯怯的。

    此刻周遭很多看客对他的各种鄙夷议论,让他觉得所谓窝囊废的狼藉声名,其实是一种最好的保护,他不愿意让人觉得唐家这个天生的废物出了什么神秘变化,引起外界怀疑,干脆打算将窝囊废的角色扮演进行到底了。

    在这个倾将颠覆的晚唐乱世,他顶着狂风逆流而上,在乌云密布的夜空下独行,谁也不会识破他的真面目。

    唐突向张致胜拱了拱手,嘿嘿干笑一声:“张师傅,贵铺这杆枪售价多少?唐某要买了。”

    张致胜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住了:“唐家小郎,你要买枪?”

    唐突点点头:“自然,要买枪,张师傅开个价吧。”

    张致胜忍不住笑了。

    这杆枪如此沉重并不实用,当初他和徒弟们联手铸造出来,本身就为了摆在铺子前当个摆设招徕生意。十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人对它产生兴趣,但真正掂量到这杆枪的重量就无不悻悻而归。

    “小郎,咱们家这杆神枪是不卖的,但可以赠送有缘人。若你能单手使得,就送了你又何妨?”

    张致胜放声大笑,他铺子里的伙计闻风而来,围成一圈七嘴八舌看起了热闹。

    近二百斤的重量,单手提起或许会有人能做到。

    但既然是兵器,那你就要舞动,光能提得动是远远不够的。而要舞动这杆枪,两膀子起码要有五百斤以上的蛮力。

    就这细皮嫩肉的唐家窝囊废,完全是痴心妄想。

    唐突也笑了。

    他咳咳清了清嗓子,环视众人,左手摆了摆,示意铁匠们抓紧时间退开去,免得伤了他们。

    铁匠们呱噪一声退了去。

    待众人退开,唐突单手握枪仿佛要高举过顶然后舞动起来,但他扎了马步、啊呀呀叫了半天,摆足了架势,憋了半天劲拼得面红耳赤,却还是徒劳无功。

    举了几次都举不起,只能泄了气。

    手一松,这杆枪就噗嗤一声重重落在地上,溅起一片尘土,弄了唐突个灰头灰脸。

    众人哄笑。

    “虚张声势,咱还以为他真是一条好汉,结果……笑死人了。”

    “哎呀,这不是唐家那……吃软饭的窝囊废吗?”

    “没错,正是他,自不量力的东西!”

    张致胜手扶黑须仰天打了个哈哈:“小郎,看来你不是咱家这宝枪的有缘人了,趁早散去,别耽误咱们干活!”

    张致胜不是那么客气了。

    唐突冷笑着,对周遭这些讥讽嘲弄充耳不闻。他扭头扫了早就蠢蠢欲动的唐斗一眼,唐斗这厮马上跳过来,弯腰抓起这杆枪就高举过顶,轻描淡写地转花舞动起来,这要碰上非死即伤,吓得众人四散躲避。

    张致胜面色惨白。

    这杆枪打造不易,成本不低,要是白送就亏死了。

    “怎么样,张师傅,我这家仆完全使得,可算是有缘人?”唐突似笑非笑。

    张致胜面红耳赤,无言以对。

    就听唐突叹了口气道:“也罢,张师傅,唐某也不占你的便宜,你这杆枪算是卖给我,一贯钱如何?”

    张致胜为难地搓了搓手:“小郎君,不瞒你说,不说人工,单是材料铸材的本钱,都不止一贯钱。”

    “那么两贯?”唐突摇摇头:“就这么多了,你要不卖就算了。”

    张致胜眼瞅着人高马大的少年唐斗手里抓住自家的这杆枪根本不散伙,像是盯紧了自家如花似玉的婆娘,这小厮如此神勇过人,此番要是不卖,恐怕要生出是非来。

    张致胜咬了咬牙:“成交!”

    唐突大笑:“爽快!成交!”

    唐斗心满意足地扛着那杆长枪,唐突跟随其后,两人招摇过市,引起路人纷纷侧目。

    就逐渐有人认出了唐府的落魄庶子,那位比败家子尚且不如的废物窝囊废,非议纷纷。

    唐突毫不在乎,他在坊市的尽头碰上了一个卖豆腐的小贩。虽然那小贩的豆腐是昨天的豆腐没卖出去,半扇豆腐都开始发霉,他思量半响还是花十文钱全部收了市,交给唐斗提溜着。

    然后唐突又拐弯去了一家药铺和杂货店,买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和家伙事,反正有阿斗这个不知疲倦的免费劳动力可以使唤。

    ……

    月光如水,冷风嗖嗖。

    唐斗见唐突在院中忙来忙去,而自己又帮不上忙,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唐突将半截发霉的豆腐切成了四四方方的小块,一块块放入了一个瓦罐中,又在瓦罐中丢进些许花椒和盐,然后用粗布封住了口。

    然后取过另外一个瓦罐,丢了各种东西进去,加了水,吩咐唐斗去烧火煮沸。

    唐斗烧完水,也不怕热,就捧着那瓦罐走出来,见唐突还在月下顶着冷风切豆腐,实在是忍不住好奇,问道:“公子,阿斗也知道,豆腐其实不是这么吃的。豆腐要蘸了蒜泥吃,或者跟鱼一起熬了汤吃。”

    “你懂个屁。”唐突直起身,指了指自己切好的一百多快小豆腐块,“用块布把豆腐块蒙上,然后上面再压一块板子,你给我小心一点,不要压扁了。”

    唐斗嘿嘿笑了笑,依言照做。

    望着唐斗笨手笨脚地去干活,唐突忍不住暗暗摇头。他本来暂时不想做这些事的,偶然遇上一个卖豆腐的就想起了这茬,当然主要还是因为身边多了一个超级大吃货,唐突的压力山大。

    手上这五百贯钱,看起来很多,普通百姓终其一生可能也见不到这么多钱,但不经花啊,这么坐吃山空,光是养阿斗这个饭桶就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