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唐潜 > 《唐潜》正文 003章阿斗
    青石桥上常年人来人往,桥面的青石砖大多数被磨得油光水亮,光可鉴人。

    两侧的桥栏和拱桥的衔接部位,角落里青苔丛生,说明这座桥的年岁很久了。

    未时。

    唐突顶着凛冽的春风出了门,手里捏着他刚刚草就的一纸卖房广告和宅子的房契地契,准备去青州的坊市。

    盛唐的物价很低,一斗米不过区区二三十文,一贯钱的购买力非常惊人。

    但现在,安史之乱后物价飞涨,斗米在关中需要七八贯钱,而在相对平静的山东之地也涨到了1500文左右,通货膨胀得厉害。

    唐突估摸着唐家这座大宅,价值不低于五百贯。那就拿它来换一个起步的五百贯。

    如果这笔资金能顺利到手,他也算是有巨款的人了。

    最不济,离开青州另找个偏僻小城置办点房产田产,娶一个或者两三个老婆,当一个饱食终日的小地主过一辈子,也很美哉。

    唐突哼着小曲儿,刚走出朱衣巷,就眼见桥那边走来一个醉眼朦胧的锦衣少年郎,贼眉鼠眼,衣着正是时下富家子弟的“流行穿法”。

    让袍子前面的一层襟自然松开垂下,形成一个翻领的样子。

    这也算向胡服中的翻领靠近,也确实达到了与胡服相仿的效果。

    用现代人的话说,就叫显得时髦和洋气。

    这少年郎身后跟着两个膀大腰圆的恶奴,还有一条大黄狗。

    这狗的尾巴来回摇摆,两只狗眼中凶光四射。

    真是好狗不挡道,挡道的从来都不是好狗。

    唐突暗暗皱眉,朱腾老婆薛氏的侄子薛贵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青州城里恶狗一般的存在,还养着这样一条恶狗。

    想起前任少年昨日险些死在这厮手上,唐突不由攥紧了拳头。

    “呔,吃软饭的!”薛贵双手叉腰在桥那边大声呼喝。

    他身后的两个恶奴放声狂笑,那条大黄狗摇首摆尾。

    “煞笔。”唐突撇撇嘴,照旧昂首挺胸走上了青石桥。

    要是少年可能早就吓尿了,避之唯恐不及。但唐突何许人,纵然手无缚鸡之力,也胸有凌云志,不至于就怕了几条狗。

    咦……

    薛贵呆了呆,怎么今儿个这窝囊废仿佛硬气了不少,胆儿肥了,竟敢看见自己不落荒而逃了?

    那条大黄狗嚣张至极,汪汪叫着冲了过去。

    唐突停下脚步,紧盯着这条吃得肥硕笨拙的可恶黄狗,其实咬人的狗从来不叫,叫的狗基本上都是虚张声势;尼玛一条狗竟敢在自己面前张牙舞爪,唐突怒向胆边生,心一横,奋起全身力气抬腿就是一脚。

    汪……

    黄狗居然被唐突一脚给狠狠踹飞了,它发出一声虚弱之极的惨嚎,在地上打了一个滚,扭头望着它更加气急败坏的主子。

    唐突靠着桥栏喘息着,心道这少年的体质实在是太弱了。小身板不要说勇斗薛贵这样的歹徒了,恐怕连彪悍一点的娘们都打不过。

    薛贵怒不可遏,身后的两个恶奴骂骂咧咧冲了过来。

    不远处,一个身材修长面如朗月,顶黄冠、戴玄巾、服青袍、系黄绦、外穿鹤氅、足缠白袜、脚纳云霞朱履年约四旬左右的道人,手中的拂尘挥了挥,他身后的那个青绿绢衣、深目高鼻、肤色微黑、雄壮如牛的少年早就按捺不住,呐喊着奔跑过去。

    唐突在一旁看得触目惊心。

    这雄伟少年力大惊人,他一个箭步窜过来,薛贵手下的其中一个恶奴来不及反应,就被他拦腰抱起,然后顺势就摔进了桥下的护城河中。

    而另外一个,他迎面就那么简单一拳,拳大如钵,顿时那恶奴脸上就好像是开起了染坊,直挺挺倒在桥上,再也起不来身。

    这武力值堪称爆棚,唐突微微有点羡慕,但也不是很羡慕。要想在这个时代立足,真正靠的还是脑子,面对明枪暗箭如林如海、阴谋诡计层出不穷,纵然万人敌也不济事。

    少年收拾完两个恶奴,转身来怒视着薛贵。

    薛贵见势不妙,色厉内荏的嚷嚷了几句,转身溜之大吉。

    雄伟少年拍了拍手,突然上前去冲着唐突噗通一声拜倒在地,不是普通的跪拜而是五体投地的跪拜,涕泪交集道:“阿斗拜见公子!”

    唐突面露奇色:“你是阿斗?”

    少年流泪满面:“是啊,公子,我就是阿斗!”

    这阿斗是唐家豢养的昆仑奴与新罗婢配合生出的混血儿,天生蛮力,属于唐家的二代家奴,赐名唐斗。

    阿斗比唐突大两岁,从两三岁起就是唐家庶子的贴身小跟班,在长安不知道替主子挨了多少打。

    只是阿斗五年前在长安就被一个行踪诡异的道人带走不知所踪,如今怎么出现在了青州?

    唐突下意识地抬头瞥去,又见一个仙风道骨的道人缓步行来。道人笑容满面,拱了拱手道:“一别五年,唐家小郎,还记得贫道元贞否?”

    唐突砸吧砸吧嘴,少年的记忆信息在遇到元贞道人后明显有点紊乱,显然这道人是他记忆中印象深刻的人物。

    “五年前在长安,小郎君要是随了元贞进山修道,何至于沦落在青州落难,遭人欺凌?”

    唐突笑了笑:“道长不要睁着眼说瞎话,明明是你嫌弃在下体弱,不是一块练武的材料,这才改收阿斗为徒……”

    元贞道人一本正经:“小郎莫要抵赖,当初贫道可是要收小郎为……道童的。”

    唐突嗤笑一声:“我呸,想我堂堂长安唐家二公子,国公之后,岂能去给人当奴做仆,伺候你一个臭道士的起居?”

    元贞道人稽首打了个哈哈:“贫道元贞乃天师教有数真人,身份尊贵,在贫道身边学道,何尝会辱没了小郎?”

    去你的吧。

    唐突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

    ……

    坊市算是青州城中最繁盛热闹的所在了。

    两纵两横的街道呈十字交叉串联着整个坊市,街道两旁店铺酒肆林立,还有不少摆地摊的货郎、摊主,叫卖声、人喊马嘶声此起彼伏混杂在一起。

    风度翩翩的俊男靓女沿街走过,小商小贩忙碌不停,空气中传来浓烈的牛粪燃烧后的腥臭味道,构成了一幅大唐北方市井的写实画卷。

    一路走来,唐突随意询问随意了解着时令的物价。

    生绢一匹470文,紫熟绵绫一匹2640文,棉鞋一双27文,锄一个50文,普通母马一匹4320文,细健牛一头4200文,次健牛一头3200文……

    唐突无视了众多鄙夷的目光,径自走到了坊市最热闹处,选了一个空闲地方,与一个卖胡麻饼的小贩凑在一起,高高举起了自己的售房广告:唐家豪宅一栋,售价五百贯钱。

    唐家窝囊废、吃软饭的少年走投无路,要卖祖产了……消息不胫而走,坊市轰动。

    这时,雄伟少年唐斗分开看热闹的人群,低眉垂首站在了唐突身后。

    唐突皱眉:“你来作甚?”

    “阿斗当然要护卫公子左右,寸步不离。”

    唐突默然,半天他才低低道:“你走吧,唐家现在不比从前了……再说,我也养不起你。”

    唐突突然想起这少年之所以叫唐斗,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太能吃了,一顿饭几乎要吃斗米,这虽然是夸张的形容,但他一人的饭量顶得上四五人是没问题的。

    唐斗顿时面红耳赤,吭哧吭哧半天一句话也说不上来,但身形如铁柱杵在那里,纹丝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