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以契为证 > 《以契为证》正文 第10章,祖坟空了
    “走就走,在自己家山上还能出事?藤蔓都没勒死我,一个破盗洞根本不是事!”

    问橙打量四周一番,这坑深的除非两个人叠罗汉,不然根本出不去,既然是奶奶要坑自己和哥哥,就算出去了也会再被送回来。

    既来之,则安之,问橙捡起地上的手电筒,走在前面弯腰走进勉强能容纳一个人的盗洞。

    问谦将绣花鞋装进背包里,紧跟在问橙身后,做着分析:

    问橙一米六五的身高需要低头,但不用侧身行走,那挖洞的人应该是个身高一米六五以下和问橙差不多身材的人,甚至比她还瘦,这种身材只会是未成年了吧。

    “哥,这洞有问题,地上有拖拽重物的痕迹。”

    问橙有了一段路,发现地上拖行的痕迹,想指给问谦看,发现这洞根本无法转身。

    “妹妹,我有个大胆的假设,有可能是一群人把咱们家祖坟盗了,奶奶大概是知道我上过警校,让咱们回来查案。”

    问谦分析着可能的情况,问橙却突然停下了。

    “哥……确实是被盗了,盗的连口棺材都没给剩下,就剩……剩一把剑了吧……”

    问橙不敢确定自己手电筒照到的是不是一把剑,那个疑似剑的东西外面似乎被裹了什么东西,插在墓室的正中间。

    “你再往前走走,让我也进去看看,好歹我也是在警局实习过外勤的,万一真是盗墓,咱们出去了还能帮奶奶报警,这毕竟也是咱们家祖坟。”

    问橙又往甬道尽头走了几步,空间豁然开朗,一个四方形的墓室彻底展现在两个人的面前,墓室正中间也确实插着一把青铜剑。

    剑露在地上的部分,缠绕着两条二十厘米左右中指粗细,一青一白两条小蛇。

    蛇头感受到了光线,吐着芯子向问橙所在的方向观望着,似乎是准备静候时机,突然进攻。

    “哥……地上有蛇!”

    “蛇视力那么差又那么小,有就有呗,还能吃了你不成,你不动它们不会把你怎样的,我好像看到有火把燃烧过的痕迹,我去找找还有剩余的火把吗。”

    “哥……你不让我动,你动了……它们不也跟着动吗?”

    问橙说话声音都哆嗦了,她从小就怕蛇,现在还要跟蛇对视,那恶寒的感觉,从脚底一路凉到头顶,就连蛇每吐一下芯子,问橙的心跳都要加速一次。

    “那咱们就在这里等死?还是我退出去叫人?你给句痛快话。”问谦忍住笑意,用严肃的声音让问橙自己做个决定。

    “有了,趁我照着这两条蛇,你……你把它们活捉了。”

    “那请问我的聪明妹妹,活捉了它们你是要把它们往那里扔?还是准备痛下杀手结束它们蜗居在这里的宅蛇生涯?”

    “我不管,我就是害怕!谁知道奶奶到底安的什么心,万一她是后悔当初没把爸爸投井,用咱们做替代品呢?”

    “我觉得吧,你有被迫害妄想症,现在不是撒娇任性的时候,我试试能不能把它们挑出去。”

    问谦借着问橙照出的手电光慢慢走向青铜剑。

    剑身已经被氧化出一层青色铜锈,剑柄还算完整,但上面有暗红色斑点,似乎是血迹。

    “二位护剑小蛇,我妹妹有点怕你们,还有劳二位给腾个地方,你们不说话就是同意了,那我就拔剑请你们出去了。”

    问谦跟两条蛇商量一番,撸起袖子准备伸手拔剑。

    手刚伸出,两条蛇便做出进攻的姿态,对着问谦张大嘴吐着芯子威胁着他。

    问谦乐了,两条小蛇还敢在自己面前这么嚣张,自己实习的时候可是抓过动物园逃跑的毒蛇。

    “问橙站着别动,我从包里拿点东西。”

    问谦面朝蛇又退了回来,这种蛇一旦与人对视,只要人转身它绝对追着人跑伺机进攻。

    “哥,你是机器猫吗?背包里还带棉手套?”

    “爬井准备的,没看到手指头上被我缝上抓钩了吗,我这双手磨损了就不能给老妈做手模了,她那些指甲油卖不出去,你买吗?”

    问谦显摆着自己的装备,戴在手上,像小姑娘一样娇俏的欣赏着自己的双手。

    “哥,别看了,你比我还自恋,赶紧抓蛇去……唉?蛇呢?蛇去哪里了?”

    问橙被问谦恶心了一波,假装出要呕吐的样子,一转头青铜剑上的蛇没了,问橙瞬间炸毛,抓住问谦的胳膊,拿手电筒小心翼翼的仔细观察四周。

    这一看不要紧,甬道尽头右侧的墓角处有一堆不规则的白色东西,似乎是腐烂后的尸骨。

    “哥……那个……那个角!”

    “木头而已了!你是出现幻觉了吗?木头也害怕。”

    问谦走过去伸手抓起一根腿骨,对着问橙挥舞,让她看清只是一根木头。

    “木头你个大头鬼!信我!真是骨头!”

    “信你,信你,我信你行不?我这就让你看看它能不能烧!”问谦说着拿着腿骨向问橙走了过来,要从问橙背的包里拿打火机。

    “等等!哥……哥……回……回头看看……”

    问谦向着问橙靠近,问橙就听到咔哧咔哧活动骨头都声音,拿手电筒向问谦身后照过去,角落里堆的骨头正在慢慢聚拢成一个人形。

    问谦也听到了声音,赶紧转头,缺少腿骨连接的骨人,刚迈步,便歪倒碎了一地,头骨就滚落到问谦脚边,一口咬住了问谦的脚腕。

    “啊!”问橙放声尖叫。

    “你喊啥!见鬼了?不就是木头堆倒了吗?滚我脚边跟木头你也要叫!”

    在问谦眼里,此刻搭在自己裤腿上的只是块木桩,刚抬腿想把木桩踢飞,却发现木桩就像粘在自己裤腿上了一样,怎么甩也甩不飞。

    “问橙,你看到的和我看到的不一样?”

    “你才发现吗?你腿上是骷髅头!骷髅头懂吗?都咬的你脚腕隔着裤腿渗出血来了,你怎么就没觉得疼呢?”

    “我看到的确实只是块木桩,又根勾刺刺破了裤子而已。”

    问谦蹲下伸手掰着骷髅的嘴,问橙看的惊心动魄,生怕骷髅瞬间加大力道,连老哥的手也一起吃了,问谦却不以为然,直接徒手把骷髅下巴扭了下来。

    “什么事也没有,划破了一点皮,看把你吓得。”

    问谦说着将手中的白骨扔回角落,此时在他眼中,脚腕上不过是被树枝戳了个小口子。

    “你……你别过来……你的腿……你的腿已经开始溃烂了!已经流脓烂到膝盖了,满地的血水!你别过来!”

    问橙用手电光照着问谦,自己却在不断的后退,他已经不是自己的哥哥了,整条腿上的皮肤肌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腐烂,化作血水从七分裤裤腿处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