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梦境之匙 > 章节目录 六十四章:捕鱼的男人
    “叔叔?你怎么在这睡着了?”

    天旋地转间,我努力睁开了眼睛,一阵花香飘到了我的鼻子里,眼前的小女孩是如此憨态可掬,她把手里的花递到我跟前“叔叔,你也是来旅游的吗?”

    这一次没有了头晕的感觉,我看着天上清晰的云朵,取而代之的是困惑,深深的困惑。

    我似乎有着很重要的事情被遗漏了,一个翻身后,我便从地上站了起来,我没有心情观看眼前这绝美的景色,此时只有一个声音在我脑海里被我遗忘的事究竟是什么?

    “叔叔……”小女孩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晃过神,连忙向她道歉“小姑娘,叔叔正在想事,不好意思,这里就你一个人吗?你的……”

    说到这,我再次抬起头看向周围,因为我感觉眼前这个画面以及我刚才说的话历历在目,想到这,我急忙回头朝山下的小溪边看去,果然一个男人正蹲在那里。

    我满是疑惑地看回小女孩,凭着直觉,我问她“你想要带我去看你的花园吗?”

    小女孩先是楞了一下,紧接着,她开心地纵起,拉着我便朝着山上奔去。

    当走到一半时,我警觉地看向山顶,发现远处并没有我意料之中的烟雾升起,“爸爸爸爸!”我似乎听见儿子的声音,但我转过身,手里拉着的还是那个小姑娘,此时我终于得以清晰地看清她的面容。

    小姑娘满头金发,一双蓝色的眼睛犹如精心雕琢过的宝石般镶嵌在她那白皙的脸庞上,我一边走一遍盯着她“小朋友?你也会说中文吗?”

    “中文?那是什么?”她甩着手里的花,一蹦一跳地回答着我。

    此时我只觉得这个外国小女孩可能还不知道她所说的语言就是中文,也许她从出生起就在我们国家吧,我没有继续追问,加快了脚步,朝着那个熟悉的山顶走去。

    当我喘着粗气踏上最后一个斜坡时,我看见了远处熟悉的建筑,但隐约间,眼前的画面却慢慢开始消散……

    什么?我为何又到了这里?这只是我的一个梦而已,这里绝不是libo,我得快速醒过来,钱蕾她还不知道杨大仙有多危险!

    这一系列想法几乎同时涌现出来,我看着四散缥缈的世界,渐渐意识到自己即将醒来。

    “叔叔……叔叔……”小女孩的声音依旧缭绕在我耳边,此时的我就像醉酒一般,眼睛上如同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纱布。

    小女孩晃悠的身姿指着前方的房屋,我此时意识到了,那里即将要起火,如果我就这样醒过来,这个小女孩很可能会随着那精美的屋子灰飞烟灭。

    我双手攥紧了拳头,朝着地上使劲捶打过去,试图强行控制住自己的思维意识,别说还真管用,又或许是之前镇定剂的作用,我眼前的画面在晃动了好一半天之后,突然猛地收紧,一切归于平静……

    “叔叔,你不舒服吗?”小女孩攥住我的手,不停晃悠着。

    想到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我没有作答,只是一把抱起了她说道“走,叔叔抱你过去,看花园!”

    我抱着小女孩加速跑到了那栋房屋面前,听见小姑娘放肆的小声,屋里的女人打开门走了出来。

    “米娅?快下来,这么大了还要抱,真不要脸!”说话的女人可能是这个姑娘的母亲,她也留着一头短发,年龄可能还没我大,眼见我把她女儿逗得这么开心,出于礼貌,她看着我笑了笑。

    我连忙吧小女孩放下来,尴尬地说道“我是来这边旅游的,见你女儿在山坡上玩耍,就随着她一起上来了,这姑娘是我见过最有礼貌的小孩子。”

    这个女人听我这样夸赞她的孩子,非常开心,并邀我留在这同他们共进晚餐,此时小女孩拉了我一下,她指着旁边用木头架起的栅栏说道“叔叔,那边就是我的花园,我们进去玩好吗?”

    但我此时已经看到了屋内点点的星火,似乎这个女人正准备生火做饭。

    我急忙指朝里面对她说道“额……那个,不好意思,你这是在准备晚餐吗?”

    她轻轻地点了点头“不介意的话,随便吃一点?我看米娅很期待同你一起玩耍哦。”

    我尴尬地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我……我还有个朋友没到,能不能稍微等一下,我现在就去叫她,对了!一会生火这种小事就交给我吧,按照你那样做的话可能会有一些安全隐患。”说罢,我指了指灶台下正窜出的火苗。

    说完后,未经允许,我径直朝着屋内走去,并用扫帚轻轻地把刚生起的火焰扑灭,那个女人见状,走进来嘴里连声说着谢谢,或许她也发现了潜在的危险。

    紧接着,我陪着小女孩在花园里嬉戏追逐了一阵,但我脑海里一直想的都是张雨霖,按道理她早应该出现了,依钱蕾的脾气,她肯定不会让这个未成年的女孩子陪她一起去到libo内冒险,她既然能在libo散发出的梦里撞见我,那就说明在她来到精神病院考察之前,就已经掌握了自主在梦里保持清醒的办法。

    眼见张雨霖还是没有出现,我有些焦急,又张望了一阵子后,我不得不暂停了我与小女孩之间的游戏。

    突然,我想起小女孩的父亲正在溪边不知道做什么,连忙进屋询问那个女子。

    在得知那可怜的父亲被派去溪边捕鱼时,我为他深深地感到同情,并表示我愿意下去帮忙,顺便找找张雨霖的踪迹……

    当我小跑着再次回到山坡上,发现那个男人提着一个渔网正在同另一个人手舞足蹈地交谈着,我定睛一看,另一个人正是张雨霖。

    我急忙大声呼喊他们,并从山坡上冲下去。

    眼看是我,张雨霖兴奋地喊着我的名字,那个男人则面带微笑地站在一旁。

    当我跑到他们面前时,急忙向那个男人说道“你女儿和老婆在上面等你抓鱼回去做饭呢!”

    他哈哈大笑起来,然后指着张雨霖问我“这是你朋友吧?”

    我点了点头,但发现张雨霖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那就好,她不懂我们这边的语言,我跟她交流一半天也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我看了看他,又转头看了看张雨霖,奇怪了,大家不都是说的中文吗?

    张雨霖此时突然向我发问“周尧哥,你什么时候学的德语?!”

    我的思绪突然炸开,对了,刚才我说的话一直都是德语……经张雨霖一提醒我才得以反应过来。

    正当我陷入困惑之时,那个男人突然喊了声“糟糕!”然后把手里的东西一丢,疯狂地朝着坡顶跑去。

    我急忙回过头,山的那边,熟悉的烟雾再次升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