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赵尸王朝 > 章节目录 (139)唐家公子3
    唐玉愤愤不平地走出了门,他紧皱着眉头,一想起自家独子还躺在家中生死未卜,自己还在为能够为朝廷效力(其实是为了给魏王还有薛文利擦屁股)夜出不归。

    站在开封府衙司外抬头望着头顶的月光,唐玉不禁有感而发,他抬起头来望着挂在半空中的弯弯明月,不禁轻叹了一口气,道:“这都是什么时辰了。”

    周围看守衙役没有回答,他们站在岗位上如同木偶一动不动,毕竟守卫开封府衙司是他们的职责。

    见到没有人回应他的言语,唐玉尴尬的笑了笑,微微摇头,张口吟道:“久为簪组累,凭添一段愁,何人知我心,明月悬清秋啊!”

    唐玉一边感叹着一边走下台阶,远远看到坐在那车上的张三一副坐立不安地模样,话又说回来,他张三应该在府上照顾李氏,不应该在这里。

    唐玉有些疑惑,自言自语地说道:“莫非是府上出了什么事?”

    这么疑惑着,唐玉快步跑下来招呼道:“张三,张三!”

    张三听到声音立马竖起耳朵朝着唐玉的方向看了过来,看到唐玉走下台阶,张三赶忙从那车上跳下来快步跑到唐玉的面前。

    “老爷,公子,公子醒啦!”张三是如此激动,说话都在哆哆嗦嗦,恨不得下一刻马上长出翅膀来带着唐玉立马回到府上去。

    “真的!”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唐玉的脑袋“嗡”得一声变得一片空白,他瞪大了双眼,再三向张三确认这件事情的真实性,直到张三再三点头确认这件事情后,唐玉这下放肆地仰天长笑,不在乎守卫投来怪异地目光提起裙子,步履轻快,三步做两步地跑到马车旁。

    “快,快!”

    唐玉一边不顾及自己形象地爬上了马车,一边催促车夫道:“回家,快点,回家!”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人家慕雪照顾你好好的,怎么跟人家说翻脸就翻脸呢!”

    李氏坐在唐琦的床前,看到唐琦现在并无大碍,一想到刚才慕雪的委屈,李氏就有些不悦,她严肃的看着唐琦。“人家慕雪好歹也是你今后的妾,也是要照顾你以后的生活起居……”

    “我的生活不需要她来操心!”唐琦听到李氏为慕雪说话,他便厌恶地把脸撇到了一边。

    “你这孩子,胡说什么呢!”李氏一看到唐琦这么不耐烦,霎时间紧皱眉头,对于唐琦这么做甚是不解。

    “公子说得没错,这么一个恶毒的女人,本身就配不上我家公子!”

    还不等李氏把话说完,一旁正义感满满地侍女柳叶就愤愤不平起来,“夫人,您刚是没有瞧见,那个恶毒的泼妇竟然拿滚烫地药泼公子,你看给公子烫的脸都红了,柳叶在这里幸幸苦苦服侍公子,看到公子这般模样心疼都来不及,哪曾想那婆娘心肠如此毒辣,还碰不得,说不得!”

    “放肆!”

    正在柳叶为唐琦辩解的时候,唐母李氏气不过,回过头来给了柳叶一巴掌。

    柳叶起先是吓了一跳,然后赶忙抱着水盆跪在地上。

    “你是个什么东西,还没有让你开口就在这里说三道四的!”李氏怒气冲冲的指着柳叶破口大骂,在李氏身后的丫鬟也瞪着柳叶,阴阳怪气地说道:“就是,我看你这个丫鬟才是没大没小,敢在夫人的身后这么大声说话,还不快快向夫人赔不是。”

    “够了!”

    看到自己的服侍丫鬟柳叶被众人训斥,躺在一旁的唐琦终于爆发了,他这一声咆哮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吓得一跳,特别是李氏,都吓得她肩膀一耸动,连忙回过头来瞪大眼睛惊恐地望着唐琦。

    只见唐琦艰难的转过身来看着李氏,甚至不顾自己身体上的疼痛挣扎着坐了起来,冲着李氏还有她身后的丫鬟不满地说道:“没看见柳叶正要给我擦脸嘛,你看看你的宝贝丫头给我整成什么样,你不去责罚那丫头反而责罚我的姑娘,柳叶虽然话说得重,但是也好歹兢兢业业,若是让我落入到那婆娘手里,恐怕现在已经跟我唐家列祖列宗团圆了!”

    “嗨,你这竖子,胡说八道什么呢!”这个唐琦,现在是越来越不像话,李氏本想着发作,可是一想唐琦这床铺上一股浓浓地中药味,加上通红的脸,确实是受了委屈。

    李氏见执拗不过唐琦,索性放弃,回过头来看着柳叶,说道:“行了,既然是吾儿不愿意了,那你就起来吧!”

    “谢夫人!”

    柳叶端着水盆赶忙起身,站在一旁。

    “那药还有吗?”

    “回夫人,有!”

    “还不快快端来让吾儿喝下?”

    “是!”柳叶行礼,连忙退去。

    “行了!”李氏起身,“我这就去找那丫头好好问问,看看你们俩个到底是哪里不对付了,我也好从中劝说一下,那丫头如此聪明伶俐,又没有坏心眼,你说你也是,堂堂一个七尺男儿,也不知道让着人家一点!”

    “没有坏心眼!”唐琦是一听到这话便气得直哆嗦,“好了,母亲,时候不早了,母亲还是快去歇息吧,别让熬夜耽误了身子,本身就在服用安神的药,我这也没什么事,快回去歇息吧。”

    李氏微微点头,心里到底还是放心不下唐琦,可是见唐琦双眼灵动,不像是会出什么岔子的模样,虽然是忧心忡忡地,可到底是不愿意打搅唐琦休息。

    唐琦是目送了母亲出了门,送走母亲的一霎那,唐琦赶忙掏出放在一旁的镜子,透过微弱地火光,唐琦仔仔细细地端详着他自己,特别是那双在梦里被变成双瞳的眼睛。

    唐琦仔细观察,可是自己的左眼除了有些红肿,确实没有其他的变化,特别是那个瞳孔还在眼眶中间没有动,只不过是那眼睛无神,甚至有些模糊。

    唐琦微微闭上右眼,只留着左眼,这个时候唐琦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左眼前一片朦胧,像是害了眼疾。

    “我,这到底是怎么了?”唐琦用手摸着自己的左眼,一脸惊讶表情。

    “当当当!”

    “谁!”

    唐琦赶忙抬起头来望着门口。

    “公子,公子?”门口传来了柳叶的声音,“公子,我把药端来了!”

    “好,快进来吧!”唐琦放下镜子,狠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以为这样能够让自己的视力变得更好,可是其实这并没有任何变化。

    开封城外,现在外面一片昏暗,可是隐藏在树林之中的乱葬岗那里灯火通明,无数手持火把的人正七零八落地聚集在此地,这里停了一辆马车,上面的油布被撕扯下来,周围躺着一圈人,一个全身铠甲的人招呼了一个跑腿的斥候,对他说道:“回去禀报左相,开封府衙司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