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诡灯夜话:鬼夫大人别冲动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认罪
    不用,我会很快认罪,不要为我做任何事让我自私一次,自从那件事之后生活对我来说就是灰暗的。我无时无刻都觉得处于牢笼之中,监狱对我来说与外面没什么区别

    简雨星只希望蓝骏熙能快点离开,走的远远的,就当从未认识过她。

    这些话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从你寄来的信中我一点也感受不到

    蓝骏熙恨自己后知后觉,连苏小小都能察觉的事情,他却没有察觉到。

    那些信并不是我的真实感受,是心中幻想出来的一个我。一个坚强的乐观的心存阳光的简雨星,可惜我的心变黑了,阳光再也不肯照射进去。我做了罪恶的事,就应该接受惩罚

    这场谈话简雨星实在没有心力继续下去,时间差不多快到了,你走吧出了这个门就不要再想起我

    蓝骏熙真的很想站到她面前,狠狠的摇她的双肩,将她脑海中这些软弱的阴暗的想法摇出去。

    警察进来了,示意时间已到该出去了。不得不起身离开,在蓝骏熙走出门之时,他听到简雨星对警察说。

    请派一位警察审讯我,我愿意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全盘托出

    蓝骏熙脚下一滑差点摔倒在地,简雨星这是在将自己往悬崖上推,她会摔下去摔得粉身碎骨。

    他原本想好了很多种方法帮简雨星脱罪,可简雨星自己不配合,一种也没有用。

    怎么样?好不容易见到雨星,她怎么说?

    我一直在休息区等候消息,简胜华与我一起,他焦虑地在长廊上走来走去。见到蓝骏熙出来,立刻迎了上去。

    我妹妹怎么说?是不是搞错了,她并不是杀人凶手。

    蓝骏熙沉默良久,垂首说道,她认了一切。

    这个答案无疑于晴天霹雳砸在了简胜华头顶,他不可置信的退后了几步,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蓝骏熙将目光转向了我,我以为他会骂我几句,可他只是说,小小,我先送你回家,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

    不用了,你先去忙你的事,我自己回去。

    他现在做的事情一定很重要,不想耽误他时间。

    也好,我今天就不送你了,你早些回去。说罢,蓝骏熙先行离开了警察局。

    我待在这里也起不到任何作用,警察根本不让我见雨星。我给薄弘文打电话,到现在都没有看到他出现。

    小小,我正在案发现场,也就是林国栋的家中。

    他多次协助警察破案,与警察早就混熟了,顺利地进入了案发现场。

    我在帮忙搜集指纹,看看是否有别的人来过的痕迹

    薄弘文始终不相信孱弱的简雨星真的将肥硕的林国栋杀死了。

    可可雨星已经认了,承认了人是她杀的

    事已至此,还有什么方法可以扭转乾坤?

    电话那头的薄弘文没料到简雨星这么痛快,这个案子简单明了,连凶手自己都认了,警察会很快结案。

    我会劝说父亲对林国栋的尸体进行尸检,查明他的死亡原因小小,你先回去歇着,晚上回家我再跟你细说

    挂了电话,我身心俱疲地走出警察局,明明是白昼可天空如黑夜一样阴暗,大雨滂沱,冷风呼啸,连续几天的雨使气温骤降,冻死了不少树上的知了。

    坐车跌跌撞撞回到了家中,血姬不在家,我给汪婷打个电话想诉说我心中的抑郁之情。可身在国外的她忙着办柯修杰的住院手续,根本没时间搭理我。

    这雨下得烦死人了,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

    我蜷缩在客厅的桌子底下,扶着曾经给勒川烧饭的铁盆边缘,凄凉的说道。

    连你也走了,我快成为孤家寡人了

    与此同时,在滨江城西边的一座山上,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战斗。

    一夜的战斗将乌山搞得乌烟瘴气,树木成排地折断,大地坑坑洼洼,如果此时有人经过一定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画面。

    不过通往这里的路已经不见了,可煜的拳头轰倒了路边的树木堵住了来时的路。

    漫天的雨滴像被施了魔法组合成各种形态进行攻击,各种诡异的图案上附着着神奇的力量掠过勒川的灵体。

    他周身被璀璨的金光包围,一个个光球从他手中飞出在半空中炸响,打乱水凝结成的图案。

    面对可煜与頌贤巫师的攻击,勒川应付得游刃有余,丝毫不落下风。

    可血姬的状况就不太妙,杜铮的那双毒手防不胜防,一个不查就碰触到血姬的身体上。

    身后还有一个怎么打也不死的布偶虎视眈眈,布偶穿着黑色衣服脸上的行态与常人无异,可他的拳头打在血姬的身上宛如被炮弹轰中。

    嘭

    血姬的右手被布偶打中,手臂直接被打碎断掉了一截。

    他大爷的明明是布做的却不会被我的火焰烧着,太不符合常理了

    血姬气愤地大骂了一声,残肢上很快长出了新的手臂。眼看杜铮的手来到眼前,她再也不想闪躲。

    握紧拳头根本不考虑后果迎上去,两拳相击,毒素蔓延到手掌上,血姬当做没看到,拳拳攻向杜铮的毒手。

    我今天就将你这双手打残,什么毒手,我让你变成废手看你怎么毒人

    她不顾逐渐变僵硬的手臂,燃烧的爪子不间段的打中杜铮的毒手。背后的布偶得了空档,重重给了她几击,打得血姬快要将五脏六腑给吐出来。

    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打法,以往的战斗中从未有谁敢正面碰触他这双手。胆敢碰到的异类在第一时间被毒死,让他觉得好生无趣。

    杜铮的双手疼的快要断掉,手上冒起的火焰皆数被他吹灭,他阴柔的笑了起来。

    太刺激了,这才是真正的战斗。躲躲藏藏算什么战斗,这就是圣珠的力量吗?释放开来吧让我看看你能在我手下坚持多长时间

    哼我打的你连亲妈都不认识,看你还笑的出来吗?

    血姬火力全开,巨大的火焰从她身上向四周席卷开来,炙热的火从大地龟裂的缝隙中窜起。

    nu1;</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