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 蛊惑之卷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为什么?”
    在这间阴暗的房间里,充斥着各种魔药混杂在一起的气味,让人一进来就忍不住皱眉掩鼻。

    乱七八糟的试管、型号各异烧瓶与铜制天平的托盘,统统散落在有些肮脏的木制地板上,多种魔药材料堆满了房间的一角。其他地方似乎还有着些什么东西,但因为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的缘故,让人很难看得清楚。

    而要说这间屋子里唯一能称得上是“干净”的地方,似乎也就只有床铺所在的那片空间了。

    “呃啊唔”

    即便房间里有很多东西都会令人颇为在意,不过最让人无法忽视的,恐怕也就是那明显是从床上传出来的沙哑呻吟了。

    “格兰杰小姐。”

    就当赫敏蹙着眉默默扫视着这间房间,并最终将视线重新移向一开始就吸引了她大半注意力的床铺时,领着她上来的那名男巫似是有些小心翼翼地开口道:

    “相信你已经留意到了是的,正躺在被子里的,便是身负诅咒、已然近乎丧失了自身意志的家父。”

    “啊嗯,”赫敏闻言,当即略一点头道,“不过看起来,你父亲目前好像情况已经相当”

    “是这样的,”对方叹了一口气道,“并且,既然麦克莱恩先生不可能到这里来,我想父亲大概也闯不过这道一生中最大的难关了!事到如今,我也不再奢望格兰杰小姐你们能治好他所以现在,我唯一希望的大概也就是能安然陪伴在父亲身边,好好地送他走了吧!”

    楼下那个年轻气盛的男生暂且不提,至少从对方的态度和语气里基本上能够听得出来,他心中确实已经没有了任何歹意。

    不,或许不仅仅是“歹意”,就连不服输的斗志与活着的信念都就快要不复存在了。

    只是,说实话,赫敏其实并不是完全不能想象对方此刻的心情。

    毕竟按照先前在楼下了解到的情况来看,这个男人与其父亲之间不仅曾有过二十年的空白,这二十年间必然也因为父亲的罪行而生活得格外艰辛,如今甚至还需要同好不容易再见的父亲迎来更为彻底的别离。

    说到底,黑巫师其实也是人、也是有各自的人生经历与情感的。

    在眼前这场让人愈发感到绝望的灾难之下,大概也就只有无知且无畏的少年少女、以及那些真正拥有着坚定意志的人,才能抛开恐惧勇敢地走下去了。

    “也就是说,你果然还是想要留在这里,和你的父亲一起等死?”

    赫敏的确也是一名正值芳华的少女,但是这几年来始终跟在玛卡身后步步前行的她,内心显然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锻炼得相当强大了。或许在遇到困难时她仍旧会迟疑、会徘徊,可到了真正需要抉择的时候,她最终一定会坚定地迈出自己的步伐。

    而可能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更不希望别人轻易地就选择放弃即使是如“黑巫师”这中曾经犯下过错误的人,她也并不觉得应该用“死亡”去画下人生的句点。

    除非是如海尔波那样,光是“存在着”就会给这个世界带来巨大灾难的家伙也许才会是种例外。

    当然,这说白了也只是赫敏个人的观点罢了。

    见自己在问起之后,对方并没能开口回答,她便干脆轻轻摇了摇头道:

    “总之,先让我看你一下你父亲的情况吧!”

    她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突然迈步向前,跨过地板上几个弃置的烧瓶和试管去到了床铺的旁边。

    先前由于屋里的昏暗她还没能看清楚,此刻离得近了,她才发现床上的确正躺着一个面容与身后那男巫颇为相似的老人。

    能够看到,老人那瘦削的面庞上布满了皱纹,头发更是枯槁衰败、完全就是一副将死的模样。

    自赫敏进来直到现在,他都一直哼哼个不停,那喉头呼噜呼噜的动静,听起来就好像是一头衰老的野兽。

    “没错,就像一头衰老的野兽!”

    赫敏觉得这个无意间从心头冒出来的比喻很形象,而且绝非巧合的就是,那些自迷雾中复苏的活尸似乎也能用这个来形容。

    因为两者的共同点就是,它们都会遵从自身的本能去行动。

    不过一想到这里,赫敏就没来由地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但却又不知道这份异样究竟来自何处。

    稍稍抿了抿嘴,她暂且将心中的疑惑压了下去,而后便开始认真地对床上的老人进行了一番检查。

    “果然我的话还是不行吗?”

    不多时,赫敏收回魔杖,站在床边思索了起来。

    “虽然也得出了应该是某种诅咒的结论,可这一点人家自己也作出了相应的判断。不仅如此,他甚至还调配了魔药暂且压制住了诅咒的效力”

    这般琢磨着,赫敏蓦地停顿了一下,随即双眼猛地一瞪,似是在那一瞬间突然想到了什么令她非常吃惊的事情。

    “格兰杰小姐?你怎么了?”一旁的男巫见状,不禁追问道,“难道说你想到治疗我父亲的方法了?”

    “呃,不抱歉,我还没有想到。”赫敏听到后,这才略微收起了脸上的表情,接着便转而问道,“说起来,你父亲在卧床的这段时间里有出现过全身完全无法动弹的情况吗?”

    “无法动弹?”对方一听,不由愣了一下,“没有家父虽然在从伦敦出来以后,很快就变得越来越衰弱,可就算行动不便,动还是能动的。”

    “是吗?”

    赫敏见他这么说,顿时蹙着眉道:

    “你父亲有没有说起过他是怎么受伤的,而关于这个诅咒,他自己又有没有什么头绪之类的?”

    在经过一通询问之后,随着想要知道的信息一点点地增多,她的表情却不仅没有舒缓开来,反而变得更加紧绷了起来。

    到了最后,等对方把能说的都十分坦诚地说完了,赫敏才轻掩着嘴独自陷入了一段时间颇长的沉默之中。

    约莫几分钟过去,她终于放下了手,下意识地扭头朝螺旋镇所在的坎特伯雷市方向望了一眼。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