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龙门 > 章节目录 第162章 猜灯谜
    “青”苏白写下灯谜的答案后,一旁,此前猜对灯谜的青衣年轻人看了一眼谜面,不禁叫了一声好。

    遇水则清,遇日则晴,心挂情牵,有言邀请。

    这不就在说一个“青”字吗。

    摊位后,妇人看到眼前少年写对答案,脸色微变。

    “大娘,这个花灯是不是归我们了。”

    秦怜儿上前,指着眼前的花灯,嫣然笑道。

    “巧合猜对一题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

    妇人念念叨叨地将花灯摘了下来,递了出去,看上去十分不高兴。

    仡离接过花灯,小脸上顿时露出开心的笑容。

    一旁,小鲤鱼看着阿离手中的花灯,漂亮的大眼睛中闪过羡慕之色。

    “想要?”

    苏白注意到小鲤鱼的神情,开口问道。

    “嗯。”

    小鲤鱼轻轻点头道。

    苏白见状,顿时来了精神,小鲤鱼难得想要一件东西,他可不能让这丫头失望。

    “公子,我也要。”

    秦怜儿也添油加醋地鼓动道。

    “我再要一个。”

    仡离再一旁凑热闹道。

    “好,都有。”

    三个丫头都发话,苏白也不再“装死”,付了银子后,打开一个个花灯上的谜面,开始写谜底。

    “左边一点就红,右边一点也红,两边都不加点,就成汗青之简”第二个谜面下,苏白看一下,想都没想,写下“册”字。

    看到少年再一次才对灯谜,妇人脸色越发难看,却又无法说什么。

    “好!”

    后边,先前叫好的青衣年轻人又一次开口喝道,引得不少人异样的目光。

    摊位前,苏白将赢得的花灯给了小鲤鱼后,便接着看第三个谜面。

    “言来互相尊重,心至令人感动,日出万里无云,水到纯净透明。”

    后方,年轻人看到谜面,面露思考之色。

    然而,不曾想,前方,苏白却是直接提笔,在谜面下写出了答案。

    “青”“还是青?”

    年轻人一惊,再次认真看过谜面后,脸色微变,果然是青。

    “青”字有“言”便是“请”,有“心”便是“情”,有“日”便是“晴”,有“水”便是“清”。

    年轻人目光不禁移过身前少年身上,心中波澜难掩,此人究竟是谁,竟是如此聪明。

    “怜儿,这个给你。”

    苏白将第三个花灯递给了身边的秦怜儿,便准备去拿第四个谜面。

    这个时候,四人身后,聚集的人越来越多,看到前方少年竟是如此简单就猜出了三个灯谜,皆是惊讶不已。

    人群前,苏白四人脸上都带着半面的面具,看不清长相,让后面的人越发好奇。

    这个少年,究竟什么来历?

    摊位后,妇人的脸上也极其难看,她似乎意识到,今天招惹了不该惹的人。

    只是,妇人性格一向泼辣惯了,不肯服软。

    就在苏白准备去拿第四个灯谜时,妇人开口,沉声,“公子,那些灯谜都太简单了,我这有一个灯谜,你若能猜出来,今日,我将这些花灯都送你。”

    苏白闻言,眸子眯起,面露笑容,道,“也可,若我猜不出来,你的这些花灯,我全买了。”

    “好,一言为定。”

    妇人沉着脸应了一句,从花灯架上最高的位置,拿下一个花灯,花灯与众不同,通体琉璃雕刻,点缀有不同的图案,看上去晶莹剔透,很是漂亮。

    妇人从琉璃花灯中拿出一个多年没有打开的谜面,放在了众人眼前。

    言对青山不是青,二人土上说分明,三人骑牛牛无角,草木之中有一人。

    四言灯谜,猜四个字,难度倍增。

    “公子,请吧。”

    妇人拿出灯谜后,信心似乎也足了许多,得意道。

    秦怜儿看过灯谜,脸色微变,她也看出了这个灯谜不同此前的几个,恐怕不是那么好猜。

    后面,青衣年轻人看着灯上的谜面,眉头皱起。

    这个灯谜,不简单。

    周围人群中,自认还有些才华的人也开始认真思考谜面。

    “大娘,这个灯谜再简单不过了,连我家小侍女都会。”

    众人思考时,小鲤鱼身边,苏白伸手拍了拍身边丫头的脑袋,轻笑道,“丫头,府中来客人时,我说的最多的四个字是什么?”

    小鲤鱼闻言,神色一怔,片刻后,轻声道,“请坐,奉茶。”

    话声落,后方人群顿时安静下来,约么十息后,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请坐,奉茶!哈哈,好!”

    青衣年轻人也反应过来,大声叫好道。

    言对青山不是青(言+青=请),二人土上说分明(人人+土=坐),三人骑牛牛无角(三+人+“无角牛”=奉),草木之中有一人(艹+人+木=茶),连在一起,可不就是请坐,奉茶。

    小鲤鱼一脸迷茫,都还不知道自己猜对了答案。

    摊位后,妇人的脸色已变得十分难看,这一刻,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

    “多谢大娘相赠的花灯。”

    看到妇人难看的脸色,秦怜儿心中长出了一口气,接过琉璃花灯,给了眼巴巴看着的啊离。

    仡离接过琉璃花灯,小脸笑的都快看不到眼睛了,在南疆,她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漂亮的花灯。

    玩也玩够了,苏白没有再得理不饶人,看向身边的丫头,轻声道“怜儿,将花灯的钱付了吧。”

    “是,公子。”

    秦怜儿点头,拿出一块碎银子放在了妇人手中,微笑道,“大娘,方才我家公子和你开玩笑呢,这银子,是我们的花灯钱,多余的也不用找了,算是我家公子的一点心意。”

    “这,这太多了。”

    妇人捧着碎银子,一脸愧疚之色,说道。

    她真是狗眼看人低,瞎了眼了。

    苏白笑了笑,看着身边的三个丫头,道,“走吧。”

    说完,苏白没有再多留,迈步朝人群外走去。

    人群中,自动分开一条道路,让四人离开。

    “这才是真正的才子啊!”

    众人感慨,胸怀若谷,以德报怨,也不知这是哪家的公子,竟有这样的才华和气度。

    “他叫他的侍女小鲤鱼,我听说,国士苏先生家的侍女也叫小鲤鱼,他会不会就是那位苏先生。”

    一人想起了方才苏白等人的对话,开口说道。

    “苏先生?”

    众人震惊,那位陈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国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