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返诸天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谭昊与边老
    四名体格强壮健硕,脸庞略显黝黑的汉子围在四周,都是有些惊疑不定地打量着躺在地上的少年。

    对方身上衣衫褴褛不堪,浑身满是血污,嘴巴附近有着不少干渴的绿色印记,脸上隐隐现出黑青之色。

    “东家,这可是大西荒漠深处,怎么会有一名少年孤身在此?莫不是被漠匪劫掠的商队的幸存者?”其中一人有些惊惶地四处张望,生怕看到突然有大批人马冲出的样子。

    另一名脸上被一道刀疤斜斜贯穿,看起来颇为凶恶的汉子嗤笑了一声:“佟老四,你不是被漠匪吓破了胆吧?”

    那佟老四闻言顿时不乐意了,一对牛眼猛地瞪大,梗着脖子嚷道:“谁怕了?咱们商队可是有边老坐镇的,有漠匪又能如何?”

    刀疤脸汉子还想说什么,便被身旁一名额头系着根布条,年纪稍显老迈的男子拍了拍肩膀,止住了话语:“刀疤你少说两句!”

    而后这男子对一旁正在看着少年,一副沉思回忆模样的中年汉子说道:“东家,老四说的也不无可能!漠匪出手向来不留活口,这少年或许真的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咱们还是别理会他了,带上有些不吉利!”

    这头系布条的男子,知道自己东家向来心善,说不得便打算带着这少年一同上路,可对方若真是来自被漠匪劫掠过的队伍,难保身上不会还残留着千里索魂香的气味,一旦漠匪的队伍还在附近,循着追索上来,岂不是为自家商队带来祸事?

    东家闻言从沉思之中醒转过来,叹了口气说道:“炮叔,你可还记得我谭昊当年是怎么活下来的吗?”

    三人对视一眼,都是沉默着没有开口。

    “当年我也是如这少年一般,若不是岳父大人执意要将我带上,只怕也就没有如今的我了!”谭昊咧了咧嘴笑道。

    炮叔看了东家一眼,他自然是记得的,当年也是在这大西荒漠中,情景可不就如同今日这般吗?只是当时自己还是一名青年,如今已垂垂老矣。

    犹豫了片刻,他还是劝说道:“可是前两日咱们已经与漠匪遭遇,还是九大漠匪之首的逐日,边老经此一役也是受伤不轻,若是再将他们招来,结果可就难料了!”

    谭昊摆了摆手:“炮叔你也说了,我们已经和逐日打过照面,你又怎么确定对方没有暗中动了手脚?”

    “这……”

    炮叔一愣,虽然觉得东家说的有些道理,可心中还是顾虑不已。

    “好了!千里索魂香那是漠匪们的独门手段,我们自然无法确认,便权当两边都有就是了!”谭昊笑了笑,转向另外两名汉子道:“刀疤,老四,你俩搭把手,把这小兄弟带回到我车驾上去,他身上伤势严重,你们手脚可要轻着点,我去找边老过来瞧瞧。”

    见两人应下,动手去抬那少年,他便点了点头向不远处车队中心处一辆车驾走去。

    车驾前的驮兽见他靠近,踏了踏蹄子,打了个大大的响鼻。

    谭昊没有理会这头似马又似骆驼的驮兽,径直走到车驾旁,恭敬的说道:“边老,发现了一名少年,他受了不轻的伤势,似乎还中了毒,我想请您去看看!”

    这边老自他年少之时便是家中供奉,地位尊崇至极,即便岳父去世之后,家中没有什么男丁,他这上门的女婿成为了家主,但与其说起话来仍是恭敬有加。

    话音刚落,一名须发花白,年过半百的清瘦老者推开厢门走了出来。

    老者看了他一眼,轻咳了两声说道:“你这是想起从前了?”

    谭昊笑了笑没有否认,眼下的情形确实如同三十多年前极为相似,只不过来请边老的人由岳父换作了自己罢了!

    “您老的伤势如何了?”他一边引着老者向队伍前行去,一边关心的问道。

    边老背负双手,走的却一点也不慢,完全没有一点老态的样子:“内伤,好不了那么快的,整个西域自千年前那场祸事之后便灵气匮乏,灵药稀少,没有丹药相助,自己挨着慢慢以真元法力调理,想要恢复大概得个小半年时间吧!”

    谭昊闻言不由一惊:“居然伤得这么重?”

    先前虽说也知道边老伤势不轻,但真没想到竟会到这种程度。

    “逐日魁首虽与我境界相同,可老夫毕竟年纪大了,早年受的伤又损及金丹,法力运转不灵,不如对方持久也是正常,若非担心我绝死反扑,只怕……”边老摇了摇头。

    九大漠匪之间可不是相安无事的,若是逐日魁首受到重创,只怕用不了多久,这漠匪之首便要拱手让人了,九大变成八大也是很有可能的。

    说着老者看向中年男子,有些唏嘘地说道:“可惜!若是当年能拍下那枚复神丹,你的境界只怕早就超过老夫了,区区逐日漠匪又能如何?”

    听老者这么说,谭昊眼中复杂之色闪过,而后洒然一笑道:“如今这样也挺好的,若是没这伤势,我大概早就忍不住去复仇了,失败了尸骨说不定都已然腐朽,成功了……只怕也就前往西域之外了,如何还能为岳父大人照看家业?”

    边老闻言拍了拍谭昊的肩膀,他对此也是感触颇深,对方当年天资绝伦,却受限于神念之伤无法筑基,自己又何尝不是因为金丹受创,晋升无望才呆在了这不毛之地。

    两人说话间来到位于车队前列,属于谭昊的车驾处,此时那捡来的少年已经被炮叔三人安顿在其中了。

    三人此时正守在外面谈论着什么,见两人到来,都是连忙行礼:“边老!东家!”

    清瘦老者对他们点了点头,在谭昊的搀扶下登上车驾。

    炮叔见此冲刀疤两人挥了挥手,让他们自行离去,他自己则是跟着钻了进去。

    这车驾在外面看着不怎么样,其实内里空间极为宽敞,足有一间房屋大小,显然是有阵法镌刻的,这自然是出自边老的手笔。

    炮叔每每看到都有些感叹,可惜据边老说,因为材料所限,空间虽然是增大了,但重量却是无法抹去,不然用来运载货物,绝对是好东西。

    当然!若有十几、二十枚边老手上的储物戒指那就更好了!

    他不由笑着摇了摇头,这人啊!上了年纪总是禁不住胡思乱想。

    储物戒指虽然空间有限的紧,但在这西域也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即便是那些金丹境的大修士,也不是都有的。

    这么想着的时候,他突然注意到,边老的脸色有些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