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一品修仙 > 章节目录 第六三三章 晋升皇太妹,史诗级加强
    秦阳现在想找到荀穆都找不到,这货倒是能沉得住气,这么多天了,一点消息,一点痕迹都没有,差人在东海蹲点,压根就没有活人靠近那里。

    想来这货一时半会是不会出现了,亦或者,他会用其他身份出现。

    横跨了无数年的岁月,最不缺少的,应当是耐性,估摸着对方不会在短短几年内出现了。

    毕竟,秦阳被其无声无息的阴了,他只需要躲起来,什么都不需要敢,在那一丝力量潜移默化的渗透之下,随着时间流逝,秦阳自取灭亡的可能,一定是非常大的。

    那种诡异的力量一定是跟一字诀有关,秦阳修成一门一字诀的一个神通,才能察觉到一点不太对劲的地方,施展神通时,才真正的发现并将其祛除,而其他的力量,对其影响微乎其微。

    哪怕那一丝诡异的力量,本身很微弱。

    将这货记在小本本上,优先序列仅次于嬴帝。

    嬴帝强是强,可嬴帝却不屑与玩这种阴人的手段,真要对付谁,直接正面强行碾压过去,什么阴谋诡异,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纸老虎。

    可这个荀穆不一样,下黑手能差点阴了秦阳,而且还巨能苟,风头不对就先苟起来,广积粮玩积累,后面一次平推。

    对于秦阳来说,这种人比嬴帝还要危险,一个不小心,什么时候被阴死了都不知道。

    东方朝阳紫气,再次横扫天地,秦阳吸了口紫气,振奋精神,起身前往离都。

    今天的朝会,秦阳需要去表态,也需要让嬴帝做出决定了,而且礼部尚书空缺,他身为总掌祠祭的礼部右侍郎,也不能继续摸鱼了,该干活还得干活,万年祭的事,也必须要有他来一手抓。

    穿了朝服,混迹在百官之中,秦阳面色平静,目不斜视,不少人看到秦阳出现,都有些诧异。

    大帝姬是否可以成为储君的事,闹的沸沸扬扬,秦阳却一直不见踪影,甚至没见他去礼部当值,这个侍郎当的那叫一个顺心随意。

    之前还有御史台的喷子,找不到人喷了,顺势将秦阳拉出来喷了一顿,说秦阳玩忽职守云云,还有几个人跟着喊了两嗓子,可惜,这话别说嬴帝、卫兴朝这种知道内情的人,其他但凡知道点什么的,都会嗤之以鼻。

    甭说秦阳翘班,那是因为根本没他什么事,就算秦阳的本职工作都不管,纯粹挂个名,嬴帝都乐意的很。

    只是让秦阳挂个名,就能稳住南蛮之地的局势,多划算啊。

    若是以后等秦阳实力足够强了,在南蛮之地的地位再次抬升一个台阶,而秦阳又是臣服于大嬴,不费一兵一卒,将南蛮之地纳入大嬴版图,也并非不可能。

    显而易见,稳赚不赔的投资,嬴帝明白的很,而另一个知道内情的卫兴朝,甭管私下里多不待见秦阳,真要是有人去咬秦阳,他也会第一个站出来将对方抽回去。

    之前趁秦阳不在,喷秦阳的人,便是被老卫逮住怼了回去。

    可是如今看到秦阳来了,卫兴朝却又是第一个把脸拉的跟驴脸似的,嫌弃之意,溢于颜表。

    这种自由散漫,几乎不来上朝的大员,忽然来一次,还不是什么重要朝会,那肯定是要搞事情了。

    卫兴朝默不作声,先行去给嬴帝汇报了一下这个消息。

    待朝会开始,御史台的喷子集结,他们看了看眼观鼻鼻观心的罗大喷子,又看了看忽然来上朝的秦阳,彼此对视了一眼之后,放弃了先去上奏的机会。

    见礼完毕,秦阳抬头看了看周围的人,不少人都在看着他,一个先发言的人都没有。

    秦阳暗暗干笑一声,这些人什么意思,我好不容易来一次,也未必是要搞事吧,良心发现了来尽忠职守不行么。

    这么想着,秦阳迈步而出。

    “臣,礼部右侍郎秦阳,有本上奏。”

    “准。”

    秦阳一本正经的上了奏章,一脸严肃认真的列出来一堆问题。

    总结起来便是,万年祭在年底跨年的时候,可是很多问题,仪程如何,都还没法定下来。

    究其原因,便是因为现在还没定下储君。

    若是一直没有人选倒也罢了,勉强还能继续,只需要按照没储君来规划万年祭的仪程。

    可如今呢,大帝姬成了唯一的热门人选,近来物议纷纷,看这情况呢,可能大帝姬要代替嬴帝镇守离都监国。

    所以,到底是按照哪种仪程来办,毕竟时间不多了,万年祭乃是大事,他秦某人办事效率极高,但也需要时间来来布置,让下面的人去干活

    说了好半晌,秦阳话里话外没提储君的事,只是想让嬴帝给决断一下,有些左右为难的仪程,应该怎么办。

    说完之后,秦阳就站在那里,闭口不言,等着嬴帝决断了。

    嬴帝看着下面的秦阳,心里明的跟镜似的,当然知道,这是秦阳在给大帝姬助拳。

    可这个事,也的确是秦阳职责所在,正儿八经的正事,甭管是谁,都不能说秦阳在这个时候说这些不对。

    按照重要程度来说,以目前的情况,万年祭还真的就比立下储君还要重要。

    那些反对大帝姬成为储君的人,这个时候也没法站出来。

    朝会之上,死一般的安静,所有人都在等着嬴帝的回答。

    这个万年祭仪程的大方向,到底是哪边。

    嬴帝似是没有思考太久,缓缓道。

    “就按照卿家后一种方案来办吧。”

    所谓的后一种方案,便是以有储君为基础的仪程规划。

    “臣,遵旨。”秦阳揖手一礼,退了回去。

    没有明打明的表明,立大帝姬为储君,可是这个,在所有人看来,便是最后一步铺垫了。

    按照这么做,那到时候肯定是要有储君监国,如今放眼皇室,也就大帝姬一个人有这个资格。

    几个月之内,正式的加冕,必然要先行举行。

    剩下的时间,秦阳便耷拉着眼皮,躲在一旁装死人,再也不说话了。

    听着那些装作没听懂的人,又开始继续争论大帝姬是否可以成为储君的事,但这已经是最后的挣扎了。

    秦阳自问算是比较了解嬴帝,在知道嬴帝本尊不在的情况下,他会比其他人更容易了解嬴帝会怎么做。

    嬴帝之前问过嫁衣是否想要当储君,嫁衣回答不想。

    不想和有需要的时候,是否愿意,完全是两码事。

    现在大嬴需要一个储君,嬴帝就不会去考虑,嫁衣到底想不想。

    她能听话,能去做,去做好就行了。

    心里怎么想的,嬴帝不在意,换做如今在场的其他人,这些人心里想什么,嬴帝也一样不是太在意。

    朝会结束,秦阳溜达着走出宫城,看到一个年轻的御史,远远的啐了一口,秦阳呵呵一笑,不以为意。

    到底还是年轻啊,这里随便拉一个当做靶子喷,都比喷他强。

    不理会他,理他反倒是让他碰瓷成功了。

    出了宫城,秦阳老老实实的去礼部坐班,开始安排工作,至于储君的事,只需要等候消息便好。

    一切都已经顺理成章。

    两个月之后,秦阳将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准备好,趁着朝会,前去报备的时候,嬴帝便当众宣布了结果,立大帝姬嬴盈为皇太妹。

    加冕仪式,也由秦阳来操办。

    而这些,秦阳也早就列好了程序,在嬴帝宣布完了之后,立刻就开始让礼部的人开始操办。

    一个月之后,嫁衣正式成为了皇太妹,可以入主东宫,等到万年祭的时候,嬴帝离开离都,身为皇太妹,便要在东宫监国。

    一切都很顺利,晚上,回到了大帝姬府,这应该是她最后一次在这里住了。

    从明天开始,便要进入宫城。

    嫁衣一袭简单的长裙,不施粉黛,头发如瀑披在脑后,坐在后花园的石凳上,而秦阳坐在她的对面,拿出了几乎已经快要喝完的醉生梦死,给嫁衣斟了杯酒。

    “敬你一杯。”秦阳举杯,一饮而尽。

    嫁衣笑了笑,饮尽杯中酒,遥望着明月。

    “今天嬴帝给我了一门法门之中的一卷,那个法门叫做铸道庭。”

    嫁衣一挥手,一卷竹简摆在了石桌上。

    竹简上有三个古体大字,当看到这三个字的瞬间,脑海中便瞬间明白那三个字是什么。

    阿房宫。

    阿,古意曲处、曲隔、庭之曲。

    所谓阿房宫,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铸就如此道宫,大概跟嫁衣的性子不太相符。

    倒是如大明宫卷那般,巍巍丹凤三十丈,气冲牛斗炫金芒,更符合嫁衣的性子。

    嬴帝给了嫁衣这卷,的确算是认了这位新储君,而不是先立下当招牌。

    秦阳没去碰阿房宫卷,可是只看到了那三个字,却已经自然而然的知道了一些介绍,这是他在摸到大明宫卷时,根本没有的东西。

    铸道庭起始第一卷,便是从道宫开始,根本没有前面的,纵然是皇室成员,成为了储君,可若是修为还不到道宫,连修行入门的资格都没有。

    秦阳看着这卷竹简,沉吟了片刻。

    “你想要去修行这个么?”

    “不想。”嫁衣回答的很干脆,以大嬴神朝为基础,修行铸道庭,绝对比经典还要强,可是同样,这也是巨大的束缚,根基便会坐落在大嬴神朝。

    她不是嬴帝,没有那种雄霸大荒的力量,这种根基便是不稳定的。

    秦阳沉吟了好半晌,忽然道。

    “你先看看,别急着修行,等到过些日子,我会给你一个解决的办法。”

    离开了离都,回到了绝地庄园,金猪还在自己熬汤,人偶师自从上次去幽灵拍卖会当保安,现在也还没回来,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反正他是肯定不会死的,秦阳也不太担心。

    遥望着月色,秦阳伸出手,书蠹落在他的手指上抖动着翅膀,如今书蠹,恍若一直黄金铸造的金甲虫,看起来很有金属质感。

    它的体内,储存着无数的法门,其中就有从万法之书里吞噬掉的那些。

    看到了有关盗天诀的部分,当时被书蠹吞噬下去,化作无数杂乱信息的盗天诀,已经演化的差不多了,快要恢复成原本的样子了。

    按照当初的说法,想要修盗天诀,是没法看到里面内容的,必须要盗到里面的内容。

    他直接将那枚珍贵的传承,当做粮食喂了书蠹,反倒是无形之中达成了这个条件,如今这个法门就快要露出真面目了。

    先修盗天诀,再以铸天庭里的法门,铸就道宫,根基便依然是自身,利用的只是法门,利用的只是神朝之力而已。

    可坏处便是需要他自身的根基,极其强大,才能作为基础承载这座远超一般修士的道宫。

    秦阳倒是不怕,他的根基,承载号称千宫之宫,最大最宏伟的大明宫卷,也已经足够了。

    这样做便不会像嬴帝那般,自身根基便是大嬴神朝,大嬴神朝疆域有损,便是他的根基有损,若开疆拓土,他的根基也会更加稳固。

    若是他将盗天诀传给嫁衣,嫁衣自然也不用担心铸道庭附带的缺陷,不会被绑死在大嬴神朝,大嬴疆域也不会成为她的致命破绽。

    可是,同样的,她自己的根基,承载大明宫是肯定不够的,那卷风格不太一样的阿房宫,反倒是应该可以。

    现在的问题是,要不要传盗天诀给嫁衣。

    这是盗门门主的法门,也只有门主有资格处理,他只要修行了,就等同于应下了门主之位,到时候他想传给谁,也是他说了算。

    蒙师叔之前就说过了,他将嬴帝本尊坑惨了,已经有资格成为门主,只要他愿意。

    应承了就要承担起责任,这种关键的东西,秦阳也不会死皮赖脸的不认账。

    一夜过去,秦阳睁开了眼睛,到底选择虚空真经,还是选择大明宫卷,他已经想好了。

    那就是当一个成年人,全部都要。

    增强实力,先活下去才最重要,不修虚空真经,接下来的计划,没法进行,而按照心里的计划,大明宫也必须要。

    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反正能先解决目前的问题,后面的事情,后面再说,眼前的问题不解决,就没以后了。

    先开始修行虚空真经,将其入门,在他还没确定自己是否算入门的时候,白玉神门就已经告诉了他答案。

    白玉神门,史诗级加强。

    以他现在的境界,少说增加了闭关上千年钻研参悟的时间。

    秦阳看着充斥玄奥,恍若真理之门的白玉神门,神情恍惚,到底还是来了啊,随着修炼虚空真经深入,再加上别的法门,他参悟透白玉神门的时间,预计会暴涨到四五千年的时间。

    这还只是有效参悟的时间而已。

    做到了这一步,他就没什么退路了,只能紧着先推开黑玉神门这条路,一路走到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