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双[快穿] > 章节目录 40.玄幻之凤凰
    此为防盗章  最能直接感受到这种关系变化的, 不是阮白也不是负云深, 而是校草。

    这个可怜的出场八章也依然没有名字的阳光boy, 突然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 碰见这两个人的次数急剧上升。

    当然这不是令他感到最痛苦的,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 这两个自带扫把精体质碰见一次倒霉一次的人, 每次看见他都是一脸呵呵的表情。

    校草感觉自己委屈死了。

    他做什么啦??还有没有天理啦??

    这种被倒打一耙无处伸冤的憋屈感, 终于在十七年后,找上了这个一直过得无忧无虑的男孩。

    校草坐在图书馆前的台阶上, 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

    校园世界其实很简单,只要男主角跟女主角没有真正认识, 那后来的伤害就不会再到来。

    阮白虽然个性绵软,在班级里受到不少欺负, 可在负云深的耳濡目染之下,也渐渐学会了反抗。

    仍然会有人没有理由地找她麻烦,但因为有学姐在,她已经有了面对的勇气了。

    今天她难得的没跟负云深在一起, 而是一个人来到了图书馆。

    她急着去图书馆找一本资料,也就没注意到, 刚刚路过台阶时经过的那个人是她从前暗恋许久的校草。

    校草盯着她急匆匆的背影,眯着眼睛, 露出了一个蜜汁笑容。

    他终于有机会问个清楚了!

    碍于另一个看起来很凶残武力值ax的学姐的存在, 他一直不敢去问个明白, 自己到底怎么得罪她俩了。

    若是别人他也不会太在意这种事, 毕竟身为一个万众瞩目的校草,他很忙的!

    可是这两个人不一般!任谁在发现看见别人倒霉一次之后也不能对这个人保持无动于衷!

    校草快步追上阮白,一把拉住了她。

    迟迟未回到正轨的命运齿轮,在寂静的时空中轰然运转起来。

    阮白看着校草,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请问你有什么事?”

    校草说:“我有一件事情要问你。”

    阮白:一脸懵逼。

    “啥?”

    校草深吸一口气:“我想问你们,为什么每次我碰到你们都很倒霉?”

    这话一说出口,校草心里咯噔一下,糟糕,问错了。

    不该用这种方式问的。

    果然,听了这话的阮白脸色立刻有了变化:“……虽然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

    阮白到底还是个好人,没把“我怀疑你脑子有问题”这句话说出口,只用眼神表达了这个含义。

    校草挠挠头:“那个…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很想问,我有得罪过你们吗?为什么每次看见我都好像我得罪过你们的样子。”

    阮白:“可是我们并不认识你呀,可能是你想多了吧…”

    校草:“……”

    仿佛膝盖中了一箭。

    他认真回忆起每一次碰面,将记忆梳理了一遍之后,发现除了负云深会对他露出那种高深莫测的表情,阮白是真的,完完全全,一点都没有在意过他!

    得不到答案,校草一脸淡定内心日狗的走了。

    他们两个人都以为这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小插曲,完全没想到,会有人将这一幕忠实的记录下来。

    在高三的某个班级里,系统对着负云深说:“哎呀,女主角跟男主角碰面了。”

    昏昏欲睡的负云深一下子惊醒,硬生生徒手掰断了钢笔:“什么?”

    而在另一边,有几个女生围在一起,看着相机里的画面。

    “校草居然拉她的手!”明明拉的是袖子。

    “校草居然对她笑了!可恶,校草都没有对我笑过!”

    “啊啊啊我们校草小宝贝真是无论什么时候看起来都好帅啊!就是旁边这个女的太碍眼了,她是谁啊?居然敢给校草摆脸色?”

    几个人大呼小叫完,交换了一个彼此心知肚明的眼色。

    看见负云深的怒气即将满槽,系统又说道:“不过没关系,他们已经分开了,目前没检测到异常!”

    负云深垂眸,淡淡道:“是么。”

    阮白在图书馆待了半个小时,出来之后看见几个女生站在大门外,似乎在等谁的样子。

    阮白自然不会联想到她们是在等自己,便想绕开她们,回到教室。

    然而就在她准备这么做的时候,几个女生围了上来,将她堵在角落:“你就是阮白?”

    阮白不明所以地点头。

    为首的高大女生突然伸手,用力攥住阮白的手腕,力气太大让阮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女生笑笑:“有啊,有很重要的事呢。”

    阮白从来不知道看起来富丽堂皇的学校居然也会有这种地方。

    她蜷缩在仓库角落,铁皮墙因为年久失修,已经斑驳不堪,随便蹭蹭就能在衣服上染上一大块肮脏的痕迹。

    糟糕透顶了。

    没有比这还要糟糕的事情了。

    阮白徒劳无功地挣扎了几下,发现挣不开绳子之后又颓然地靠在了墙上。

    十分钟以前,那群女生以勾引校草为理由,不管不顾地把她拽进了这个废旧的仓库,女生紧抓着她的头发,迫使她抬起脸:“很不错嘛,长成这个样子,也有勇气出来勾搭别人了?”

    阮白试图解释,可是没有用的,没有人真的在乎她是不是认识校草。

    校园,说天真也不天真,说残酷也不残酷。

    这个时期的绝大多数少年少女都有些孩子气,偶尔有自以为成熟的,也不过是向往成人理智的模样,所以努力向此靠近。

    但还有一些人,游离于人群之外,视规矩与教养如无物,外表看起来是追求着不做作的真性情,然而说到底,也不过是为自己恶的本质寻一个看起来漂亮动人的理由而已。

    阮白被几个女生轮流欺凌,她的脸被粗暴地按在地上,女生们让她跪下,阮白没有听,就被恶狠狠地一脚踹倒在地上。

    太奇怪了。

    为什么我会经历这些事情?

    阮白不明白,整个大脑都用来感知来自外部的痛苦,就没有余力来思考别的事情,她咬紧了牙避免自己发出求饶的呜咽,整个过程她已经记不清了,大脑似乎替她做了选择性遗忘的决定,到最后来,她能记得的,不过是女生们将她双手绑在背后,在锁起仓库大门之前,轻蔑地对她笑着说:“这回你能认清你自己了吧?”

    认清自己?

    阮白的大脑混沌一片,她分不清这些女生到底是单纯为了发泄自己内心的恶,还是真的为了校草。

    阮白从仓库的缝隙里看到一束光,光里有无数相伴起舞的浮尘,然后这束光慢慢从耀眼转为了黯淡。

    来个人救救我吧,随便谁都好,只要有人能发现这里。

    阮白想着,眼泪不知不觉流了满脸。

    负云深便是在这时赶来的。

    当她发现无论如何也找不到阮白的时候,心里已经有不好的预感了,可是询问系统,系统也只告诉她监测不出异常。

    系统不会骗她,如果真的监测不到,想必也是命运做的手脚。

    负云深跑遍了明光每一个角落,直到来到了这个被废弃多年的仓库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