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斩邪 > 正文 第九十四章 :佛灯示警,故人多仇
    画舫经过精心设计,甲板进去,就是一个偌大厅堂,摆着一张张桌子和椅子穿过厅堂,后面是一间间独立厢房雅室船尾所在,属于姑娘们的住处,不足为外人道也。

    整体看来,就是一个“登堂入室”的程序过程。

    进入里面,找一张空桌子坐下,立刻有跑堂过来招呼,问要吃喝点什么。陈三郎点了几样小吃,又叫了一壶酒。

    周何之道“道远,其实不必如此,太破费了。”

    古临川听着价格,眼皮不禁有些跳,这一顿乐子,耗费够平常吃喝半个月了。

    陈三郎笑道“难得机会,见一见这风花雪月也好。”

    两人便不再言语在这个世界,士大夫阶层不品风月,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已成为骨子里的一种习惯。平日里人情交际,想要体面,都得选择在烟花之地进行,听听曲儿,聊聊事情,才有氛围情调。

    今晚的秦淮特别热闹,适逢三年一届乡试年,又刚考完乡试,数以百计的士子考生纷纷蜂拥而至,进行放松式的狂欢。

    随着时辰渐晚,画舫客满,开始解开缆绳,慢慢顺水漂游。

    陈三郎望向窗外,能见到远处扬州城墙牌楼上的一排大红灯笼,再看远些,城中两点光华莹莹,互相挨着,极为高远,仿佛悬挂于半空中一样。

    那是飞来峰和山色塔峰顶和塔尖上各竖立着灯塔,每到傍晚时分,便有专人上去点燃灯火。发出光芒。

    陈三郎看着这两点灯火入神,见它们一闪一闪的。其中似乎蕴含着某些玄奥之处。

    嗡!

    视线中的两点灯火猛地一阵摇曳,火苗猎猎。勾勒成两个字字形奇特,不是夏禹王朝的字符,而依稀是梵文。

    见此异象,陈三郎吃一惊,差点失声叫出声来。这一动,视线中的景观消失,恢复正常。但他明确这并非幻觉,一颗心不禁砰砰地跳得急促。

    与此同时,山色塔第十层。黑暗中,一位老僧竟手持一把扫把在慢慢扫着台阶。他若有所感,抬起头来,两个瞳孔精光爆射,如同两盏明灯。随即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下一刻,赫然已出现在十八层的塔顶上,双目炯炯,凝视着那盏灯火。内心震撼无比“佛灯示警,它照到了什么?”

    在法旨中,这可是不祥之兆。

    身在高处,风萧萧。竟让他莫名感到几分寒意,站立着,目光看往飞来峰。随即越过去,看到更远的秦淮河上入夜。秦淮河灯火璀璨,煞是美丽。

    “道远。怎么啦?”

    周何之见他面色有些异样,开口问道。

    陈三郎定下心神“没事,来,咱们喝一杯。”

    “哎呦,老周,你怎地在这里喝上了?”

    突兀一把声音响起,见到一群士子来到,领首一人,年约三旬,长身玉立,锦衣玉带,风采非凡,被一群人前呼后拥地簇拥着,像是天上被群星围绕的月亮,教人心折。

    周何之面色一冷“原来是魏兄。”

    那魏兄后面站立一名彪形汉子,应该是侍卫,当即喝道“无礼!魏大人虽然微服出行,但岂是你一介书生所能称兄道弟的?”

    周何之面色大变,然而想及对方身份,不敢发作,只得站起身子,弯腰拱手,俯身下去“学生见过魏大人。”

    那人哈哈一笑“这一声魏大人听得痛快,老周,十年前你没想到会有这一遭吧。”

    笑着,大踏步穿过厅堂,往后面厢房去了。他乃贵客,自有乖巧的跑堂奔前忙后地热情招呼。

    周何之神态惨然,倒一大杯酒,一饮而尽。

    陈三郎沉吟问道“老周,你认识他?”

    周何之面露苦笑,说道“魏了名,我第一次参加乡试的时候,和他同期。其出身扬州魏家,乃是州郡书香门第,甚有来头。那时候,只怪我年轻气盛,在一次士子聚会中出言恶了他,结下恩怨。”

    陈三郎听着,又问“然后呢?”

    周何之叹息一声“然后在那届乡试,我名落孙山,而他青云直上,中举,得进士,入翰林院,屡得提拔,如今应该已是侍读学士了。”

    侍读学士是在翰林院从事文史修纂的闲职,但品阶达到从四品,相当高。这样的闲职一旦得到外放机会,很可能获得实职大官,比如知府。

    古临川问“那他怎么回扬州里来了?”

    周何之回答“见其这番春风得意的模样,大概是要回扬州担任实职了。”

    古临川听见,莫名羡慕。

    周何之笑容凄凉“魏家祖辈都有人当官,魏了名的爷爷曾官至礼部侍郎,他父亲是国子监祭酒,有这样的爷爷和父亲庇荫,咱们羡慕不来的。”

    说罢,又是一大杯酒,可惜饮酒消愁愁更愁。

    朝廷设立科举,文章取士,让出身寒门的士子们拥有了一个鲤鱼跃龙门的大好机会。然而科举之路,荆棘满布,不知多少满腹才华的读书人都被隔挡在外,抑郁一生。就算披荆斩棘,金榜题名,但仕途之路,却更加坎坷,风波险恶。到了这一步,若无依仗靠山,也是一辈子屈身底层的命。

    古临川喝着酒,眼光不由瞥向陈三郎,心道在学院时,道远颇得学政大人青睐,自有大好前程

    他哪里知道,杜隐言突然中风,不说继续做官,后半生的生活都很成问题了。

    周何之接连喝了两杯酒,有些醉意涌上心头,面皮红了起来,对陈三郎道“道远,你的才学毋庸置疑。然而吾辈读书人,人情世故才是最重要的饭食。头角峥嵘易碰头,当碰得头破血流,这人,就会死的。”

    说到“死”字,有着入骨的凛然之意,显然包括了他极其深刻的经历感悟道理在里面。

    其少年算得志,但接连考了数届乡试皆铩羽而归,所有的心头意气都被扑灭了。想到这一届乡试很可能又是一场空,更是万念俱灰,觉得无颜再回去面对家中的妻子儿女。

    周何之的家境,原本属于小康之家,然而屡考不中,耗费巨大,家境就慢慢败落下来,很是窘迫。为了参加这一次乡试,已经欠下一笔外债。今晚来秦淮,也就是打着告别的念想,花一些钱,最后看一看罢了。没想到会在船上遇见过往的“仇人”,蒙受屈辱。

    陈三郎手拈一根筷子,突然往瓷杯上一敲,“当”的一响,十分清越。

    脆声入耳,周何之心头莫名一震,一下子醒神过来,不禁额头见汗话说刚才倾诉内心苦闷,心灰意冷,真想一头跳下秦淮河算了。眼下被陈三郎敲醒,大感后怕要是自己真得寻了短见,家中妻儿老小该如何是好?

    对着陈三郎,心怀感激。

    陈三郎微笑地道“老周,人生际遇本就无常,或许一天,反会是那魏了名俯身在你面前,口称大人了呢。”

    周何之苦笑道“道远你就不要取笑我了,罢了,人各有命,得安命才行。”

    古临川忽道“道远,刚才跟随在魏了名后面的一群人中,我看到了秦羽书他们。”

    陈三郎点点头“我也看见了,诚如老周所言,吾辈读书人,人情世故才是最重要的饭食。他们去寻食,没甚奇怪的。”

    虽然不知道秦羽书怎么跟魏了名厮混在一块,不过士林圈子,本就一圈套一圈,说小不小,说大不大,以秦羽书善于钻营的性子,攀附上魏了名也很正常。

    他和陈三郎虽然同一蒙师,同窗同乡,可经历过一系列的恩怨,早就没有什么情谊了,仇恨倒有些。

    画舫中部一间甚为宽阔的厢房中,摆开三大桌,坐满了人,其中魏了名当然是不折不扣的主角,坐在上首,屡屡有士子上来敬酒。

    喝了几杯酒后,魏了名忽然问道“刚才大厅之中,和周何之坐在一起的士子谁认识?”

    厢房中顿时安静下来。

    秦羽书闻言,心中大喜,他正愁自己是外来人,难以融进魏了名这个圈子,借靠不住关系,现在可是一个大好机会,连忙站起,恭敬道“魏大人,学生知道。”

    魏了名看他一眼“哦,说说看。”

    秦羽书当即一五一十说了,其中特别强调陈三郎的身份来历,最后说了句“据学生观察,这个陈原深得学政大人青睐,才能以新晋秀才的身份获得今届乡试资格。”

    魏了名一听,忽然哈哈一笑“原来走的是杜隐言的路子,呵呵,可惜呀,他抱错大腿了。”

    秦羽书不明所以,不知道他为何这么说一州学政,可是实打实的大员。魏了名虽然眼看要外放回扬州管辖下的府城担任知府,可比起学政来,还是差了一截。

    魏了名慢慢抿了一口酒,悠然说道“杜学政前一阵子中风,半身不遂,这学政一职,是做不了的了。这个消息,估计乡试放榜后才会广而告之。”

    秦羽书一听,呆在当场,心里百味交集,但更多的,却是一阵莫名的窃喜哈哈,陈原,你的后台倒了,你的好日子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