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斩邪 > 正文 第九十五章 :欺人太甚,大闹酒席
    第三更可能比较晚,大伙儿不等的话早些休息吧,明天再看书友群200702009继续招兵买马求妹子!

    夜幕如布,点缀上星辰,画舫生意开张,丝竹弦乐开始弹奏,靡靡之音,酥麻入骨。

    画舫厅堂之中,也能听曲儿,在上首处摆开阵仗,拉的拉,弹的弹,吹的吹,一位长相清秀的姑娘坐在那儿,亮开嗓子,第一阙便是唱:“曾宴桃源深洞,一曲舞鸾歌凤长记别伊时,和泪出门相送如梦,如梦,残月落花烟重”

    一唱一和,倒也不错。

    其实上得画舫,大部分人都是听听曲,喝点小酒,不涉皮肉之事最主要的原因是,实在太贵了。一度,苦干几年,难以承受得起。

    听着丝弦音律,周何之郁闷的心情有所缓解,微微闭着眼,手指在桌上轻轻敲着,跟着拍子。

    “周何之,我家大人有请!”

    忽然间,先前跟在魏了名的那个彪形汉子走过来,双手抱胸,斜眼瞥来,冷声说道。

    周何之面色一变:“什么事?”

    汉子冷笑道:“我家大人说了,十年前诗会比试,他输给了你,今夜月朗风清,想再跟你切磋切磋。”

    周何之忙道:“过去的事,周某早不记得,至于切磋,我自愿服输。”他心里已打定主意,一等乡试放榜,没有考上的话,就返回家乡开个私塾平平淡淡过日子。这个时候,哪里还敢和权贵起冲突?

    汉子不置可否:“你想认输。也得亲自到大人面前去认输,跟我说没用。”

    周何之面色一阵青白:看样子。这魏了名睚眦必报,今晚是绝不肯轻易放过自己的了,不狠狠羞辱一番,不会善罢甘休。

    旁边古临川忿然道:“莫要欺人太甚。”

    汉子眼睛一瞪,两只蒲扇般的大手搓在一起,指节发出爆黄豆般的噼里啪啦声响:“阁下想打抱不平?”

    古临川心一颤,这一下秀才遇到兵不,应该说是秀才遇到官,更无地说理儿去了。

    “阁下想殴打士子?”

    淡然的声音。出自陈三郎之口,他坐在那儿,腰杆很直。

    汉子为之语塞他身后虽然站着一位大人,可当众殴打士子这等违反律法的事,可不敢乱来,冷哼一声,道:“周何之,我劝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周何之暗叹一声,便要起身:“我跟你去。”

    一只手忽而搭在他肩膀上。陈三郎的手:“老周,我要是你,就不会过去。”

    周何之苦笑道:“道远,此事与你无关。我不愿连累你和临川。”

    陈三郎道:“你是我的朋友,这事就和我有关。”

    汉子不耐烦地道:“陈道远,你最好少管闲事。实话告诉你。杜学政前些日子突然中风,已辞官致仕了。”

    此言一出。诸人皆惊。

    周何之和古临川都认为陈三郎得到杜隐言赏识青睐,抱到金大腿。所以言行举止云淡风轻,并不害怕魏了名,心里也暗暗存着希望,希望能通过这一层关系,能帮周何之摆平此事。

    然而现在听说杜隐言中风倒下,已不是扬州学政了,这一分希望顿时化为泡影。

    俗话说“人走茶凉”,杜隐言病倒丢官,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更不用说来照拂陈三郎,以及陈三郎的朋友了。

    关系实在疏远得脸红。

    陈三郎面色一变:“什么时候的事?”

    汉子察言观色,心中得意,懒洋洋回答:“八月初七晚上。”反正这消息也不算机密,很快就公布,此时说出来也无妨。

    “八月初七晚?”

    陈三郎有些失神,嘴里喃喃道:“那就是乡试第一场第一天了,那一晚,秋风秋雨,秋意煞人,有一股入骨的凉意”

    他清醒地记得当时的情况,睡到半夜,突然被一股入骨寒意惊醒这是发自内心的寒冷,绝非气候所然。

    寒意来得突兀而凶猛,仿佛是一次警兆。

    陈三郎很快就联想到被道士施展秘法掠夺气运的事来,只不过当时不知道具体因由,现在听说杜隐言恰在那时候出事,脑海当即冒出一个大胆的设想:杜隐言会不会是另一粒种子,另一头猪崽?

    相当有可能。

    杜隐言官运亨通,青云直上,年纪轻轻便担当一州学政,三品大员,命气时运简直如同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一般。

    以前不觉得这份履历有什么,现在一想,却是疑点重重,仿佛背后有一只无形的手在一路推动,推着杜隐言坐到学政宝座之上。

    此时猪已肥,可以亮刀宰杀了。

    陈三郎本就怀疑,对方不可能只对自己施展秘术,如今杜隐言之事佐证了这一猜想,只不知道,是否还有第三个更重要的是,杜隐言爬得高摔得重,最后落得悲惨凄凉的下场,却在警醒着自己

    他,在未来的日子将会成为第二个杜隐言。

    周何之见陈三郎面色,以为他因为杜隐言出事而大受打击,便道:“道远,你和临川梢坐,我去去便来。”

    陈三郎突然长笑一声:“老周,我陪你过去。”

    就起身,与周何之并肩走。

    汉子也不阻挠,心里冷笑:“自找苦吃,怨不得人。”

    古临川面色几度变幻,一咬牙,也站起来,离开座位:“何之道远等等我。”

    陈三郎笑道:“临川,你就不怕这一去就回不来了?”

    古临川憨然地摸了摸下巴:“你不怕,我就不怕。”

    周何之心中大为感动,但这时候。也没必要说什么客套说话了。

    三人跟随汉子进入魏了名的厢房,里面推杯换盏。气氛热烈。魏了名所坐的桌子人数最少,只有五人。都是和他交好的友朋,才有资格一起坐。至于秦羽书那些,属于后生小辈,只能靠边坐。

    众人见到汉子带着三人进来,脸上神色各异,有好奇的,有幸灾乐祸的,有惊讶的。

    本以为只是周何之一个人来,没想到来了三个。

    秦羽书看着陈三郎进来。心花怒放:此子果然有傻气,这件事也敢来掺合,杜学政已倒台,再没有人替他撑腰,若得罪了魏了名,真是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汉子走到魏了名身旁:“大人,人带来了。”

    魏了名头也不抬,“嗯”了声,也不理会。自顾和坐在身边的一位姑娘调笑他让人带周何之来,本就是为了狠狠羞辱对方一番,报陈年恩怨。现在把他们晾在厢房里站着,看起来挺有趣。

    坐在他身边的姑娘身形窈窕。面泛桃花,手执一把扇子遮住半边面容,做出一副欲拒还迎的娇柔态势来画舫上的姑娘。身在大染缸,说什么冰清玉洁。都是傻话。基本上每一个姑娘都有些绝活,用来哄客人开心。从而得宠,否则的话,如何能立足?

    就说这一位,平常练就的功夫就在这种大姑娘上花轿的姿态,娇媚中带点羞涩,半推半就,不知让多少贵客欢喜,大把银子撒下来。

    魏了名果然被她撩拨得心痒痒,若非房中人多,早一把扑腾上去,将其扒个精光,然后剑及履及。

    对于这个遭遇状况,周何之早有预料,叹息一声,干脆闭上眼睛,完全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

    陈三郎突然一声冷笑:“子是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魏了名不甚明白“中山狼”的含义,不过这两句话颇为直白,稍一思索便清楚意思所指,当即拍案而起,怒道:“你说什么?”

    大人发怒,身为随从当然得充当马前卒,那汉子面目凶悍地走来:“你敢辱及我家大人!”

    陈三郎丝毫不惧:“圣贤曰: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这等小肚鸡肠,披着虎皮报私仇之辈,也配当大人?”

    这一番话说得更加直白,没有半点掩饰,几乎等于站在魏了名身前,抡起巴掌抽脸了。

    房间中的众人无不惊呆,有人嘴里含着酒,嘴巴惊诧得张开,酒水流淌出来不自知有人手里拿着肉,举起了却因为失神一下子塞到鼻孔里去了

    大胆包天,胆大妄为,真是吃了虎心豹子胆啊

    一刹那,众人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辞来形容陈三郎了。

    陈三郎本身为秀才有着功名不假,是应试士子不假,有可能中举不假,但现阶段,他毕竟只是一个士大夫阶层最低级的小小秀才,出身寒门,靠山倒台,他竟敢指着一位板上钉钉要当知府的官员唾骂,这样的人,是怎么活到及冠之年的?

    周何之和古临川也是张口结舌,他们平时和陈三郎相处,知其年少有锐气,腹有诗书,可也万万没料到他胆子大到了这个份上。应该是刚才陈三郎喝了酒,酒气壮胆,才会当面斥责魏了名。

    “苦也”

    周何之暗暗叫苦,这一下祸端闯大了,再无法善了。这么一闹腾,陈三郎想置身事外都不可能了。

    “是我连累了道远他们”

    心中忽然萌生愧疚来秦淮河是他的主意,和魏了名结怨也是他的问题,如今却将陈三郎和古临川牵扯进来。

    魏了名怒极而笑:“陇五,你还等什么?”

    那名叫“陇五”的侍卫汉子得到主人明确的指示,当即狞笑一声,双臂张开,如狼似虎般扑来。

    周何之和古临川大惊失色,下意识后退,陈三郎不退反进,踏前一步,左手叉开三指,不偏不倚地按在陇五胸间。

    呃!

    本来凶神恶煞的陇五神色一滞,噼啪一下倒在地上。

    满满一厢房的人,顿时鸦雀无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