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狂妃难驯:逆天炼魂师 >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又被看光了
    语气平平,却带着一股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失落。

    简单地收拾了一番屋子,这对于一向娇生惯养的她来说,简直就是个技术活。

    等把一切都打扫完后,倾月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为毛她不去叫云常林安排人来打扫,而要自己动手?

    双手插腰,气鼓鼓地瞪着房间一会儿,倾月才像泄了气的皮球般敲了两下自己的脑袋,猪!

    夜幕降临,当阎凌君回到绿萝院,看到房里亮着的灯光后,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她回来了。

    推门进屋,就听到一阵轻哼的歌声从屏风后传来,还伴随着一阵哗啦啦的水声。

    阎凌君晶亮的眸色瞬间一暗,脚步也不自觉地放轻了下来,一步步朝着屏风后走去。

    当看到屏风后的美景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只见屏风后面,倾月正从浴桶里站起来,伸手想要去拿衣架上的衣服。

    轻快的哥声戛然而止,所以动作瞬间定住。

    倾月很不在状态地瞪大了眼睛,就这样盯着阎凌君看了好一会儿。

    四目相对,两相无言,谁也没有说话,谁也没有动。

    应该说,他们都忘记了要反应。

    直到……

    “哗啦啦。”

    两行鼻血从阎凌君鼻间倾泄而下,倾月才反应过来,自己被看!光!了!

    “啊,流氓!”

    一声尖叫划破长空,直逼苍穹,倾月一手捂住胸前,一手抓起旁边的衣服,条件反射性地朝着阎凌君兜头砸了过去。

    随后扑通一下坐回浴桶里,溅起一地水花,把仅露在外面的头淋了个透心凉。

    “出去,你个臭流氓出去!”

    妹的,这家伙不是还没回来吗,她不就是打扫房间把身上衣服都弄脏了,再加上一路赶回来太累了,所以想泡个澡吗。

    这家伙是打哪冒出来的,妹的,搞突袭!

    啊啊啊啊啊,她的一世英明啊啊啊啊,全毁了!

    在某女连轰带炸的狮吼功下,阎凌君终于回过神来,一把扯下盖在头上的衣服,一手鼻子就转到了屏风外。

    仰着头,狠狠地唾弃了自己一把,出息了。olnk

    居然看一眼就流鼻血了,又不是没看过,至于吗,丫的丢脸丢大发了。

    手上的衣服传来少女独特的馨香,阎凌君一阵心猿意马,仰着头也无法止住那狂喷的鼻血。

    脑海中不断回响那姣好的身躯,身姿曼妙,肤如凝脂,吹弹可破。

    妈的,鼻血越流越凶了!

    听到身后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好不容易地止住鼻血的阎凌君感觉鼻间一热,赶紧将脑海中那些浮想联翩的画面给甩了出去。

    转念一想,不对呀,那是他的女人,他看了就看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又不是没看过。

    于是乎,某男很无耻地转身,再次朝着屏风后走去。

    倾月刚刚没多想,条件反射性地将手中的衣服给扔出去了,现在才发现她身边没有衣物,于是起身,想要去衣柜重新拿一套。

    却不想才刚一起来,某流氓又折了回来。

    寂静,全世界的声音都被抽走的寂静。

    刚刚还只是半裸的倾月,此时已经完完全全暴露在了阎凌君面前。

    “啊,阎凌君你给我去死!”

    狮吼功再次发作,倾月抬起纤纤长腿踹向前面的浴桶,夹杂着无尽的恼羞成怒,朝着阎凌君狂轰烂炸而去。

    那强大的爆发力,直接把阎凌君给轰出了房门外,砰的一声关上门。

    阎凌君看着被浇了个透心凉的身体,苦笑,这媳妇儿太凶了,简直就是家暴啊。

    却不想他这想法才刚落,房门突然被人大力打开,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只强而有力的秀拳就结结实实地砸在了他的右眼上。

    “啊,谋杀亲夫啊你。”

    “你说对了,我就是要谋杀亲夫!”

    倾月说着伸出两根手指,恶狠狠地戳向阎凌君的双眼,“丫的老娘戳瞎你。”

    已经反应过来的阎凌君当即伸手,巧妙地将卸去她手中的力道,顺便将她的手给牢牢制住。

    “流氓!”

    倾月怒骂一声,抬脚就朝着他两腿之间踢去,敢占老娘便宜,丫的废了你!

    吓,来真的呀。

    阎凌君两腿交错间快速闪身到她的身后,顺势将人紧紧抱住。

    “别踢,不然你下半辈子怎么办。”

    暴怒中的倾月愣了一下,这关她下半辈子什么事呀。

    “咱们成亲以后你还要靠它侍候呢,不能踢。”

    带着点调笑的话语从身后传来,倾月脸刷的一下红了个彻彻底底,同时还有一股热浪直冲而起,绝对是羞的。

    “你个混蛋,放开。”

    “不放,你太暴力了。”

    “你丫臭流氓,去死。”

    阎凌君很无辜,“我怎么流氓了,不就是看了一眼吗,又不是第一次。”

    他不说还好,一说倾月的脸更红了,像足了一只红通通的热气球,随时都可能爆炸。

    “你你你你……”你了半天,硬是说不出话来。

    “乖。”阎凌君在她白皙的脖子上轻轻落下一吻,“你是我的,我看自己的女人怎么……啊。”

    “嘶,谋杀亲夫啊你。”阎凌君躬着身子,被迫放开了怀中的人儿。

    捂着被撞疼了的肚子,满脸幽怨。

    却不想某暴力女完全将他那控诉的眼神忽略个彻底,还抬起脚狠狠地往前一跺。

    “嘶。”阎凌君疼得龇牙咧嘴,“家暴,家暴啊。”

    倾月抡起拳头又要砸下去,对面的男人不闪也不躲,任由着她又打又骂。

    他不反抗,她突然不好意思打下去了。

    阎凌君抬眼看她不动,唇角斜斜勾起,“解气了吗,不打了?”

    倾月顿时怒也不是,不怒也不是,瞪着圆鼓鼓的大眼睛,就这样怒视着他。

    某无耻男嘴角笑意更大,看得某女心毛毛的。

    “既然不打了,那就轮到我了。”

    说着直接扑过去,擒住她的双手,顺势将人抵在墙上,不给她任何反应的机会,低头就吻上了那张想了一百多个日日夜夜的唇。

    “唔……放……流氓……唔……”

    直到将她吻得快断气了,阎凌君才微微放开她的唇,却没有离开,而是额头抵着她的额头,鼻尖挨着她的鼻尖,鼻息间所有的热气都喷洒到了她的脸上。

    带着一股不同于往常的热度,那是只为她而升起的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