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闻说风月 > 正文 情定太明殿,望结祁狄缘
    太明殿上,嵩耳负手而立,一派恭敬而毫不谦卑的姿态。他身后几十个人皮衣短打,一列排开,抱着抬着大小不一的箱子。

    嵩耳,你当真要娶我大祁的公主?

    在下本就是受父命,来谈修好,方才又偶遇了长公主,更惊于其明月之姿。心意甚决。

    嵩耳看着殿上的祁王,顿了顿,半转过身去,对着抱宝箱的一队人,抬起手划了个弧。

    在下是带着诚意来的,希望祁王好好考虑。

    祁王扫视了殿下一圈,眉头以不可察觉的速度慢慢皱紧了。这狄族的王子嵩耳,竟已经见过祁澜了?

    大祁五代以来,从未有过真正的王室公主送走和亲,而自己恐怕要开这个先例了。

    本来打算得好好的,随便选个宫女侍婢,封个外戚公主,送去遂了狄族的愿。可如今

    且不说大祁的颜面。徐氏阴毒,使得自己子嗣稀少,膝下独有祁澜一个女儿。

    虽然多年来并不亲近,但她确实是自己的血脉,多年来又有愧于她和她母妃。如今把她送去万里之外,于心不舍,于情不合。

    你回去告诉你父亲狄王吧,十年之后,寡人必定主动去与狄族商定和亲事宜。

    嵩耳听了祁王这话,嘴角一挑,露出丝顽劣的笑,带着笑,面上又多了几分不快,实打实的笑里藏刀。

    先前我狄助你抵抗外贼,这份情不知道祁王打算如何还?我狄既能帮你坐稳江山,自然也能——

    嵩耳话不说完,拖了个尾音儿,满脸张狂,他向前走了两步,离祁王愈发近了。

    唰——两旁的侍卫拔剑出鞘。狄王子!请退回去!

    嵩耳身后的随从们立刻撂了箱子,各自衣摆一掀,抽了两把短刀出来,举在身前,盯着那几名拔剑的侍卫。

    祁王依旧端坐在殿上。而整个大殿无人言语,双方久久对峙,形势紧张,一触即发。

    拐角突然钻出个人影儿,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太监猫着腰进来,被这剑拔弩张的情形吓得差点坐在了地上。

    祁王身边的大监神色自若的走过去,压低了声音喝道:没出息!说,怎么了。

    小太监出去后,大监回到殿上,俯在祁王耳侧道:王上,澜公主来了,听说嵩耳在里面,她便在殿外候着了。

    祁王还没答,嵩耳便高声道:祁澜,好名字。既然来了,祁王便让她进来吧,难道你们大祁的公主,连进殿的份儿都没有么。

    祁王心中有了数,澜儿来,大概便是不想和亲罢。寡人倒不信这大祁的公主会甘愿去那夷狄之地。

    眼神示意了大监,祁王道:大祁的公主不仅可以进殿,还可以做主自己的婚事。澜儿若是愿意去,寡人绝不拦她。

    嵩耳不做答,只是退回先前的位置,其余人也还剑收刀,紧张的气氛没了踪影。

    半晌,祁澜缓步入殿,雪白的大裘掩映她着玲珑身段儿,素洁无垢,步步生香。

    她还不到倾城绝代的年纪,却已经很有她母妃祁桑当年的风华模样了。

    祁王都不由得有些呆了。此前,半是心虚,半是愧疚,自己从未好好留意过这个女儿阿,她竟已要出落成人了。

    嵩耳与祁澜不过匆匆一面,却都已经在彼此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当祁澜见到嵩耳立在殿上,她惊得停了脚步。

    直到大监轻轻咳了一声,祁澜才回过神来,动作僵硬的给祁王请了安。

    她转向嵩耳,一个礼行也不是,不行也不是。脸色绯红,口中嗫嚅着不知要说些什么。

    嵩儿再忍不住,当着众人,仰头朗声笑了出来。随后他一抱拳,道:澜公主,又见面了。

    狄狄王子。祁澜面若桃花,低声道,回了个礼,便不再看他。

    一个局促的美人儿,总会让人心怀怜爱的笑一笑。就是祁王,也偏过头咧了咧嘴,暗自觉得女儿可爱。

    澜儿,父王对你多有疏忽,如今父王便补偿与你。这嫁不嫁去万里之外的狄族,全凭你的心意。

    祁澜恭恭敬敬,跪下长叩到地:澜儿不敢,父王做主。

    自己身为公主,去和亲是本分,是天理。这种想法在她脑中已经根深蒂固,她从未想过自己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不过这个轻佻的嵩耳着实搅得自己心中小鹿乱撞。

    俯在地上,祁澜心中茫然,好希望玉淼也在身旁,来告诉她话该如何说,事该如何做。

    她便按着一个公主该说的话,继续道,:若能定大祁与狄族安邦和乐,澜儿自然愿意。

    嵩耳眼风渡去,对祁澜一对纤细的肩膀爱到不得了,便想立刻上前,环着她肩,将她紧紧的抱住。

    祁王知道,祁澜懂事,却不懂此时的状况。

    澜儿,你可知道?大祁五代,有王室血脉的公主从不和亲。父王给你三天的时间,澜儿回去想一想罢。

    祁澜反应过来,有些懊恼刚刚说错了话,只得更恭敬的应了祁王,起身立在了嵩儿身旁。

    无论如何,我们狄族和亲,娶的就是真正的公主,祁王,先告辞。

    嵩耳对祁王抱拳,对祁澜一笑,转身带着随从,大踏步出了太明殿。

    遣退了侍卫,殿上只有这帝王家的父女俩了。

    澜儿。祁王开口道,父王希望你不要去,为了大祁的颜面。

    嗤,祁澜在心底嘲讽的笑了。

    口口声声让我自己选,到头来还是为了你的颜面,要把所有不能和亲的过失推到我身上。

    以后人们都会说,大祁那个长公主,死活不要和亲呢。

    自己与父王到底是生人,整个祁宫里自己在意的不过就是母妃和玉淼。

    父王心险恶,自己去了狄族,做了狄王妃,母妃才能在祁宫里安全的活下去。

    祁王大概不知道,祁澜心中弯弯绕绕的想了这么多,见她不说话,又道:寡人可以让你那个婢女去,什么淼来着?

    毕竟祁王,是真的只想听祁澜自己的心意。

    他也真的以为,祁澜是不想去。

    父王,容澜儿几天,澜儿回去想想罢。</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