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魍魉诡谈 > 正文 111夜魅(22)
    “另一方面,怪物女王滥用侦探公权力。”

    “还不都是一样?”

    “不一样,在这座恶梦馆里,侦探公权力完全排不上用场,你使用的黑魔法毕竟是借助外力,而怪物女王则是凭一己之力与你对抗。”

    沐清扬尝试做出最接近憎恨的表情,不知道成功与否。

    “所以说,你绝对是赢不过怪物女王的。”

    “我没有必要听你的审判。”

    钱显的不耐烦。

    “你刚刚说李晴一个人孤军奋战,有没有搞错?你不是一直跟在她身边吗?我看她应该马上出来见我才对……不要再躲着不敢见人啦!怪物女王!”

    钱最后大吼起来,他一闭上口,沉默与浓烟顿时包围了他跟沐清扬。

    一阵响亮的高跟鞋鞋跟敲打大理石地面的声响打破了僵局,不可思议的是,随着自信与朝气的脚步声,沐清扬自然而然的产生了信心,一切将如高跟鞋的主人所策划的一般:顺利破案。

    滚滚浓烟之中,戴着高礼帽、身穿燕尾服的美女登场,脸上泛着魅惑与邪气的笑容。当她再度摘下墨镜,即使是早已得知她真面目的沐清扬,亦不禁被她的美貌所迷惑。

    “你可以退下了,小沐,交棒吧。”

    仔细想想,其实钱是不可能成为全知全能的神的。如果他真的办得到,一定也可以让李晴成为温顺又听话的新娘,话又说回来,温顺又听话的李晴是否还充满魅力,这就得另当别论了。

    “那我出去了……你一个人真的不要紧吗?”

    “你放一百个心,快走吧。我说魔法师大人,我家小沐顶多是个跑龙套的角色,你就放他一马吧,跟一个小小的配角动气实在太没风度了。”

    钱以扭曲的笑脸回应两字的视线,他的确不把沐清扬这种货色放在眼里。

    李晴位于距离钱有十公尺的位置,网状丝袜包住的修长美腿以绝妙的角度站开,右手扶着手杖,左手叉着腰,这幅姿态想必足以撩拨起钱的依恋与欲望。

    “在火灾警报器响起,消防车赶到之后才纵火,这个顺序是不是有点不太对?”

    “没有办法,反正沐清扬也不打算永久住在这里。这栋建筑物瓦解了,在盖另外一栋更豪华的不就得了,当然是用人民缴的税金。这次就改名叫研习中心,你看如何?”

    钱笑道。隔着持续变浓的烟雾,沐清扬可以见到他部分的表情。

    不过沐清扬现在非得到外面去不可,他从玄关旁的通路,冲上最尽头的楼梯,来到可以俯视大厅的回廊,沐清扬匍匐前进来到栏杆处,低着身子观察下面的动静。一旁,头套着纸袋,全身被五花大绑的俘虏正不停的挣扎。

    “……你并不适合成为我的新娘,只是就这样杀了你实在太可惜了,少了你那动人的肢体与傲气真是一项损失;因此我决定,把你幽禁在另一栋‘恶梦馆’里好好饲养你,我要让你这个可恨的敌人乖乖服从我,在慢慢调教你快乐的方法。”

    “你大概s小说看太多了。”

    看来是一语中的,钱并未反驳,他才停顿一秒钟没讲话,李晴就得理不饶人,大肆加以嘲弄。

    “只不过随口说说,竟然被我料中了,原来你是个没有女人缘的男人!s小说说穿了就是一群没办法正经谈一场恋爱的窝囊废的变态妄想加以商品化,要当一个成熟的男人,就因该跟现实世界的女性建立对等关系才对!”

    “……我不想听你的批判。”

    钱感到很不是滋味的叫道。他甩了甩头似乎想摆脱李晴的毒气,接着高举双臂。

    “我现在就把刚才刻意不唤醒的奇美拉叫到你面前,等你把它解决之后再来说大话也不迟,aloor,furre……”

    咒文才念没两句,钱就一手捂住脸往后退了几步,接着他的指缝之间迸出鲜血。那是李晴的手杖掷中他的脸所造成的结果。手杖掉在钱脚边的地板上,发出干瘪的声响。

    “你以为我会什么也不做,笨笨地等你念完咒语吗?噢——呵呵呵呵!蠢蛋!”

    钱以手背拭去鼻血,愤怒的低嗥。或许其中有一半的怒气是针对他自己的也说不定,因为他居然想娶这么一个泼辣又棘手的危险女人回家当老婆!原本他就是看中她的泼辣没错,只是没有料到那程度远远超乎他的想象。

    “你好歹也算是个男人吧!那就应该凭实力去争取你想要的女人,难道说你连一个手上没有任何武器的女人也应付不了?现在小沐不在这里,你尽管放马过来吧,啊、差点忘了,咱们的宝贝大少爷单独面对一个女人时什么事也做不了,噢呵呵呵呵!”

    受到女人如此这般的挑衅,那个男人不当场气得火冒三丈?真要有人不生气,除非他已经丧失身为雄性哺乳动物的原始本能,钱在这方面很健全。

    “给我记住……我要你吃不完兜着走!”

    钱大吼大叫,同时朝李晴直冲而来,眼见他张开双臂整个人就要一扑而上。

    说时迟那时快,李晴高喊:“现在!”

    如果要沐清扬再做一次,打死他也不干。他确实实行了女王陛下的命令,把高更头上的纸袋拿掉,以最快的速度顺势将它从栏杆上丢了出去。

    高更一颗头朝下从回廊摔向大厅,但她的身体并未与大厅的地板产生撞击,这是因为她脚上绑着绳子的缘故。

    “连本带利要你还债的时候到了,没出息的魔法师!”

    不晓得这段话又没有听进钱宁月耳朵里。原本打算扑向李晴的他,险些跟掉落到他眼前的高更撞个正着。

    与倒吊得高更四目相对的瞬间,他厉声尖叫。沐清扬这辈子还是头一次听到如此惊恐不安的哀嚎。

    叫声尚未结束,钱的身体便开始石化,包括他所穿的衣服在内,他全身就这样一寸一寸的变成石头,从鞋子到西装、从咽喉到脸部,带着些许青绿的灰色迅速往上窜升,只花了五秒整的时间就完成了一尊张口的石像。

    如此大费周章设下的陷阱是来自李晴莫名的坚持。这件事件源起于钱派遣有翼人把尸体投到李晴眼前,也因此李晴认为最后必须把高更扔到钱眼前才算画下完美的句点。

    这时的沐清扬站在回廊上,紧抓着悬吊高更的绳子的另一端,倒栽葱的高更面朝大厅中央,李晴正好位于沐清扬的正下方,她从背后喊着高更。

    “高更,看这边!”

    挂在半空的高更转过头定睛一望,望见了一张女人的脸,头上有无数小蛇钻来钻去,裂到耳边的嘴巴挤出一排尖牙,双眼闪着金黄的光芒。

    那正是高更自己的脸。原来是李晴别过头,右手把粉盒往前塞,盒盖的内侧有一面镜子。

    高更挣扎起来。在它挣扎的同时也开始变成石头,带着些许青绿的灰色覆盖过全身的皮肤,就跟钱一样。

    等到颜面与头部蠕动的小蛇也完全石化之后,吊住高更的绳子吱嘎作响。

    因该是变成石头的高更体重增加的缘故。终于绳子断了,反作用力让沐清扬摇摇晃晃往后退了一大步,一屁股摔在回廊的地板上。而下方则传来一声巨响,那是高更的石像摔碎在大厅地板上的声音。

    “完全结束了,小沐,可以下来了。”

    沐清扬听了李晴的话站起身来,走下前方的阶梯,本来是想用跑的,却因为全身虚脱无力而力不从心。

    “总之,暂时先向你说声恭喜了。”

    来到一楼的沐清扬说道,李晴边重新调整歪到一边的高礼帽边回答:“是啊,的确是‘暂时’没错。如果钱真是一个伟大的黑魔法师,应该不会就这样丧命,把这尊石像摆在钱家,或许等到哪一天高更的魔法解除了,他还会恢复原貌也说不定,不过希望是在他们老死以后。”

    看到李晴伸出右手,沐清扬便诚惶诚恐的捧起她的手腕并肩往外走,的确很像女王与侍卫长。

    来到屋外,雨已经完全停了。大都会的尘埃仿佛也被洗涤一空,空气显得干净清新,只是温度却降的更低。火灾并未扩大,看来很快就能扑灭,但由于消防水柱大量冲刷,内部设施已经无法再使用了。

    “你不冷吗?”

    沐清扬基于礼貌的询问,而沐清扬那危险的上司则露出挖苦人的眼神。

    “要是我说会冷,你要温暖我吗?”

    沐清扬默不作声。这时前方有个人影奔向他们,杜明拨开大批的消防员与警官向他们喊道:“李晴小姐平安无事,太好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啊、我也很庆幸小沐先生平安无事。”

    杜明高举着双手中的纸袋。

    “看,我拚了命在保护你们二位的衣服。”

    “那还真是辛苦你了。”

    “哪里哪里,偶尔也应该让我帮点忙。”

    “对了、柳处长人呢?已经送到医院去了吗?”

    “没有,她在那边等着。”

    杜明指向一处。

    那里停了三辆救护车,一旁的草地上搁置着几台担架,柳媚儿就伸着被网状丝袜包住的双腿坐在其中一台上,左脚踝包裹着厚厚一层绷带。看见李晴跟沐清扬迎面走来她也露出安心的表情轻轻举起手。那是充满高度善意的手势,李晴却不为所动。

    “奇怪,你怎么没去医院啊?”

    “对不起,没看到你们平安走出来,我是不会放心离开这里的。”

    大概是沐清扬多心了吧,怎么觉得媚儿说这番话的时候正好在看他!?这么算起来,在这次事件当中,李晴跟媚儿两人都向沐清扬“道歉”过,顿时令他百感交集。

    “脚踝还痛不痛?”

    “急救人员已经帮我包扎过了,他们说只是扭伤,休息两个星期就会康复。”

    “那太好了。”

    沐清扬把钱的“下场”简短的向媚儿说明。

    “我说、你到底编好理由了没?”

    即使劲敌负伤,李晴也不会表示任何同情。媚儿反问道:“你应该知道现任警政署长在卸任之后,预定要角逐参议院议员的选举吧?”

    “是啊,不过就算知道了这件事,也没什么好高兴的。”

    “长官准备参加的派阀跟刘忠源议员的派阀想来水火不容,所以我肯定长官会很乐意把这次事件的责任全部推咎给刘忠源议员,还可以顺便卖个人情。”

    原来如此,不幸的刘忠源议员不但丧命在钱的黑魔法之下,又要担起今晚事件的全部责任,他所属的派阀势必瓦解,再加上他涉嫌多起渎职案件,每次都因关系人自杀而逃过被捕一劫,现在他必须“连本带利偿还债务”了。

    “如此一来,既然嫌疑犯下落不明,这个事件就可以含糊带过了。果然是名副其实的‘死无对证’。”

    “没错,这个国家的和平与秩序全是借由死者的沉默才得以维持。总之这座可笑的‘恶梦馆’已经随着西太平石油开发一块儿消灭了,就让刘忠源议员瞑目吧。”

    此时两名身穿白衣的救护人员出现,向媚儿说了声:“差不多该走了。”便抬起担架,杜明也抱着两个纸袋随侍左右。

    当媚儿跟杜明所搭乘的救护车驶离之后,李晴与沐清扬才同时“啊”的大叫一声。

    “杜明那个傻瓜!居然把我的衣服拿走了,我穿成这样能出去见人吗?”

    瞄着面带怒色的李晴,沐清扬脱下大衣把它披在李晴肩上。他也太大意了,看着杜明整晚双手都捧着纸袋,却没注意到他其实别有用心。

    “很好,多少变得机灵了点。”

    “算是我修行的成果吧。”

    “还不到满分,啊啊——累死我了,一个晚上连续完成好几个希腊神话英雄的任务,真想坐下来休息一下!”

    “很抱歉,这里没有椅子。”

    沐清扬答腔。李晴却随即抬起手,拍打身边一辆巡逻车的车体,这是属于挤满了前庭的大批巡逻车中的一辆。距离他们最近的警官一看到李晴便瞪大了双眼,同时还战战兢兢的退了半步,想必他也认识“怪物女王”。只见他把头扭向一边,似乎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是相当明智的决定。

    “你来坐在这个引擎盖上。”

    “你不坐吗?”

    “别问那么多,尽管坐下就对了!”

    沐清扬带着豁出去的心态,往神圣的巡逻车引擎盖坐上去,幸好引擎盖没有被雨淋湿。紧接着,李晴撩起大衣的下摆,侧身坐到他的膝盖上,沐清扬当场大吃一惊,虽然弹力绝佳的紧实触感的确很棒……

    “我说,李探长……”

    “你是椅子,椅子是不说话的!”

    于是沐清扬只有闭上嘴巴,抬头仰望雨过天晴的夜空,晚秋的星群正俯瞰着他。这下沐清扬的头衔又多了一个“椅子”,老祖宗或许正在地下哀叹不已吧。

    而坐在沐清扬的膝盖上李晴愉快地笑道:“警务总监现在正慢吞吞的在赶来这里的途中,我会跟他打个商量,要他对他们的做法不予追究。让我就这样休息片刻,待会儿他们再找个地方喝酒放松一下。”

    沐清扬挪动视线,看到一个身披大衣的中年侦探官僚在随侍人员的带领之下,脚步就定在巡逻车前方,茫然地凝视着他们……(本书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