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编写末日 > 正文 第168章 不长眼的劫匪
    从基地开车出来,薯片比往日沉默许多,吃饭、休息、赶路,仿佛他脑子里只有这三件事。

    但严震知道,他是担心薇薇安,最爱吃的薯片放在包里好几天了,愣是一口没动。

    深山老林人迹罕至,所以离开基地的头两天,严震没有说什么,等到出了老林区的范围,周边陆续出现有人居住的镇子,严震才提醒薯片打起精神,别没到延市在半路就让人给咔嚓了。

    薯片明白严震是好意,勉强打起精神,他们为了不进有人占领的城市补给浪费时间,车上带了不少吃的,还有几桶汽油,这在现下来说都是值得杀人越货的好东西,不看住不行。

    果然两人在人口逐渐密集的地区遇到了意外状况,有人在两城之间的公路上下了暗钉子,把他们的车胎扎爆了。

    人常说小鬼难缠,乡下地方的人,没枪没炮,但是把车拦下索要过路费的现象末世前就有。

    不给钱就乡亲们齐上阵,外地过路客哪斗得过他们,不过如今世道大乱,没两下子肯定不敢出来拦路。

    严震两人遇到的,就是几名持枪男子,看穿着打扮,不像是庄稼汉,倒像是根红苗正的地痞流氓。

    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如果对方只是拦车,凭严震和薯片现在的本事,大趴下几个武装分子不难,难就难在他们的车胎爆了,俩人武力再高,不会修车也是白搭。

    薯片气不打一出来,现在谁拖延他的时间,谁就是他的仇人,他不等严震下车,一个闪身蹿出车门,手里已经握住新型武器,那是一把造型独特的水枪,只不过看质量比街边几十块的都好。

    这把枪是金风玉露特意给薯片单做的,别人都没有,而且威力是电击棒和防狼喷雾的十几倍,因为这薯片还被其他人打趣了好久。

    他的水枪一亮相,先是把几名挡在车前的男人看的一愣,然后有人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跟着余下几人都哈哈大笑,其中一人边笑边说:“逗比,这年头真枪都不够牛了,你的水枪装的啥?尿吗?哈哈哈,尿性!”

    薯片没心情和他们废话,抬枪瞄准,毫不犹豫地对着几人射击,能量具化后的光柱闪电般击中目标。

    写手能量转化的子弹不同于普通子弹,它不需要太精准的枪法,因为无论它击中哪个部位,都会造成人体的大面积损伤,和遭到雷击差不多。

    拦路劫匪的枪一点用场没派上,它们的主人已经倒地不起,严震跳下车,走过去看了看地上的几人,胸膛还有呼吸。

    薯片收起水枪,耸耸肩道:“能量得省着点用,这几条小鱼不值得爷尽全力!”

    严震盯着躺倒一地的劫匪摸摸下巴,他最近受小7影响,肚子有变黑的倾向,这几个劫匪固然可恶,也不知害过多少过往行人了,但废品还有收购站呢,人渣也不是完全没用。

    他打开写手群,让人转告小7,叫她跑一趟,过来回收人渣,抓回去废物利用。

    小7的精神技能比他强,控制人的效果更快、更准,范围也广,今天的事给了严震灵感,如果今后能把基地附近的歹徒都抓了壮丁,不仅基地缺人手的问题能得到缓解,还为今后向外扩张扫清了路障。

    严震正琢磨着,公路边上的雪地里忽然闪过一个光点,像是镜子在阳光下的反射光,严震立即化为细沙朝光源处飙射而去,他的速度比子弹也慢不了多少。

    两条腿的自然跑不过没有腿的,细沙如同一阵沙卷风拦在正掏出对讲机准备通话的男人面前,细沙分出一缕轻轻一卷,便将男人手中的对讲机抽走。

    男人膝盖一软,瘫坐在地,连连喊着救命,严震重新化作人形,对男人比了个嘘的手势,男人立刻捂住嘴巴,拼命点头。

    一问之下严震才知道,原来这群劫匪还留了后手,派人藏在路边的雪地里,万一他们遇上硬茬子,也好有人通风报信,呼叫支援。

    严震理解地点点头,能设置路障暗钉的劫匪,多数都是团伙作案,这倒没什么稀奇,那道反光正是放哨人手中的望远镜折射出来的。

    被严震发现也是他看两人实力诡异,心里着慌才在急忙中暴露了自己,这人的应变能力让严震心里有了底,估计这帮劫匪没怎么经过大风大浪,如果这人处变不惊,特别镇定,他还真不敢立刻就对这伙人下手。

    薯片这时才追赶过来,跑到近前,气还没喘均就想挥拳揍这人一顿解气,被严震一把拦住。

    “别浪费时间,他们肯定有车,找车要紧。”

    “对,直捣他们老窝去!”薯片放下拳头,恶狠狠踢了这人一脚,让他在前带路,“我告诉你小子,别耍滑头,不然爷爷分分钟送你见阎王。”

    严震听着薯片这不伦不类的威胁暗觉好笑,可又不好当着外人拆他的台,只得忍住笑意,随即又是一阵唏嘘,他们从前不过是最普通的平民百姓,什么时候干过恐吓别人的勾当,也不能怪薯片把电视剧里土匪常用的台词搬出来救急。

    放哨的男人连忙点头应是,他可是亲眼看见薯片以一敌五,那把小水枪掏出来ppp,眨眼间就把五个壮汉撂倒了,更别说能化身沙暴的严震,用分分钟要他命都是慢的。

    这人领着严震和薯片往他们的大本营走,绕过一道近两米的雪墙,远处出现一座村庄,由于屋顶落满积雪,又有雪墙阻挡,从公路的方向看,根本看不到平原上还隐藏着一座村子。

    领路的放哨人指指尚且有段距离的村子,说:“那就是,一会儿再转过一道弯,能看到村头的岗亭。”

    放哨人一边走,一边交待,他们每天都会派人守着公路,也不是什么车路过都下钉子,毕竟末世强者和武装势力遍地,惹到不该惹的人,对人家来说他们就是蚊子腿,灭掉不费吹灰之力。

    因此附近大基地常出门的车他们都记熟了,那些人多车多的车队、商队,他们也不敢劫,人家随队会带上保镖,一般都是有杀人技能的写手。

    说到这里,放哨人压低声音晃了晃手掌道:“写手,有碎片的,咱惹不起!”

    他说完偷偷打量严震和薯片几眼,不过被薯片一瞪,立即移开眼睛,干笑道:“二位一看就是写手,嗨,现在两人搭伴出门的人太少了。”

    严震听他的口气,像是在感叹今天看走了眼,把饿狼错看成落单的肥羊,不过这伙人今天确实该着倒霉,惹谁不好,偏惹到心急火燎赶时间的他们,从今起,这伙人的好日子就算到头了。

    果然又转过一道伪装的雪墙,严震看到一块刻有榆树村三个大字的巨石立在村口,村头大树底下还有一座岗亭。

    薯片土匪起来,连土匪都害怕,他推着放哨人走近岗亭,里面的守卫见情况不对,端着枪跨出亭子,还没等他开口,薯片先嚷道:

    “叫你们老大滚出来,否则爷爷今天血洗你们的老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