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正文 零零叁章 猜测与试探
    了步逍遥极招的齐天疆倒没有像帝君那样隐疾缠身,并气双流的内力早已将入体的道门圣气化出     不过那一掌倒真让齐天疆伤的不轻

    掌天殿内气氛紧张,隐隐一股肃杀之气铩羽而归齐天疆立在大殿之上,脸上毫不掩饰其愤怒之色

    “可恶!眼看就要得手,最后却功亏一篑!”

    “没想到天涯风雨楼会在这个时候入世,回想战前步逍遥言之凿凿的样子,看来他早就知道天涯风雨楼会出现介入,所以才一直有恃无恐”智旗分析着

    齐天疆也回想起战前步逍遥那悠然的神态,好似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内,如今自己确实如他所言无功而返,这让齐天疆对步逍遥恨之入骨

    他看了看不说话的罚旗,怒道“罚卿!为何不杀司马台笑!难道你以为本尊看不出吗!”齐天疆兴师问罪,若罚肯下杀手,那么至少会杀了司马台笑,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渡仙山未损一人

    剑无式不为所动,淡淡道“你让我助天旗铲除渡仙山,我做到了,而杀人不在其列此役未能成功,是你自己能力不足,联合智旗还打了个两败俱伤任务失败,为之人当先自讨,你却先来问罪他人,真是可笑!”

    剑无式继续道“这次步逍遥他们能逃过一劫,你以为是巧合吗?你错了,这一切都在步逍遥的算计之内,所以他才能赢得此役反观你齐天疆,心血来潮自以为是地大举攻向渡仙山,无谋划无布局,以为仅凭武力便可解决步逍遥那句话说的不错,比之帝君,齐天疆你还差得远呢”

    “你!找死!”

    齐天疆杀意横生,他没想到罚旗会这般裸地顶撞他

    剑无式毫不生惧,散出剑意道“齐天疆,你以为我会怕你?若非三事之约,我想要离开你拦得住吗!或许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从你手下逃脱也绝非难事再者言,要杀我,你又能全身而退吗?”

    齐天疆更怒,但是正如剑无式所言,败其容易杀其难,罚旗若是以命相搏,那么他也绝对讨不到好一时之间,齐天疆杀也不是,收也不是,十分尴尬

    智旗出列道,“至尊勿怒,其实虽然此局失利,但是也非是全无所获”

    齐天疆冷哼一声问道“如何讲?”

    “下旗以为,步逍遥的弱点已经暴露了”

    齐天疆闻言来了兴趣,等待着智旗细细道来

    “至尊可还记得您与步逍遥极招相对后所生的事?”

    齐天疆点了点头道“那之后智卿将其打到了”说到这里,齐天疆似乎抓到了什么

    按理说,智旗那招只是试探,但是步逍遥不但没有来得及躲过去,而且还被那不是很强的一掌打倒了,这内是否隐藏了什么

    智旗见齐天疆也察觉到了,便道“下旗那招就算是寻常高手也躲过去了,就算躲不过去也不至于被打倒所以下旗大胆猜测,那个时候的步逍遥已经到达极限了”

    将旗看着这个最先叛主投诚的智旗,冷声道“哼!或许是他大意了也未可知啊”

    “哈,将旗,这个理由怕是连你自己都不相信吧”智旗反呛

    “切……”将旗不再言语

    智旗继续道“战斗的过程,步逍遥一直防御,从不轻易反击,这也十分奇怪凭他之能,完全没必要行周旋之策,以至于让自己也多处负伤除非,自身所限他不得不这么做!”

    齐天疆脑一亮,问道“智卿是说步逍遥没办法持续行招运功,所以才迟迟不做反击?”

    “然也!回想整个过程,步逍遥前后共出了三招,而这之后便被下旗轻松击倒所以下旗认为,三招便是步逍遥的极限”

    对于智旗的分析,众人都很认同,但是齐天疆仍然不放心,“智卿,步逍遥诡计多端,这会不会是他故意做出来的呢?”

    关于这点智旗也想过,但他更偏向于自己的观点,因为他认为,五百年前步逍遥与帝君的那一战让帝君重伤难愈,没理由他步逍遥便安然无损,或许这三招之限便是那时留下的暗疾不得不说,智旗完全猜了

    现在帝君已经成为齐天疆的禁忌之词,所以智旗也没有把坚持自己观点的理由说出,再加上步逍遥故意而为的机率也不是没有,智旗便提出了一个建议,一个能验证自己猜测的计划

    “至尊,要想证明下旗所言与不,只需派一人潜入一试便可”

    齐天疆点了点头,他也觉得有必要一试,若这个猜测为真的话,那么他步逍遥便是板上鱼肉,任人宰割

    “至尊,试探之人修为必须要高,不仅要有能力逼出步逍遥过三招,还要有能力在危急时刻逃跑”

    “智卿所言极是,那智卿以为何人最合适?”

    智旗把目光放在了罪旗与罚旗两人身上罚旗的能为众所周知,论修为乃是天之众旗之,仅次帝君而罪旗一直隐藏修为,此一役才展现出来,与罚旗可一较高下若说天旗上下谁人有能力缠斗步逍遥过三招,那么非此二人无他

    当然齐天疆不可能亲自去,这很可能是步逍遥的布局,没准渡仙山上早就设下陷阱等着他呢考虑到陷阱的成分在,所以只能去一人那么问题来了,这二人谁去比较合适

    罪旗先表态,“佛爷我尚有事待做,不可错过,所以佛爷我是不会去的”

    如此干脆的拒绝让齐天疆这个天旗之主又生怒容,“你眼里还有没有本尊!本尊让谁去谁就得去!”

    “哎呀,何必生气呢?佛爷我不去,没准有人愿意呢”

    齐天疆也不好逼的太紧,只得看向了罚旗

    罚旗笑道“如果这是约定的第二件事的话,我倒是不会推辞”

    齐天疆暗忖,“此去可能是陷阱,让罚旗去试探也好,死在步逍遥手省的我动手了”

    念及此,齐天疆道“那么我们约定的第二件事便是,罚卿你去试探出步逍遥是否有三招之限”完了齐天疆又担心若步逍遥真有三招之限,罚旗又不下杀手,于是补充道“如果步逍遥真有问题的话,罚卿你要杀了他”

    “哼,试探与杀人,这似乎是两件事吧,二选一吧,又或者二者同做,此后我便与天旗再无瓜葛!”

    齐天疆青筋抽动,如果选择试探的话,罚旗一定会白白放过杀步逍遥的机会;如果选择杀人的话,罚旗这家伙绝对会跑过去只出一招,然后就跑回来说自己不是对手,这又达不到试探的目的;如果二者同选的话,又感觉便宜了罚旗

    一旁的智旗忙道“罚旗,至尊的意思是让你杀掉步逍遥,只不过要在步逍遥三招之后再杀,不成的话便撤回,懂了吗?”

    罚旗轻啐一口然后化光离开了,目标正是渡仙山

    “那么佛爷我也该着手自己的事了,暂别了”罪旗说完亦遁离掌天殿,向着西疆赶去

    将旗只是冷哼一声便离开了

    场上只剩齐天疆与智旗,齐天疆怒道“哼,一群不识时务的东西!”

    “至尊勿怒,就算他们各自心有不服,但也改变不了他们是在为至尊做事的局面”

    “剩下的四旗,也只有智卿你最识时务,本尊是不会亏待你的”

    “至尊厚爱,下旗当尽心辅佐至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说得好!哈哈哈!今日智卿之见解确实不凡,倘若证明步逍遥三招之限为真,那么智旗当居功!”

    “下旗不敢居功,若非至尊大能,步逍遥也不会暴露,功当是至尊”

    不着痕迹的马屁让齐天疆很舒服,“哈哈,本尊说你居功便是你居功,难道本尊还会跟你抢不成!”

    “谢至尊!”智旗拜谢,然后继续道“至尊,三事之约已去其二,罚旗之心不在天旗,此一役至尊也看到了,罚旗与司马台笑有旧识,而且感情不错的样子,若真放他离开,恐怕他会投靠渡仙山”

    “哼!屡屡顶撞本尊,本尊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待充分利用完后,本尊必将除之而后快!”

    “至尊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