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乱游记 > 正文 第九十八章 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傍晚,花家新建的后院中。

    “各位兄弟,我花申与陆兄虽然相识的时日不算长,但我信任陆兄,而我也承蒙于陆兄的青睐,相随我于左右,而今日,你们又都是因陆兄而来到这里,废话说多了蛋疼,我花申只说一句,从今以后,各位就是我的兄弟,生也好、死也罢,有福也好、患难也罢,我誓必与各位生死相伴,同富贵、共患难,有我花申在的一天,便有一天兄弟们的幸福生活!”

    “但是,我们是兵,过的是刀头刀头舔血的日子,所以我不敢保证各位在坐的所有人都能活到寿终正寝的那一天,但是我能保证的是,我对各位兄弟以及你们的家人,会始终不离不弃!”

    “即便在坐的某位在日后的某一天里不幸提前去了阎王爷那里喝茶,我也能保证让你笑着端着茶杯跟阎王爷说我在阳间的父母妻儿依然生活的无忧无虑、富足有余!”

    “好!有公子你的这一句话,我陆大有还有什么好说的?咱这些兄弟本也就是上过战场、杀过人的悍卒,何曾愄过生死这种破事?兄弟们,我说的可对?!”

    陆大有在花申的话音刚落,便站起来大声吼了一句,吼完了还冲着四周坐着的那几十号人问了一句。

    “不错!陆大哥的话可是半分不掺假的,花公子,你那番话说下来,可就是有些小瞧我们这些兄弟了,你别看我张平个子不高,但爷们我在边镇上的时候,那也是砍杀过好几名蒙古鞑子的。”

    陆大有这话刚刚说罢,便从他的身边站起来一名肤色较黑、身材也不算魁梧的汉子说了起来。

    “就是就是,就俺们这些人,有哪个不是在手上沾过蒙古鞑子的血的?咱守边镇那会,若不是那杀才指挥使为逃得性命而下了让我等送死的军令,我等又岂会私自逃离军营?花公子可莫要将我等视做了那怕死的人。”

    此时倒是又有一名长相比较魁梧的汉子大大咧咧的跟着说道。

    “咳咳,这位兄弟,咱这里只是花家大院,而日后,你们也只是这金陵府民兵中的一员,可不是什么守边镇那时候的事了,此事以后各位兄弟们可千万不要谈起,不然恐有杀身之祸。”

    花申见这汉子说话直来直去的嘴上也没个把门的,赶紧咳了几声打断这汉子的话,又隐晦的提醒了几句,叫他们日后莫要在外面露了自己的底细。

    那汉子还有些迷糊,倒是他身边之前说话的身材略为矮小的汉子拉了他一下,开口说道

    “王老二!花公子请咱们吃接风酒也堵不住你那没遮拦的嘴,小心话说多了把自己的脑袋说丢了!”

    那魁梧汉子见这矮小汉子说的吓人,当下便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闷闷的坐了下去,端起面前的酒碗一口就干了进去,然后还小声嘀咕了一句说句话脑袋咋就能没了?莫不是在这花公子的家里说上一句话比在那战场上还凶险?

    花申瞧着那名叫王老二的汉子坐了下去,呵呵一笑,也不再提此事,接着又开口说道

    “想必陆兄已经将一些事情都详细的告诉大家了,在此我只说一句,在军营里、在战场上,你们是兵,所以在公事上我也容不得你们触犯任何军令,但在私下里,我与各位便是兄弟,你们不负我,我必不负各位兄弟!”

    “当然了,我们是这金陵府中的民兵只是一个名头,在实际上并不受军里其他上官的调派,这点大家都记得便好,而且,我们这支民兵与其他的民兵那可是大大的不同,别的不说,便是那杀敌所用的火枪便与你们以前所用的厉害得多了,这点,你们的陆大哥可是深有体会的。”

    “啥啥?火枪?我只知道火铳,可不知是不是同一类东西?”

    “哈哈哈,花公子,你若说的那火枪便是我们以前用的火器的话,那可真不厉害。”

    “是啊,花公子,那火器一点也不好用,若是守城还能用用,但若是上阵杀,几乎派不上什么用场啊。”

    花申听到这些也不在意,只是感到奇怪,他之前明明给过陆大有一支,为何他们如今却还是一副没有见过的样子,不过这事并不重要,当下他哈哈一笑,道

    “各位兄弟都是远道而来,路途辛苦,今日便不说那火铳了,来来来,大家都痛快的吃着喝着,甭客气,在之后的几日内,各位兄弟们便在我这里尽情的吃喝,无聊之时出去逛逛金陵城也没什么的,至于花销,你们去张三叔那里领银子便好了,每人十两。”

    现在的张老三已然隐隐有了成为花家大管家的趋势,至于他以前照看的那块地,在林大小姐把田契送给花申后,花申便也懒得自己去操心费力的整什么田地,因此他便将此地给包了出去,并将此事交给了张老三处理,现今这张老三基本就是天天在家里享清福,搞得小玉儿对花申更是感激得不了,天天看着花申的眼神就差点飞出小星星来了。

    却说花申今日这用银子砸人的法子使出来后,这些人立马便忘了什么火铳的事,顿时欢呼一声,举起酒杯就开始吆五喝六了起来,花申看得稀奇,也不知这群货从哪弄来的色子,竟赌起钱来。

    “花公子,你说的那种厉害火铳当真有?”

    此时唯一不为银子、赌局所动的人,便是之前说话的那矮小汉子了。

    花申瞧这汉子倒也有意思,便笑着道

    “那自然是有的,你若是不信,我便拿出来给你瞧瞧。”

    “花公子,你这不还是火铳么,虽然和我们之前用过的样式不同,但也就是小巧了点,这东西可当真是一点也不好用的,每次使用要事先点着火绳不说,威力也不强,而且一遇到刮风下雨什么的它就不灵了,如果指着这个东西上阵杀敌,那兄弟们长了多少颗脑袋那都是不够用的。”

    花申闻听此言倒也不以为意,只是抬手就对着几十步外的一个木头板子扣下了板机,随即就看到一阵青烟与火光自那铁管中冒出,并伴随着呯的一声爆响,几乎与此同时,那几十步外的木头板子也应声而倒。

    其余那些赌钱的、喝酒的、还有一些坐等着看热闹的,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惊住了,用现代的流行语来说,那便是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