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乱游记 > 正文 第八十四章 明教活口死了
    知府衙门,客厅中。

    “徐大人、康伯父,小子见过二位大人。”

    花申对着这两位大人微笑着一拱手说道。

    “哈哈,原来是你小子来了,怎么样?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

    徐大人走到花申身旁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哈哈笑着说道。

    “贤侄随意坐,不需客气。”

    康知府也摆了摆手,示意花申随意。

    “托二位大人的福,派了衙役与兵丁为我看家护院,不然我也无法安心伤势,小子在这里还要多谢两位大人的这份关爱之情呢。”

    花申说罢,还从怀里掏出两个包装很是精美的小盒子递给了这两位大人并说道

    “这是小子的一点心意,算是孝敬二位长辈的一点小礼物,还望二位大人能够收下小子的这份心意。”

    徐大人与康知府互看了一眼,又瞧了瞧花申,心中一琢磨,这礼物若物是别人送的,他们也就不要了,可这花申不同,他尽会弄些稀奇古怪的物事,谁也说不准他这盒子里头装的是不是新奇物事,人皆有好奇之心,就算是这两位大人也不能免俗,都盯着花申手中的盒子看。

    花申一瞧这二人的眼神,心中哪还不明白,便又笑着开口道

    “二人大人若是不收下小子的这点小小心意,那可真叫小子心中过意不去了。”

    这两位大人又顿了一下,这才哈哈一笑,说道

    “既然你小子这般说,那我们两个也不客气了,实话说,我还真有些好奇你这个颇有些奇才的人物会送些什么小礼物给我们。”

    这徐大人说话倒直,即决定收这礼物后也不矫情,伸手便将花申手中的盒子接了过来,那康知府见他都接了,自己也不在客气,也笑着接过了花申手中的盒子,口中还道

    “即是贤侄的一翻心意,那我也不便推辞了。”

    花申洒然一笑,道“如此才能叫小子的心中稍安,另外,虽然不太合适,但我还有些问题想向二位大人请教一番。”

    这徐大人与康知府刚收了人家的礼物,回答他几个问题自不是什么难事,便都笑着点了点头,示意花申但问无妨。

    “小子想问问关于明教教匪之事。”

    花申神情一整,收了之前的微笑,很是正式的向这两位大人问道。

    这两位大人一听花申问的是此事,当下便都齐齐的互看了一眼,随即便都脸现郁闷之色,沉默了一会后,徐大人才摇头叹息了一声,开口说道

    “那日我们到那个绸缎庄中去抓捕这明教教匪,但奈何那绸缎庄中却早已是人去楼空,后来虽然经过多方查找也陆续抓了一些明教中人,但奈何都是些小喽啰,根本就问不出什么有用的讯息。”

    花申点了点,这种情况他倒也预料到了,一是因为这明教杀他不成,为了自保也很有可能会转移这金陵城中的聚点,另一个则是他在惊走了那白衣女子后,这明教定当会再次派人去那破庙中查探,一但发现破庙中少了一具尸体只要他们还不是到了那种彻底傻到家了的程度,那必然会想到是有个活口被抓,那他们必然会百分之百的将城中的聚点转移,因此这官府抓不到什么人也不算是什么意外了。

    “那不知二位大人是否又从我送来的那明教教匪的口中问出了什么新的消息?”

    花申这问题一出,这两位大人的脸上齐齐闪过一丝羞愧之色,憋了半天之后,那康知府才颇有些难言的开口道

    “那个明教教匪,死了。”

    “什么?那明教教匪居然死了?”

    花申惊呼一声,噌的一下便站了起来。

    康知府一脸的尴尬,这明教且不论是花申拼着性命才抓回来的,便只说这人死在他的大牢里就足已让他的脸上挂不住了,故而他在面对花申的询问之时才一脸的尴尬神色。

    花申惊呼一声之后,这才意识到,他如此相问是必让这康知府的脸面上不好看,就连那徐大人也是一般无二,在官府大牢之地人犯死亡,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个无法推卸的责任,他一个平民百姓还是低调着点好,这心里琢磨了一番后,又开口问道

    “康伯父,不知那明教教匪是因何死亡?”

    康知府脸色更加不好看,憋了一会儿后,才低声说道

    “中毒而死。”

    “中、中毒而死?”

    花申实在无法相信,这明教居然会是中毒而死,这岂不是说官府的衙门之中已然被明教中的人给潜伏了进来?这还得了?这事若是捅到皇上那里,他康知府的乌纱帽怕是都要保不住了。

    “不错,那明教教匪确是中毒而死,而且还是在花公子你将此人送到官府后的第二日便被人毒杀在了大牢之中。”

    徐大人见康知府那尴尬憋闷的模样,便替他开口向花申解释了起来。

    “那可查出了是什么人下的毒吗?”

    花申又接着追问道,这事可不是开玩笑,他今日前来,本就是想打听打听这明教教匪的抓捕情况,这毕竟关系到他自己的身家性命,由不得他不小心在意。

    康知府整了整面容,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花申轻轻摇了摇头,说道

    “毒杀那明教教匪的是狱中的一位牢头,事发后,等我们追查到那牢头时却发现他已然吊死在了自己家中。”

    “牢头?那这牢头在那明教教匪被抓后的两天中可有什么异常行为?”

    花申眉头一皱,牢头牵扯进来那这事可就有些复杂了,实在是不好下定论。

    “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只是他在毒杀这明教教匪那晚,据与他当值的衙役说,那喝了不少的酒,听他迷迷糊糊的也说些没办法、我也不想、对不起什么的浑话,他们只当是他酒后胡言乱语,也没人在意,却不想他在当晚就毒杀了那明教教匪。”

    康知府继续摇头说道。

    “至于他的身前身后事,我也派人详细追查过,这牢头生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与明教有所关联,死后他的家人也没发现有什么有异常行为和举动。”

    “康大人,你确定这牢头与明教无关?”花申定定的看着康知府问道。

    康知府顿了下,说道

    “虽然不能肯定的说他与明教无关,但就凭我们这十多日以来追查到的线索来说,他与明教有关的可能性,实在是不大。”

    花申听罢康知府所言后便掏出一根小熊猫点了起来,闷着头一口又一口的抽着,脑子里同时也在不住的琢磨。

    首先,这牢头毒杀明教活口必是受人指使无疑,其次,若这牢头自己当真与那明教无关,那他就没有毒杀这明教活口的理由,除非是他的家人受到了明教的要挟,因此这才不得不杀了这明教活口。

    除了这个可能,那就是他的上官之中有人与明教狼狈为奸,指使他杀了那明教活口,但不论是哪种可能,结合他酒后所言,可知他也是不想杀人的,而且他有很大可能知道一但杀了这明教活口那自己也就会被人灭口,他口中的对不起,很可能指的就是对不起家人。

    想通了这几点的花申将手中的小熊猫一扔,一脚踩灭后便对着徐大人与康知府说道

    “二位大人,依小子之见,这牢头若不是明教中人,那他毒杀这明教活口的原因不外有二。”

    那徐大人与康知府双眼一亮,徐大人当先便开口问道

    “哦?花公子有何想法但说无妨。”

    “其一,是明教以这牢头的家人为要挟,令其杀人灭口。”

    “其二,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也是最不想相信的,那就是这牢头是受了自己上官的命令,不得不行这违法犯禁之事,即使代价是自己的性命。”

    花申此言一出,那两位大人齐齐变色,这两点他们其实也想到了,只是却没想到花申这自称是打山里出来的野小子竟然也有这般推断能力,徐大人幽幽一叹,开口道

    “花公子,跟你接触得越多、谈的越多,越发现你的才能远远不止会制那些奇巧物事,我大明能得你这样一位奇才,当真是我大明之福啊。”

    花申听到徐大人此言后便连忙摆手道

    “徐大人过奖了,小子哪有什么奇才,只不过二位大人还请让小子无礼的抖胆放言一句,目前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在我们内部的官员中来个彻底的清查,务必要将潜伏在我们身边的害群之马给揪出来,不然,我们这抓捕明教教匪之事,便是空中楼阁,根本就无从谈起。”

    康大人微微点了点头,道

    “贤侄说的不错,其实近些时日徐大人与我已然开始着手进行明查暗访了,相信用不了多久便会有明确消息传来了。”

    花申点了点,道“我只希望这一切都只是我们的猜测,真不希望到最后查到的真相是有我们金陵本地的官员参与到了这明教中。”

    徐大人手端茶杯满是赞许的看着花申到

    “花公子忧国忧民,又兼有大才,实乃我大明江山一不可多得的人才啊。”

    花申连连摆手,口中直到大人言重了,可他心中却在暗道,我确也有几分忧国忧的心思在,但目前最主要的,我还是担心一但有官员参与其中那我这钱途和小命,怕是就更加难保了毕竟就算你再忧国忧民、再有天大的本事,只要小命一呜呼,那一切,便也都是过眼云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