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乱游记 > 正文 第六十章 老底被人知道了
    金陵城郊外,马车中,花申与昏睡中的林大小姐和思语姑娘。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花申看着卧在那睡相很是良好的林大小姐,再瞧着她那鼓涨涨的胸脯,这酒后的脑子就一阵阵的发昏,他伸出手去将那林大小姐摆弄了好一会儿才将其成功的挪到了车箱的边上。

    至于那思语姑娘,她此刻正四仰八叉的斜横在车箱里,那衣服也因与花申勾肩搭背而显得略微有些歪斜、雪白粉嫩的双肩也悄然滑出了衣物的遮蔽,显露在了花申的双眼之下。

    花申艰难的咽了口口水、紧了紧双手,颇是有些艰难的向着那思语姑娘爬了过去,然后又迅速的把她摆到了林大小姐的旁边。

    他看着这昏睡中的二人有些发呆,这情景,让他想起了后世金大侠小说中的那位韦小宝在丽春院中与众位美女们大被同眠的一幕,那场景,与如今这幕何其相似?

    有便宜不占是王八的道理他花申还是知道的,但是要对这醉了酒的女子下手。。。若是在后世,那下也就下了,多半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在这贞节比性命还要金贵的大明朝,万一给睡出人命来可咋整?他便是再**熏心,也干不出这种眼看着可能会闹出人命的事情来。

    于是他看着思语那罗衫半解的样子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出手如电、刷刷刷的几下子,便将思语那裸露在外的双肩给乖乖的塞了回去,顺带着连那隐约闪现而出的山峰与沟壑也一并给藏了回去。

    而他自己则是果断的跳下了马车,站在外面很是深深的呼吸了几下野外的清新空气,然后又掏出了一支小熊猫,狠狠的抽了两口后才将体内的那股躁动的气息稍稍平复。

    最后,他才将那车夫从远处给叫了回来,嘱咐那车夫将车赶向金陵城内的林家宅院,而他自己,则是徒步跟随在了那马车之后,他自己心里很清楚,如若再进去,恐怕等会儿出来的时候,里面那两位漂亮得有点不像话的妹子怕是就要见红了。

    林府,院门前。

    花申将这林大小姐与思语交给了她的贴身丫环后,他的任务也就算是彻底完成了,终于将这两位漂亮的妹子都完完整整的给送回了家,没缺少哪怕一个零件。。。

    至于花申,他也就是仗着自己的体力好,叫那车夫尽管赶车,这才赶在城门关闭前回了城,不然,今晚他还不知道要怎么过,不过,既然已将那二位送回了家,他自己反倒不急了,索性便一步三晃的往自家小院走去。

    只是他所不知道的是,在黑暗中,始终有几双眼睛在注意着他。

    在接下来的几日里,花申就又回复到了日日猫在房中搞那些外人不得而知的玩意,张老三他们已然是见怪不怪了,更何况现如今这家里不缺吃短喝的,便是花申他这一辈子都猫在屋里也不会有被饿死的风险,故而家中的这些人也根本就不理会他,自然让他在那随自己的意。

    几日后,深夜,城外小树林。

    “小姐,关于那花申的事情已然查清了。”

    依然是那位被下属称为五爷的黑衣汉子。

    “说。”

    这位小姐自然还是前几日里在这树林中出现的那位黑衣小姐,不过她对这黑衣汉子可没什么好态度,当然,这黑衣汉子也不敢在这位小姐面前自称五爷,否则那便是作死的节奏。

    “是,这花申是被从北方边镇逃难过来的张老三父女所救,后来这花申在昏迷了几天之后,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便是托那张老三去当铺里死当了这个东西。”

    这五爷说罢,还从怀里将花申当掉的那个椭圆型水晶吊坠双手奉上了上去。

    这黑衣小姐伸手接过这黑衣汉子递过来的水晶吊坠,不由得双眼一亮,好漂亮的坠子,女人么,对于这类闪闪发亮、又晶莹剔透的物品都有着天生的喜好,这点,倒是与身份地位无关。

    黑衣小姐把玩了那吊坠一会儿后,才又开口问道“然后呢?”

    “后来这花申便开始与林家接触,此后没多久,林家便开始以试用香皂的名义接触金陵城中的各家豪门大户,再往后,便是林家往那花申的住处派了不少的家丁仆人过去,再往后的事,便是林家大量修造香皂作坊、开香皂拍卖会的这些事情了。”

    这五爷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再也不敢说话留半截,生怕再惹这位小姐动怒。

    这黑衣小姐思索了一会儿,便喃喃自语道“看来林家所有关于这香皂的事,应该都是出于这花申之手,不然无法解释这林家之前若是便懂得那些策略而不使用的问题。”

    “那这花申平日里都跟什么人有联系?”

    黑衣小姐思索了片刻后又向那黑衣汉子追问道。

    “这花申在香皂上市之前与林家联系最为密切,他也曾因不明原因去过一次知府衙门,而且也很可能就是因那次去知府衙门才导致那康知府对他如此重视,不过自打那香皂上市以后他基本上就很少出门了,整日里待在家中也不知干些什么。”

    “对了,他与那康公子看似私交甚好,而且他们二人也曾于几日前去过小姐所在的那艘画舫。”

    这五爷一口气将花申的那点事几乎都说给了这黑衣小姐听。

    “你说什么!?这花申竟然来过我所在那艘画舫?”黑衣小姐惊声问道。

    “是,就是在前些时日里与那康公子一同前去的。”

    这所谓的五爷不知自家的这位小姐为何这般吃惊。

    “莫非那位将青岚的琴曲贬得体无完肤的花公子便是他?也难怪了,能制出香皂这般神奇物事的人,想必自会是那天才般的人物,通晓音律之事倒也不算稀奇。”

    这黑衣小姐自语了一阵后,便冲那五爷挥了挥手,道

    “你退下吧,本次的事办得还不错,上次的事就此揭过,继续好好办事吧。”

    “是,多谢小姐宽待之恩,属下自当用心办事,不负小姐所托。”

    这黑衣汉子又是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很是有些激动的说道。

    倒是这黑衣小姐,很是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示意他速速退去,别跪在这里碍眼。

    “那属下就先行告退了。”

    黑衣汉子自地上起身后向这黑衣小姐拱手为礼,说道。

    “记住,在没有我的命令之前你们只需在暗中盯住他、调查他,但不许轻举妄动,否则,必严惩不待!”

    这身着黑衣的小姐又重声交待道。

    “是,属下自当听从小姐命令。”

    这黑衣小姐再次挥了挥手,那黑衣汉子也没废话,最后行了一次礼后,转身便没入了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