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乱游记 > 正文 第十九章 家人之间不行跪拜礼
    今日上午在林家谈完合约以后,林夫人就已将那小院的房契交给了花申,自此以后,那小院就名正言顺的成了他花申的房产,他也终于在这大明朝有了自己的窝。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当他再度跨进这个小院中时,那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深深的有一种翻身做主人的感觉,在后世他就没混上自己的房子,如今到了这大明朝,才几天工夫,他就已经凭着那不起眼的肥皂与这张能说会道的嘴忽悠来了一套房子,还是不算小的内外两院,他心中的那个得意劲就不用提了,这不,刚跨进小院就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高声叫起了小玉

    “小玉儿?小玉儿在家没?快出来迎接你花大哥,若是迎接的好了,你花大哥我可是有好消息告诉你。”

    正在院中清洗林府衣物的小玉听到他的叫喊声,脸上免不了的一红,但她也能听出他语气中的兴奋劲,想来这花大哥确是遇到了什么开心事,这才如此的兴奋,因此便放下手中的衣物,转身向外院的院门走去,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事让这花大哥如此兴奋。

    院门口,花申看着出来迎接他的小玉,那心里更是美的冒泡了,满面春风的笑着对小玉姑娘说道“走,小玉儿,我们进内院再说。”说罢只见花申大手一挥,雄纠纠气昂昂的就直奔内院而去,小玉见状却是满脸好奇,这花大哥平日很是稳重,怎么今日却显得如此浮躁?

    她却是不知,对于上一世的无房族花申来说,如今能以近乎空手套白狼的方式弄到这么一套院子,那心中的激动自不是她这个古代人所能理解的。

    待进了内院后,花申首先看到的就是小玉正在清洗的衣物,当下便对她说道“小玉儿,今日我已与那林夫人说过了,她已免了你在府中那些洗衣、做衣的活计,所以日后你就不再需要做这些事情了。”

    小玉听罢后,脸色却是明显一暗,嗯了一声就没再有任何言语。

    花申一看她的脸色,心下一琢磨,便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想必这她是因为担心没了这活计也就等于没了银钱收入,现在正在犯愁她与爹爹的生活问题。

    想明白了此处的花申倒是哈哈一笑,对小玉说道“小玉儿你不必担心,我让林夫人免了你这些活计的同时,也跟她讲明要你跟我一起配合做这肥皂的生意,以后每月花大哥都会给你一笔银钱,而你要做的,就是帮我管理这肥皂制作的相关事项就可以了。”

    说罢,他从怀里拿出十银子递给小玉,说道“这十两银子就算做是本月你的例钱。”

    小玉一听他如此说,心下自是欢喜,只是看着那十两银子却是不太敢伸手来接,只是对着他道“花大哥,这月已经过半,你给我十两银子做例钱,这、这有点太多了啊。”

    你别看这十两银子听起来不算多,但算起来基本等于后世的5000元了,而这大明朝除了房价比较高以外,其它东西的价格倒是很便宜,这十两银子,她若是省着些花的话,足够她与张老三生活好几个月的了,因此才不敢接他手中的银两。

    花申见此倒是哈哈一笑,对着小玉又说道“小玉儿,我即给你你就只管接着,实话告诉你,如今这院子已经不姓林了,而是姓花!”

    “啊?”小玉一听就有些懵了,怎么这院子一转眼就姓花了?

    “花大哥,这、这是怎么回事?”

    “哈哈,好叫小玉儿知道,如今这院子,林夫人已于今日上午送与了我,所以这院子,现如今姓花,也就是说,从现在起,这院子就是我的了!”花申很是骚包的背过手,一副我即出手、天下我有的架势。

    “啊?这院子已是花大哥你的了?”小玉满脸的惊诧,她实在不相信,这花大哥只是在上午出去转了一圈,再回来,这院子就已经由姓林改成姓花了。

    “那是自然,日后你和你爹爹便安心的住在这里,我花申在醒过来的第一天就对你爹爹说过,如若我花申有所成就的那一天,定当有所厚报,虽然我目前还算不得是有所成就,但好歹也算有了个栖身之所,所以自此以后,你和你爹爹便住在这院子中,我们便是一家人!”

    “我给你的那十两银子,虽然我说那是给你的例钱,但在我的家乡,这就叫零花钱,就是给你平日里花着玩的,如若花没了随时再来问我要便是。”

    花申这人就是这样,你予我滴水之恩,我自当涌泉相报,你若有害我之心,我必将你千刀万剐,这就是花申,爱恨分明。

    张老三当初救他一命,他说日后相报,那并不是随口说说就算了的,更何况如今还有小玉儿这么一位娇俏可爱的软妹萝莉在身边?他无论从正面的报恩之心来说、还是从侧面的那颗龌龊的萝莉养成之心来说,他留下张老三父女,那都是必然的选择。

    小玉听着他所说之话,眼泛泪花,眼看着就要控制不住了,却突然面向他跪了下去。

    她这一跪可是给花申唬了一跳,连忙过去便要扶她起来,可这小玉却是倔强的很,死跪在地上不肯起来,他又不好太过用强,只得蹲下身子对她说道

    “小玉儿,你这是做什么?我即已说了我们是一家人,那就不需要行这等大礼,再说,我花申也没这般规矩,你速速起来。”

    小玉却是不为所动,依然跪在那里对着他说道“自从小玉失去娘亲与哥哥以后,便一直与爹爹相依为命,我们居无定所、所赚银钱也只能在这世上勉强度日,这几个月下来,小玉心中已是疲累不堪,若不是还有爹爹在,我恐怕早去追随那已在地下的娘亲与哥哥了,小玉心里的这些苦楚与辛酸从未与任何人相述,如今花大哥你如此真心相待我们父女,我们便是粉身碎骨也定然不负花大哥之恩。”

    “好好,我知道了,你先起来说话,在我这里可不兴这等跪拜大礼,小玉儿你快快起来。”

    花申现在是一个脑袋两个大,他毕竟是从后世的现代社会之中而来,从小接受的教育让他无法淡定的看着一个年龄十五六岁、又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孩子跪拜在自己的跟前,这种情况让他有一种自己罪大恶极、又有虐待未成年少女的不良感觉,十分的窝心。

    “爹爹如今还未回来,小玉便在这里代爹爹谢过花大哥的恩情!”

    说罢便要对他磕头,这下子花申是真受不了了,他感觉自己要是受了这小玉的一跪一叩首,恐怕这辈子都会有心里阴影。

    当下便也顾不得小玉反应,急急伸手将她从地面上给拉了起来,唬着脸对小玉道

    “小玉儿,你若是再如此,可不要怪我将你和你爹爹赶出去了。”

    小玉一听此话,倒是着实被唬了一下,动作也僵住了,花申趁此赶紧说道

    “小玉儿,你且记住了,日后在我这花家大院里,家人之间,永不行下跪扣首之礼,如若有违反者,一率家法处置!”

    小玉一听花申此言,更是感动得稀里哗啦,腿一弯,下意识的就又想跪,但抬头一眼却正好看到花申那唬着的脸,心中便立时一跳,立马改跪为礼,面对花申呜咽着道

    “那小玉代爹爹谢过花大哥。”

    花申见小玉终于不再跪拜,这才将唬着的脸变成了笑哈哈的表情,对着小玉道

    “这就对了,想必你也不想品尝我花家的家法吧?”

    至于他那还未出炉的花家家法到底是什么,花申嘿嘿一笑,表示自己很纯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