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乱游记 > 正文 第五章 天上掉下个林夫人
    第二日,日上三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花申自房中刚刚出来就一眼看到小玉正在院中洗着衣服,便笑着冲小玉一招手,说道“小玉姑娘,早上好。”

    小玉脸上不觉一红,连忙站起身来向着他道“公子好。”

    “你不需叫我公子,再说,我又算什么公子了,你日后叫我花大哥便好。”

    “花、花大哥。。。”

    花申满意的笑着应了一声“昨日我听你爹爹说起你在主家中所做的活计,这些便是你今日所要浆洗的衣物么?”

    “花大哥,这些衣物并不是非要今日就要浆洗完毕的,主家知道我和爹爹辛苦,所以一般像这些活计,都允我在三五天之内做完便可以了。”

    花申听到这里眼睛却是陡然一亮!对啊!怎么就没想到呢?这主家的宽厚张老三一直在不停的说,可自己却一直没往这上面想,这可真应了那句骑马找马了!真是笨得要死了。

    只是现在这主家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还未可知,是商家还是官家都不清楚,再说,张老三与小玉姑娘毕竟只是他们收留的下人,对于主家的为人性格也未必有那么深刻的了解。

    不过想来那小玉姑娘与主家接触甚多,想必对这主家要比她父亲了解的更多,这倒是要好好的与她交谈一翻才是了。

    花申想到这便对小玉说道“小玉姑娘,听你爹爹说你做活的这位主家为人宽厚,倒不知你这主家里是个什么情况?”

    “花大哥,要说起这位主家倒真是让人敬佩得很,就是在咱们整个金陵城提起我的这个主家那也是人人佩服。”

    “哦?这么厉害?”

    “恩,主家本姓林,世代都是以经营布庄为生,到得这一代林家家主又将祖业扩大了许多,甚至在北方边镇都设立了分店,只可惜在前几年的时候林家的这位家主在去北方处理事务的时候正好遇到蒙古人袭边,结果被乱军射杀于逃亡途中。”说到此处还小玉叹了口气。

    “因为林老爷过世前并未留下男丁,家中只有一位林夫人与其膝下的一双女儿,所以林夫人只好扛起了经营整个林家的重担,虽然说这些年来林夫人未能将林家的产业再度扩大,但她一个女人家能维持住先前林老爷留下的这若大一个家业,也是相当不易,想来这些年林夫人定然也是吃了不少苦的。”

    花申听到此处倒是一乐“小玉姑娘,如今你也才到林府三个月有余,怎么这些事情你说起来倒像是都亲眼见过似的?”

    小玉见花申置疑林夫人,当下便急急的说道“花大哥,林夫人之前的事我或许只是听说,但自打我进了林府以后,日日所见却是不假,如今林家的大小姐已然有十七年华,也已慢慢随着林夫人接手林家的生意,甚至于也开始奔波于各个州府,协调四方关系,对于这样的林夫人和林大小姐,我那是万分敬佩的,我若是有她们那十之一二的本事也不需要总是让爹爹喝稀粥、吃咸菜了。”

    “如此说来这林夫人和林大小姐倒也着实很是让人敬佩,只是不知她们这做生意的手段如何?”

    “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了,我只是听林府中的那些老人说,林夫人做生意很讲究信誉与公平,不论跟谁做、也不论对方的生意规模是大是林夫人一概平等视之,即不给大商人以特权、也不给小商人以欺压,一直秉持着诚实守信的原则与各处商人经商。”小玉很是崇拜的说道。

    花申一听,不由得暗自嘀咕,难怪这林夫人守得住家业却做不大家业,如此经营理念做得大才怪,不过从她这几年的经营风格来看,她应该还能算得上是个靠谱的合作伙伴,如果她诚信上真的没问题,那么她简直就可以说是一个最优的合作伙伴啊。

    “小玉姑娘,一会儿麻烦你帮我去买点猪油回来,顺便再多买点菜回来,至于剩余的银钱你就留在身上,权当日后的生活费了,花没了再问我要,别怕花钱,你也知道,你花大哥如今不差这点小钱。”

    花申边说边递给小玉五两银子,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特别的豪气。

    小玉倒是听得噗嗤一笑,道“花大哥莫要说笑了,你虽有不少银两,可这五两也不是小钱,怎地就不差了?”

    花申倒是没想到这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呛起人来倒也要命,当下只得咳嗽一声,道“就你话多,速去帮我买东西回来。”

    小玉憋红着脸也没言语,轻快的转过身一路小跑的就溜出了院子,在其中,花申似乎还能隐隐的听到一些压抑着的悦耳笑声。

    支走了小玉,花申站在院子中细细的思量了一翻,觉得这林夫人也许还真是个不错的合作伙伴,不过最终是不是真的靠谱还是要先行接触一下才知道,如此的话,倒还是先制出一批肥皂与她商谈一翻探探底的为好。

    希望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林夫人不会让人失望吧。

    花申心下有了决定便回到房间翻出他那台笔记本温习起制取肥皂的工艺流程来了。

    现代工艺制取肥皂即皂基主要是以烧碱溶液加入动植物油中加热进行皂化反应,然后再以饱和食盐水析出肥皂即可。

    可烧碱的话,现代工艺主要采用电解饱和食盐水法,不过在现在这个没有电的时代里,花申想用这个方法就只能运用他那几台移动电源了,虽然按原理来说,他这几台电源倒是正好符合电解食盐水的要求,可他心里实在不想冒着损害这几台电源的危险去干这事,所以这个方法在他脑袋里也就是一闪而过,根本就没继续考虑下去,毕竟现在每一台移动电源对他来说都是十分宝贵的财富,他不可能为了制取烧碱就奢侈的用这东西来搞电解,所以还是只能用土法来解决。

    用土法的话,那就只能用草木灰溶液来代替烧碱进行皂化反应了,然后用饱和食盐水盐析出肥皂,最后再定型就算大功告成了。

    花申又复习了一遍制取肥皂的步骤,他务必要确保自己做到一次成功,他可不想穿越到大明以来的第一次制作就失手。

    不过别看花申如此认真对待,但这制取肥皂的前期步骤却很是简单,就像制取这草木灰溶液,只需在灶台里抠些草木灰出来,然后用水混合并充分搅拌,澄清后再过滤几次就算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