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乱游记 > 正文 第一章 似明非明
    格子门,宣纸窗,长条枕,青砖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如此古香古色的房子里,一个短发衬衣的小青年,掐着根烟头仰头长叹。

    靠,穿越都被广电神龙给和谐了,怎么还能发生在自己身上。

    这时一名五十岁左右穿着粗布衣服的老汉推门走了进来,见花申已经从床上坐起来,便说了句“小哥儿,你醒了啊?醒了就好,你可不知,自小老儿将你救回,你已经昏迷了七天七夜,就靠些稀粥渡日,小老儿真担心你再醒不过来恐怕不病死也得饿死了。”

    “我去,昏了七天七夜!就靠些稀粥居然可以活下来?”花申深深的佩服了把自己的生存能力。“对了,小子名唤花申,谢过老仗您的救命之恩!“花申学着电视里的样子站起身、双手抱拳冲那老汉拱了拱手。

    那老汉却连连摆手,连声道“不妨事不妨事,小哥命中有福相,小老儿也就是搭了把手而已。”

    “小子刚刚清醒,脑子里还有些迷糊,敢问老仗现今是什么年月?”

    那老汉好奇的看了看花申,道“现今乃是我大明弘治二十五年啊。小哥儿你莫不是伤到了头颅,怎么连这些寻常事都不清楚了?”

    “大明弘治?二十五年?”花申并没有回答那老汉的问话,只是在反复的嘀咕这几个字,脑子里也在飞速旋转。

    不对啊,做为一个现代的年轻人,历史可以不及格,但看过那么多本网络小说的,傻子也知道大明中兴那位皇帝是个短命鬼,才干了不到二十年就吧自己给累死了,怎么可能还有二十五年这个年号啊?

    花申心里拿不准,四下看了看又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敢问老仗,当今官家的名讳为何?”

    那老汉顿时面色大变,急急摇头道“官家的名讳岂是我等小民敢说出口的?小哥儿莫要再问了。”

    花申倒是一脸便秘似的表情郁闷道“老仗,您看我途中遭变,头部也受了创伤,若是连这事都不清楚,日后出了门说出些招惹祸患的话来,恐怕。。。”

    那老汉心里顿时一惊,暗道,是啊,莫不要日后他惹出祸患来把我自己也牵连进去,当下也只能小声道“小哥儿,这话你听过也就罢了,日后可不要对人讲起是我提起过当今官家的名讳。”

    “是是,小子自当省得。”花申当下连连点头称是。

    那老汉四下瞧了瞧,又悄悄关上房门,这才低声对花申道“当今官家的名讳为上朱下柞常。”

    “朱柞常?”花申暗暗嘀咕了一声。

    在心里反复琢磨了多遍以后,终于确定,在他所生活的那个世界历史中,明朝并没有这么一位皇帝,也就是说,现在他所在的这个大明,也并不是他所熟知的历史中的那个大明。

    只是如此一来,不知道原本朱佑樘的混蛋儿子正德会不会即位,之后那个要人命的权阉刘瑾还会不会出来祸害人间?若是,我又将何去何从?

    花申一时间心乱如麻,竟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发起呆来。

    那老汉一见,心中有些摸不准这位看起来有点奇怪的小哥儿的状况,只得轻轻的叫了他几声“小哥儿,小哥儿!你没事吧?”说罢又摇晃了花申几下。

    花申一惊,这才发现自己竟操心起还未发生的事来,当下苦苦一笑,即来之、则安之,它日之事还是来日再说吧。于是冲那老汉一笑,再次拱手为礼道“小子感谢老仗赐教,还未请教老仗姓名?小子日后若有成就定当报答老仗。”

    “小老儿姓张,家里行三,大家一般都叫我张老三。”

    “原来是张三叔,小子花申再次感谢张三叔的救命之恩!”花申这次很是正式的叉手为礼向老汉鞠了一躬。

    张老三急忙伸手扶起花申说道“唉唉,小哥儿莫要如此,救你性命自也是行善积德,你万万不可再如此客气了。”

    “古人淳朴,哪像千年后的社会,开车撞人逃逸算好的,不故意压死人都算客气了。”花申心里暗叹一声。

    “尼玛,我的衣服和东西呢?”花申刚刚还在感叹古人的质朴,一低头突然看到自己身上的衬衣,猛然就想起了自己在现代的一身行头,除了烟头也不知道是不是随自己一起穿来了。

    “小哥儿,你的衣服和东西我都给你放在床脚了,只是不知道你说的尼玛是何物?”张老三特实在的回了花申一句。

    花申噗嗤一笑,连忙往床脚一看,见自己穿越前穿的那套西装和那些大小包尚在,心中一安,随即又激动起来,连忙抓过自己的东西,粗略的翻了翻,见里面的东西一样没少,心里顿安,不过最有价值的东西也就四样智能手机一部、笔记本电脑一台、单反数码相机一部、大容量移动电源三台。

    花申看着手里的这些东西,心里一阵翻腾,这些设备就是他在这个世界中生存的资本,他恨不得现在就打开这些设备好好的检视一翻,看看在穿越的过程中有没有遭遇到什么意外的损坏,可是张老三此时却满脸好奇的看着花申,又让他不得不提起一些小心,虽然张老三不见得有害人之心,但好奇之心却是人皆有之,难保在张老三见了这些“神奇”的东西后不会对人露了口风,到时万一招来什么意外,毁了这些设备,花申哭都找不着调。

    “小哥儿,你看看这些东西可对?”正在这时张老三开口问了花申一句。

    “对对,没错,谢谢张三叔了,张三叔你不知道,这些东西对我的纪念意义远远大于实际用处,我家里已经没什么人了,如今只剩下这些外物能让我睹物思人,对亲人另有一翻思念了。”花申边说边泪光隐闪,他这翻话虽然有故意说轻这些东西对他重要性的意思在,但也未必没有一分真情在,想起他在另一个时空中的父母家人,此生却是再也没有相见之日,不觉中已是潸然泪下。

    那张老三见花申说着说着泪水就流了下来,立马心有所感似的说道“小哥儿不必太过伤心,现如今虽说北方战事不多,但辽人每年也都会来袭边劫略,所以年年都免不了有妻离子散的人家,就连小老儿家中……”

    花申一听免不了点头应了一声,道“张三叔说的是,现如今对我们这些仍活在世上的人来说,好好的过好每一天就是对过往亲人最好的回馈了。”

    好死不如赖活着,我花申既然有命穿来,就一定有命活出滋味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