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主播真会玩 > 正文 第0233章:青葱烛台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八卷、古巴比伦空中花园

    ※※※

    中国,西北边境——

    秋冬之际常有候鸟迁徙,自身对地磁的精准感应胜过一切导航仪。它们自北向南,除去夜间休息,它们几乎所有时间都用于迁徙,这种状态长达数月,足以飞越半个地球。

    却在近日,大西北的昏暗云层中隐隐掠过三只乌黑阴郁的飞影。

    黑气缭绕,万般变化,即便是最专业的摄像师,最极限的抓拍设备也无法捕捉这些黑鸟的身影。

    它们结阵而行,飞行路径自西向东,与那些南北迁徙的候鸟截然不同。

    所幸神州大地不缺能人,关外偶有大贤单凭肉眼便能认清这三只不速之客的踪迹。

    通体亮羽形似铁翎,锋利的线条充斥着幽暗的哥特风,如铁针的尖喙上,灰蒙蒙的隼目泛着冷艳的寒光。

    它们不分昼夜,不受磁场侵扰,无视气温,疾速飞窜,仿佛永远不需停息。

    谁也算不到这种超越认知的效率——从遥远的北欧飞到中国边境仅仅用了一周时间而已。

    黑,不代表无缘华丽。有人看得清,却认不出;有人认得出,却看不太清。

    “北欧渡鸦?”

    “一次派出三只?好大的手笔!”

    “不知这类异禽,堪比几品摸金兽……”

    “这鸟,虽是一身黑,终归比古画里记载的好看得多。【愛↑去△小↓說△網w  qu 】”

    “若有三封信,茅山必收一封!”

    关外强者无人动杀心,人们遵循异士圈古老的规矩——传信无罪。

    一次性安排三只北欧渡鸦,不分昼夜地来华送信,此事事关重大,若有人出手拿下这些异禽,且不说送信者大发雷霆,怕是境内那三方收信也会迁怒于众。

    层层叠叠如蛋糕裙的三簇黑翎遁入长空,忽然之间应验了某位老者的预测,领队的渡鸦骤然俯冲,尖喙直逼一片变幻莫测的环山云雾。

    若是三封信,茅山必收一封,它明知远在天边,遥不可及,血液里流淌的执念指引着继续前行,

    冷冽的寒风无以动摇,第二只渡鸦仰头发出一声沙哑的嘶鸣,收翅疾速俯冲,大方向直捣寻龙门。

    第三只渡鸦,埋头向前……

    ※※※

    寻龙门,摸金池——

    两只早就喝干了的猴儿酿瓦罐静静地躺在池边,罐口挂着粘稠的唾液,即便早已没有酒气,也被当个宝似的舔了一遍又一遍。

    那只暴躁的捞符尊者全身浸在滚烫的池底,一连数日,白猿尽职尽责守着池中心伫立的黑金符,那只大得不像话的穿山甲黑爪已经泡得逐步成型。

    噗~!哗啦啦啦……

    白猿倏地跳出水面,急躁地吐出一口热气,等不及揉开眼前的雾气,微红的双瞳一瞬间蹦出一对精光,西北望,直冲云霄。

    传闻,高品阶的摸金兽对相近品阶的异兽格外敏感,品阶越高,动静也就越大。楼兰某地曾平地显形一只摸金圣兽,气势冲天,惊得方圆几千里的异兽无不瑟瑟发抖。

    “捞符尊者贵为八品,已有两百多年盛名,今日午时竟如此敏感,自水中惊坐而起……恐怕是有客从远方来……”

    隐龙殿内,一名独眼老者盘腿而坐。

    “是有人要给我寻龙门新任掌门一个下马威?”在旁侧卧的千雕尊者轻抚长须。

    “师叔,你多虑了。”

    一袭白袍无声无息地卷入后厅,段云颀长的身段飘近石桌,静静凝视着隐龙台上那盏微光闪烁的烛台。

    那是一盏青葱的烛火,乍一看彷如绽放的莲花,细看之下,则是一颗剥了皮的青石洋葱,似花非花,共呈八瓣,是为八星摸金校尉的祭奠。

    这八瓣葱皮,每一片剥落都链接着烛心,几欲脱落,却藕断丝,和烛心的青色焰火共生不息。

    段云心存希冀地盯着那颗顽强的青焰,执着地念道

    “半缕残魄留守烛心,庇佑我寻龙门。烛火一日不灭,就代表师父还活着!只要师父还有从天眼大会活着回来的希望,我段云就始终是‘代掌门’。”

    此话一出,围桌的老者纷纷静默。天眼大会举办了这么多年,老字辈们深深了解何为“九死一生”,有时候真的很羡慕年轻人的执着,这种不抛弃不放弃的信念,即便是虚幻的泡沫,至少,它也是一种让人奋进的正能量。

    如果可以选,段云希望只做个临时的“代掌门”,如果老葱头允许,他这辈子都不要继承掌门。可惜,没有如果。

    青葱烛台迟早会灭,但老葱头那怪异的发型和毕生教诲,会永远活在新旧两派弟子的心中……

    “差不多玩够了,炎儿差不多下午回国。”

    “传令,回国之后,速回门中。”

    前厅大门无风自起,一名白袍男子携一青衣少女姗姗来迟。男子平时常驻葬龙殿,正是隐修卦爻之术的卜天尊者庞蒛。

    少女则是门中众星捧月的小师妹苏媛,碎步走近隐龙台,躬身温婉地行了个礼,虽有拘谨,却不改以往的清丽

    “媛儿见过掌门师兄。”

    “掌门,我有预感,西边的来客,是冲着方炎而来。”

    庞蒛上前一步禀报,自打前些日子辅助方炎,在深入乾陵之前卜了一记“开工卦”,随后一连七天诸事不灵,连沉鱼阁的筮缸也静得出奇,可见那五条五行鱼元气大伤。

    “那天筮缸里的五行鱼生出血光阵眼,缸底形如飞沙走石,风驰电掣,各路杂物最终收拢于心。”庞蒛回顾那天开工卦的景象,啧啧称奇,“事后再看炎儿的遭遇,阴差阳错将瑜辰老魔千年的修为吞噬于己,不正巧应验了卦象末尾的‘九九归一’?”

    不愧是一年只许发起一次的开工卦,那天那柄被方炎用于削肩剔肉的八卦刀片也钝了整整一周。

    直至今日,多日不开张的卜天尊者突然卜出一卦——有不速之客自西方来,剑指方炎!

    “方炎这孩子,心里到底还有没有寻龙门?”

    “是啊,得了一枚寻龙银币,说送人就送人。这余下的六绝传承,他是打算不闻不问了?”

    “所以说当初就不该培养新派的苗子。”

    ……

    “不怪方师弟,师父参加大会的事我已经瞒了他七天。”

    段云微微摆手,深吸一口气,“无需再瞒,今晚就把余下的六把钥匙一并交接,别的是我能替他担着,寻龙银币必须他自己来!”

    “当然咯。”

    苏媛坏坏地扬起嘴角,听到诸位师叔师尊把方炎骂的狗血喷头,她心里别提多开心。

    想起上次方炎回来时匆匆忙忙,走时更是瞬间没影,见他通宵在拟墓池里推演,好心给他熬了一碗红豆羹补血补气,一大早放在书房外。

    结果死方炎居然“巧妙”地错过,热腾腾的红豆羹凉了一个清晨,一口没吃。

    这样的师兄,活该被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