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调教大宋 > 正文 第315章 封神之战
    观澜儒生们从未见过唐奕这么大的火。81 Δ.┡1.以往,也只是骂几句,最多罚几天不给饭吃。

    他是范仲淹的弟子,不到万不得已,在人前还是要保持最起码的斯的。

    但是,现在

    唐子浩疯了!

    观澜书院门前,往来的朝官、出入的儒生。还有回山街市上行走的百姓,都看到了这疯狂的慕

    大名鼎鼎的唐子浩,把个观澜儒生踹倒在地上,然后疯了样狂踢狂打!

    “特么你大爷的!”

    唐奕边踢,边骂,边掉泪

    “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观澜怎么教出你这么个败类?”

    当初,若不是他时兴起,恶趣味地教邓州营后世的军事化管理,若不是在使辽的时候,他和杨怀玉吹了句牛逼

    邓州那几百兄弟也不会被送到广南去当炮灰,也不会全营只剩下不到二十个人。

    老曹更不会断了臂,现在还让个狗-操的假圣人指着鼻子轻辱!!

    “大郎,大郎快住手!”

    曹满江这时也看清了来人正是唐奕,急忙上来拉他。

    “大郎快住手啊!”

    那儒生被唐奕踢得嗷嗷直叫,老曹真怕唐奕下手没轻重,伤了人。

    “我踢死这畜生,给兄弟们报仇!!”唐奕带着哭腔,点没停的意思。

    与其说他是气程颐,倒不说他在气自己,气那些拿武人不当人的人。

    “还愣着做甚,快拉住他!”曹满江支胳膊根本拉不住唐奕。

    几个汉子这才反应过来,七手脚的把唐奕抱住。

    程颐已经爬不起来了,但心的怒气却是点儿也不减。

    我错在哪儿了?

    凭什么打我?

    你是教谕也不能平白打人啊?

    他们本来就

    程颐忽然愣住了,本来要宣泄而出的话语,也是卡在了喉咙里,再也不出来。

    因为,

    他看到了,他永远无法理解的幕。

    唐子浩,那个疯子,此时却像个受伤的孩子般,抱住那个独臂汉子嚎啕大哭。

    不光是程颐怔住了,书院门前众的儒生也都怔住了。

    远处,个领着班小娃娃的少女亦是被唐奕的惨嚎所震撼。

    这还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唐疯子吗?

    “老曹我害了你呀!!”

    曹满江独臂无措地捶着,红着眼睛柔声道

    “净说胡话,这是俺们的命。”

    唐奕闻言,哭得更凶。

    这几个月因为曹觉和邓州营而积压下来的憋闷,在这刻似乎再也控制不住,股脑的宣地泄而出。

    曹满江不想让唐奕这般难受,转移话题道“瞅你给人孩子打的,读书人金贵,哪受得住你这大手大脚的。”

    唐奕猛回头,瞪向程颐,吓的程颐哆嗦。

    “过来,给我大哥陪罪!”

    “不用不用”曹满江只手直摇,“多大个事儿啊!”

    说着,还看向程颐。

    “老弟,对不住啊,我兄弟脾气不好,我代他给你赔罪!”

    唐奕怒道“赔个囊球,回头我弄死他!”

    “好好说话”曹满江佯装温怒。“顶两句就顶两句呗,这不是也见着了?”

    “俺们本来就”说倒半,曹满江自己也咽住了,憋了半天才道,“惯了没啥!”

    唐奕心莫名痛,在邓州的曹满江、在军营里的曹满江,他没见过的,那个在战场上的曹满江

    不是这样儿的!

    回身看向那几个跟曹满江来的老兵,多数他是认识的。有王都头,还有几个当年在邓州营的老兵,不认识的只有两个。

    曹满江不想再纠结这些事情,见唐奕看向王都头等人,急忙过来介绍。

    “那两个是后进营的,李贺、李方休兄弟。”

    随后又对李家兄弟道“这就是俺们老营卒们常说的唐大郎,咱营里的那些规矩都是大郎当年给定下的。”

    李贺、李方休闻言,猛的个立正!

    “那你就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呢!”

    要是没有那些规矩把邓州营训得比军人还像军人,昆仑关下,就没有那么强的执行力,更没有五百人的神话之战!

    曹满江则爽声道“自家兄弟,不必多礼!”

    转而看向唐奕,“这两兄弟是营里唯的老兵。在昆仑关头,要是没有他们,咱们营那五百来个生瓜蛋子,也不可能顶得住侬军近两个时辰的猛攻!”

    唐奕闻言怔,“两个时辰?你们真在昆仑关下顶了两个时辰?”

    邓州营真在昆仑关顶了侬军两个时辰!?

    “那还有假?”曹满江得色道,“五百对侬贼全军,老哥这仗打的漂亮吧?”

    “”

    唐奕神情逐渐敛去,“走!随我回去!”

    唐奕拉上曹满江,掉头就走。

    难倒狄青的战报是真的!?

    带着曹满江等人回到自己的小楼,又让人把曹佾叫了过来,

    “把从你们到宾州开始,所生的每个细节,都道来!”

    曹满江呆愣地左右看看,这有啥好说的?狄帅的战报不是都说了吗?

    但是,见唐奕叫来的那个华服男子面色不善,老曹也不迟疑,当下把他如何到的宾州,如何接的袁用之令,仗是如何打的,又如何退回宾州,血战城门,包括曹老二怎么杀的袁用,都道来。

    “老二宰了袁用那鸟厮之后,就晾明了身份。之后,杨将军将其软禁了起来。此番进京,直接就送到了大理寺收监,还不知道情况如何呢!”

    “嘿,要说,你老哥我眼睛够毒吧?捡了个六品昭武校尉回去!”

    等曹满江说完,唐奕不敢相信地与曹佾对视眼,亦从他的眼看出惊骇。

    五百对五千?杀敌近半?

    狄帅的奏报点虚的都没有!!!

    暮的

    曹佾把抓住曹满江的手臂,“你可敢保证,绝无半句虚言!?”

    “绝无虚言!”曹满江笃定道。“咋了?这有啥虚的!?三千西军和近万广南军可为我等做证!”

    唐奕闻言,猛拍桌子,“走!!”

    “去大理寺!”

    走之前,唐奕留曹满江几人在观澜住下,老曹不肯,说是告了假出来的,会儿得回营交令。

    对此,曹佾只是微微笑,随便叫了个仆役,让传他的话给西军营地。然后对老曹道“安心住着吧!”

    老曹暗暗乍舌,大郎现在是出息了,交的都是大人物,句话就能把他们留下。

    却听曹佾又道“你们救了我弟弟的命,就是我曹家的恩人。这个情,我曹佾慢慢还!”

    说完,就与唐奕起坐船,直奔开封的大理寺而去。

    到了大理寺,笔吏看是国舅爷和唐疯子要见曹家老二,当然不能阻拦,恭敬地带二人进了大理寺的后院。

    原来,曹老二没关在监牢,而是在衙门后院给他单备了个院子,让几个衙役守着,就算收监了。

    二人见怪不怪,曹老二这个级别,受点照顾太正常了,要是没受照顾,曹佾才真该飙了。

    进院子,曹佾心口紧,只见曹老二正在院子练把式。

    只是二月,却赤着上身,提着石锁,全身腾腾地冒着热气,额前的大金印在汗水和阳光的照耀下,夺人眼球!!

    曹觉见二人,也是愣,缓缓放下石锁,憨憨地笑了

    “哥”

    曹佾含着泪看着弟弟,猛的冲上来就是巴掌。

    “混帐东西!这几年死哪儿去了?”

    曹觉被打的脑袋歪,却点不气。

    依然憨笑着,柔声道

    “哥”

    “我没给咱曹家丢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