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横行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二章 围杀!(二合一)
    ps:不啰嗦了,快点结束这个副本~

    砰!

    黑衣人嘴角挂着疯狂的笑意从秃顶老者胸前将手抽了出来,秃顶老者的尸体失去支撑摔倒在地。81 Δ*┡1z

    咔嚓~,咔嚓~,咔嚓~

    三声脆响,黑衣人的四肢从木质十字架上挣脱下来。身体颤抖着,将刺入身体之的木钉拔出。股股的污血顺着木钉刺出的血洞流了出来。

    他的动作没有停止,右手将口腔的铁链拽在手,点点的缓缓拉了出来。

    诡异的事情生了,有木钉造成的血洞和身上各处伤口开始以个肉眼可见的度愈合着。十个呼吸左右的时间,他完全恢复了最健康的状态,浑身上下没有点伤口。

    黑衣人捡起秃顶老人掉落在地上的尖刀,就这样着身体向外走去。若是有人从他的身后观看,就可以看到他的头忽然夹杂了许多白色。

    昏暗的环境完全不是黑衣人行走的障碍,跨出这间地牢便是个长长的走廊。走廊的墙壁每隔五米左右插着个熊熊燃烧的火把,将切照的分明。

    “你是谁!站”

    黑衣人没有走上几步,个身穿褐色软甲的青年骑士现了他,顿时大喊道。

    唰~!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黑衣人挥手扬,空气呼啸,道亮光在空闪即逝。把尖刀将他的脖颈穿透,那个骑士武者脖子脸惊恐的倒了下去。

    “罗尼,生了什么事?”

    兴许是骑士的喊声惊动了别人,句带着询问意味的话传了过来。

    黑衣人没有丝毫的紧张,反而是脸平淡的走到骑士旁边,将骑士的长剑拿到手,掂量了两下挥剑就往旁的地牢锁上砍去。

    锁链应声而落,个浑身伤疤的魁梧男子被倒挂在空。听到响动,男子的眼睛豁然睁开,股气势闪而逝。黑衣人走了进去,剑破开锁链,男子也就掉落在地面。

    黑衣人没有搭理男子的意思,转身出门又是剑破开锁链,屋内却是锁着头六足猛兽。

    个房间、两个房间……

    房间内困着的不仅有人类,还有着大量的兽类。这些家伙其最弱的也有骑士级别的力量,就连大骑士级别的存在黑衣人也是看到了个。

    偌大的地牢不可能没有守卫,不仅有守卫,而且骑士级以上的高手足有二十多位,剩下的也都是百里挑的精锐士兵。

    但这些人没有个人能够抵挡得住黑衣人的击,黑衣人手的长剑染满了鲜血。随着越来越多的房间被打开,越来越多的囚徒被释放了出来。即使他们受尽了折磨,实力十不存,但对煌蛇家族的怨恨让他们不畏生死。

    惨叫、血液,地牢已经开始了前所未有的大暴动。

    “啊!魔鬼~”

    煌蛇家族的骑士们疯狂的后退着,口哀嚎个不停。

    黑衣人整个人的身体忽进忽退,宛若道模糊的影子。冷漠的挥舞着手的长剑,每次挥剑就有名生命消逝。无论是坚固的盔甲还是锋利的武器统统被他斩断。

    他手的长剑仿佛化身成为无坚不摧的利器,而他成了收割人命的恶魔。

    他的身边是上百名被释放出来的囚徒,每个人都是面目狰狞,双眼蕴含着冲天的恨意,恨不得将煌蛇家族的人全部生吃活剥。

    名骑士踉跄倒地,他的眼惊恐绝望至极。黑衣人站在他身边,手的长剑毫不犹豫的挥起。

    “住手!”

    声暴喝从远处传来,声音蕴含着震人心神的力量。听到这声音的黑衣人眼角闪过抹快意,手的长剑毫不犹豫的落下,将眼前的骑士拦腰斩断。鲜血夹杂着内脏下子喷了出来。

    “我叫你住手你没听到吗?!!”

    个身穿金铠的大骑士愤怒的吼叫着,蕴含着巨大力量的脚步将地面塌的粉碎。他的身体化作道流光,拖着长长的金色残影狠狠地撞向黑衣人。

    叮!

    长剑和巨剑碰撞在起,巨大的力量形成了强劲的冲击波往四周吹去。触即分,两人分别向后退了几步。

    大骑士的眼闪过抹惊讶和凝重,他不知道地牢里怎么会突然出现这样的高手。黑衣人眼的疯狂之色更浓,他只知道自己的力量很强,强大可以轻松杀死骑士,但他没想到以往他视作神明的大骑士在力量上也不能压制他。

    “这是力量!有力量我才能够报仇!”

    黑衣人主动出击,将手的长剑化作钢刀使用,《恨刀诀》的刀法招式挥洒而出。时间,并不算多么宽大的走廊之布满了凌厉至极的剑光,每剑都是朝着对方的致命部位砍去。招招犹如灭绝了人性般,夹杂着鬼哭狼嚎般的凄吼之音,仿佛有无穷的厉鬼勾魂索命,恐怖至极。

    大骑士的脸色猛然变,但他却没有慌乱。他身经百战,见过许多种攻杀剑术,虽然眼前的剑术格外凌厉,但他自信能够应付的下来。

    身体急后退的同时双目凝,股诡异的波动从他的身上释放而出,将面前的地面笼罩在内。大骑士的实力相较于亚奥可是强大了许多倍,施展出划地为沼泽的异能其范围和深度更是扩大了许多倍。

    顿时三十多米长的走廊就变成了冒着绿泡的沼泽,而黑衣人的身体就在这沼泽之上。而相较于之前,黑衣人的恨意更加的强大,其力量也已经进阶达到了大骑士的地步。

    黑衣人身体闪,空只能够看到道模糊的影子。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大骑士的面前,长剑划过长空以个极为刁钻的角度砍向大骑士的脖颈。

    瞬息之间,黑衣人接连砍出三剑,大骑士也是丝毫不弱的挡了三剑。

    再度碰撞在起的两人可真是战力全开,大骑士已经完全激了血脉,浑身覆盖着黄色的鳞甲,浑身散着残暴的气息,举动都犹如残暴的煌蛇在搅动天地。

    黑衣人看向大骑士的眼睛只有种情感,那就是无穷无尽的恨意。他几乎已经丧失了切的思考,只是快、更快的挥出手的长剑,剑剑指向大骑士的要害之处。

    两人在走廊翻飞走动,剑光四射,土石横飞。坚硬的石块犹如豆腐般脆弱,被朦胧的剑光笼罩便化成堆碎沫。

    “哈!”

    大骑士手臂微微摆动,身体涌出股极为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瞬间便传递到了他的手臂,然后猛地爆了出去。

    轰!

    黑衣人与大骑士碰撞,突然而至的恐怖力量将他抛飞了出去,砰的声砸到了墙壁之上。墙壁上瞬间以他的身体为心,向四周蔓延出了密密麻麻的裂纹。

    “噗~”

    吐出口鲜血,黑衣人浑身的骨骼纷纷碎裂,但随即他的身体之便诡异的出现了股力量,他的伤势极快的复原着。而且,他的力量好像有增多了许多。

    “哈哈~!”

    黑衣人大笑声,捡起把长剑便又冲了过去。他却看不到是自己的头又白了许多。

    大骑士脸色微微有些白,大口的喘着气。那剑已是催动了煌蛇家族的秘法,将平时积累的力量下子释放出去,能够产生自身数倍的力量。

    他刚才不仅仅释放出了平时积累的力量,甚至于此时此刻身体的力量都放出来成。以他的实力,那击已经可以将名大骑士浑身骨骼震成碎片。但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家伙,居然好像平安无事。

    “这是个什么样的怪物?!”

    大骑士心已经有了些许的退意,现在他的力量几乎已经耗尽了,再战下去可不是明智之举。或许,他可以先退出去等到另外的大骑士前来支援。

    他想要退走,但黑衣人哪里肯让他离开。黑衣人双目喷射出惊天的恨意,实力再次提升的他已经有信心将大骑士斩在马下。

    大骑士盯着黑衣人的瞳孔突然阵猛缩,视线之的黑衣人身影阵模糊,再次出现时已经提着长剑出现在他的面前。

    唰~!

    璀璨的剑光闪过,大骑士有些狼狈的翻身躲开,地面则被狠狠地撕裂。

    在地面的大骑士来不及起身,将巨剑护在身侧的瞬间道剑光就轰击到了巨剑之上。

    轰!

    大骑士感觉到股庞大的力量由巨剑传递到自己身上,双手剧震,两只手臂没有了丝毫的知觉,手的巨剑被轰飞了出去。

    身体撞到墙壁之上,嘴里甜,口鲜血吐了出来。头也披散了开来,狼狈至极。

    但大骑士此刻却顾不得自己的形象了,他的心头冒出了股令人胆颤的危机。他有些不可置信,但又不得不相信,眼前的这个对手,其力量和度居然又提升了!

    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得其他了,翻身起来。在黑衣人脚下制造出片沼泽的同时,张嘴喷出股浓黄色的毒雾。然后便看也不看的就往地牢外面冲去,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如果再待下去真的可能会死掉的。

    跃出沼泽的范围,黑衣人知晓毒雾的厉害,也就没有硬扛着毒雾去追杀那个大骑士。虽然心有些可惜,但他还是准备等毒雾消散之后冲上地面在煌蛇家族大开杀戒。

    击败了煌蛇家族的大骑士的黑衣人已经认为煌蛇家族没有人能够阻拦他了,他更加期待杀戮的来临。被恨意笼罩的他并没有思考更多的其它东西,只有仇恨才是他力量的源泉。

    毒雾消散,囚徒们也都捡起来死去煌蛇家族士兵的武器,黑衣人也随意扯了个士兵的衣服套在身上。囚徒们吼叫着冲出地牢,双目带着决死的意味。

    他们都知道地牢外面绝对比地牢里面还要凶险,有大量的骑士在外面等待着他们。虽然他们同时骑士,但他们实在是太虚弱了,连走路都有些困难。但他们不怕,即使是死也要咬掉煌蛇家族人的块肉。

    “放!”

    刚冲出地牢,便看到密密麻麻的围了圈手持黑色盾牌的精锐士兵,他们的后面站着手持强弓的弓箭射手。伴随着声大喝,弓弦剧震,漫天的箭雨挥洒下来。

    噗嗤~,噗嗤~

    不少的囚徒连第轮箭雨都没有撑过去就被射成了刺猬,但剩下的人还是咬着牙往外冲。但他们脚下结实的石板却突然变成了深不见底的沼泽,个个顿时陷入了其,挣扎着沉没或者被乱箭射死。

    黑衣人将手的长挥舞的密不透风,没有支箭矢能够射到他的身体。他的脚步快移动着,那沼泽好像对他起不到什么作用。但两分钟过去,所有跟随他冲出来的人已经只剩他个了。

    他顶着箭雨冲锋着,猛然个跳跃就跃起了好高,又是无数的箭矢被他档下。犹如流星般的他落到了士兵的队列之。

    长剑抡圆横扫,将名躲闪不及的骑士拦腰斩断。黑衣人的眼神如同脱笼的野兽般扫向周围的人,将所有的人看做了他的猎杀目标。

    黑衣人剑斩杀了名骑士固然可怕,但其他的骑士却没有丝毫的后退,个个完成了变身朝着他围了过来。黑衣人眼神越加疯狂,几乎已经没有了人的灵光。

    他长剑横空斩向名骑士的脖颈,但他那无坚不摧的长剑却被骑士的手臂挡下了。原来,那名骑士的手臂上套着张二十厘米长宽的黑色盾牌。就是那盾牌,抵挡住了他的剑。

    不过,那骑士也不好过。黑衣人长剑上携带的力量将他击飞,口鼻都流出来鲜血。

    这样的盾牌不仅是这名骑士拥有,其他的骑士也样拥有。他挥剑攻击的同时,几名骑士已经将长剑砍向了他。

    长剑劈飞了两把长剑的同时,另外几把长剑也在他的身上留下了几道血淋淋的伤痕。

    手的长剑更加疯狂快的扫出,将几名骑士扫飞出去,但却没有死亡。外围的十几名骑士身上蔓延出了诡异的波动,整个地面悄无声息的变成了大片沼泽地。

    所有的普通士兵已经退出了,骑士们浑身覆盖着各色的鳞甲,宛若条条人形的巨蛇,在沼泽上站立着丝毫没有下陷的迹象。

    骑士们开始攻击,他们在沼泽上行动的度居然比在平地上还要快上几分。而煌蛇家族的几名大骑士则是站在外围,静静的看着,丝毫没有出手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