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正文 第七百三十章 幕后推手
    徐州,琅琊郡,开阳县城西面,一处不大院子里颇是热闹。院中一棵大树,大树西面是两个壮硕少年在吆喝着你来我往练拳,东面是两个青年文士在悠闲对弈。

    一阵秋风吹过,树上秋叶纷纷洒洒飘落下来,对弈中的白面青年看着落在棋盘上的几片枯叶,怅然摇了摇头:“萧索落叶,乱人思绪。”

    他一边说着一边拂去棋桌上落叶,却顺手偷偷拂去了几枚白子抓在了手心。

    这时,屋里一个端着茶壶的青年走出来,正好看到这一幕,不禁指着白面青年大笑:“哈哈哈哈!孝直,区区秋意岂能乱汝心绪?比之元直,汝棋差一招也!”

    对弈的另一个佩剑青年抬起头来,摇头笑道:“汝个法孝直,诸事皆是谦谦君子,独在棋道之上却是个无赖!”

    对弈的两个青年文士赫然正是徐庶徐元直和法正法孝直,从屋里端茶走出来取笑法正的则是徐庶的发小石韬石广元。

    法正偷棋子被捉了正着,也不羞恼,反是一副理直气壮的姿态,笑吟吟的道:“乱世之下,人生多艰,诸事不可回,若是连棋局也如人生,岂非太过无趣。”说罢又补了一句:“此主公之言也!”

    对于法正这番无赖的姿态,徐庶和石韬只能苦笑,他们也知道法正不拘小节的性格。

    这时,那两个练武的壮硕青年也走了过来,石韬招呼着他们饮茶。

    这两个青年一名高远,乃镇北将军高顺之子;一名张雄,乃平东将军张燕之子。高远和张雄俱是靖远武堂学生,而法正、徐庶和石韬则是一边在军中或地方任职,一边就读于河东书院。

    河东书院有个规矩,凡是学子就学肄业前的最后一年,都要去四方游学,了解民生疾苦,增长见识阅历,最后要将前几年所学与这一年所见所思形成于文,上报学院,纳入成绩。

    这是张辽提出来的,得到了河东书院老师的高度认同,也让河东书院的学子非常喜欢。河东书院又鼓励学子三两人结伴游学,遇事能辩论,行事可互补,更增裨益。

    除此之外,在这乱世中这些学子的安全也是极为重要的,因此张辽也同样给了靖远武堂的武生肄业前最后一项任务,就是与一名或数名河东书院学子结伴游学,既可保护学子的安全,也能跟着学些谋略,增长见识,这对彼此的成长都是极为有利的。

    法正、徐庶和石韬一批学子都将于明年肄业,法正在书院交游广阔,徐庶性格豪爽,二人关系不错,法正便约徐庶一起游学,徐庶又叫上了石韬。

    恰好高远和张雄也将从靖远武堂肄业,上层知道他们都是张辽重视的人,便将他们文武搭配安排到了一起。

    高远性格与其父高顺相近,言语不多,内心忠贞,性格坚定,张雄也是好爽之人,几个青年结伴同行,三个月下来,很快成了亲密好友。

    法正好下棋,常拉着徐庶对弈。徐庶少年时好为游侠,每日习武弄剑,时常侠客行,直到年近弱冠才折节向学,虽然天资过人,但论及学识与谋略比之法正还是有所不及,可偏偏他的棋术却压过法正,法正常常是败多胜少,只能耍无赖手段。

    一群人喝茶,张雄却是个藏不住话的主,几番欲言又止,终是忍不住问法正道:“孝直,吕奉先将军听从汝之斩首计,去任城杀曹操,如今该与曹操打起来了吧?不知有没有杀了曹操?我们真不用管任城的事?”

    法正悠哉的品了口茶,笑道:“何必杞人忧天。”

    张雄担忧的道:“若是吕将军失手怎么办?”

    法正摆摆手,笑道:“吾计一石二鸟,吕布胜也可喜,败也可喜。胜则曹操亡,为主公去一大敌,败则丢徐州,为主公消除他日之患……又何须担忧?”

    张雄一时不知说说什么好,一旁一直沉默的高远突然开口道:“若吕将军死于曹操之手,只恐主公他日责怪。”

    高远的父亲高顺曾是吕布旧部,虽然早已离开吕布,但毕竟还有雇主之情,而且高远小时候也常去吕布家中,是以心中难免担忧。

    法正哈哈笑道:“建忠多虑矣,吕布猛虎也,东征西讨二十余载,用兵犹如群狼,若处守势,困于一地,多半自相生乱,唯有败亡,但若处攻势,劫掠侵袭,来去如风,即便战败,亦足以逃生。此番他又是兵分两路,还有于毒策应,便是未能刺杀曹操,也能搅得任城大乱,让曹操元气大伤,实不必担忧!”

    高远默然点头,张雄忍不住赞道:“孝直之谋,真是当世少有,鬼神惧之。”

    “伯义过誉了。”法正摇摇头,叹道:“论谋略,主公麾下可谓人才济济,不说贾、荀、郭、李、沮五大军师将军,便是孔明、仲达也胜于我,更何况有主公在前,其谋方是深不可测,令人望尘莫及也!”

    石韬听了法正的话,在一旁忍不住道:“孝直,贾、荀、郭、李、沮五大军师不必说,孔明、仲达也实在了得,只是主公……虽有文治武功,又爱民如子,有圣人之德,然论及谋略,恐不及诸军师吧?”

    法正大笑道:“广元此言差矣,我等与军师不过谋一事,谋一隅,而主公是谋全局,岂能相提并论?”

    看石韬若有所思而高远、张雄一副茫然的模样,法正又道:“真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善谋者无赫赫之名!便以初平以来天下大势论,自董卓入京,数年之间,诸强并起,公孙瓒威震幽州,袁公路虎踞江淮,袁本初坐拥河北,曹孟德雄居河南,关中凉州李傕郭汜、马腾韩遂聚兵十数万,尚不提青州黄巾、并州白波、太行黑山,而主公起初不过一军司马,手下兵马不过千数,五大军师尚未归附,而数年之间崛起诸强之隙,成为一方诸侯,岂非善谋于无声无息之间?”

    法正顿了顿,又道:“且观主公扫平诸强之战,不动则已,发如雷霆,多是一战而定,事后思之,主公料事如神,令人叹为观止。”

    高远和张雄直听得热血沸腾,石韬连连点头:“细思之,实如此。”

    法正却又道:“然此皆不过谋一隅耳,诸军师便可谋之,我道主公之谋,乃在战场之外,民生、经济、军事、文化无不在棋局之内,不拘于一域而谋全局,不用一兵一卒,而令敌人寝食难安,令敌人自相争斗,此方大谋略也!岂是曹操、刘备诸井底之蛙可比?

    此番我等能策动吕布与曹操开战,岂非正是因主公将主力兵马远调北疆与西域,为彼等内乱提供了良机,否则曹操岂会急于谋吕布?而吕布亦难安心诛曹操也!此主公局外无声大谋,令彼等不得不动,而我等局中顺势谋也!”

    “孝直之言是也!”一旁徐庶道:“犹记主公昔日曾讲过一课,道,诸侯之间,可拼者不唯军事实力,而是综合实力。譬如雄厚的经济实力,会为军事布局提供诸多主动优势。而政治和文化上的优势,也会在战场外削弱敌人的实力,且看这些年,河东书院声名远扬,招来很多关东投奔的人才,主公爱民如子的政令与声望,也令关东百姓和流民纷纷来投,大片的荒田得以耕种,数年之间民生全然恢复,处处安居乐业,一副日新月异、蒸蒸日上景象。此消彼长,再看关东州郡,则因人口流失,再无可用之才,无耕田之民,无可募之卒。主公不动干戈而敌人自弱,此谋大局也。”

    徐庶这番话说的直白,别说石韬,就是高远、张雄也都听懂了,二人不由连连点头,本就受父亲影响的他们心中对主公张辽更是崇敬。